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宋末大变局—四川风云上

作者:张生全

分类:历史架空

字数:64407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章 大帅入川1

小说:宋末大变局—四川风云上 作者:张生全字数:4862更新时间:2024-06-04 11:08:21

别娩妻孤军闯敌阵 设伏计只身救成都

1、通往四川夔州的驿道上

阴风怒号,漫天飞雪,山川大地一片白茫茫。

在山间一条窄窄的险峻的驿道上,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将军带着两位 二十来岁的年轻将领骑马艰难跋涉着。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领单薄的 小轿和十几个扛枪的侍卫。

山路崎岖陡峭,马蹄打滑。三人翻身下马,扯着马缰绳往山上爬。一 阵狂风卷地刮来,密集的雪爆腾空而起,这一队人马瞬间便变得模糊不清。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爬上一个山顶,就像从一片风雪的海里爬出来 一样,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却又冒着热腾腾的蒸汽。那十几个侍 卫早已坚持不住了,不停擦汗,摇摇晃晃的站不直,还用渴求的眼光望着 中年将军。中年将军看了众人一眼,轻轻说道:“大家休息一会儿吧…… ”

话音一落,侍卫们便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中年将军摇摇头,苦笑一 下,走到路边一块石头上坐下来。他的眼前是一片绵延起伏的莽莽群山, 雪线像千万条密箭往群山射落而去。渐渐地,眼前的情景变成了这样一副 画面:数万蒙古大军在成都平原上急速奔跑,扬起一大片尘烟。在蒙古人 闪闪的刀锋之下,南宋军队和老百姓一片片倒下,鲜血飞溅,惨嚎声四起; 房屋一间间倒塌,烧为灰烬;大片大片金黄的稻谷被踩在密集奔跑的铁蹄 之下……

中年将军脸上的肌肉抖了抖,牙齿咬得咯咯响,眼中射出吓人的光。 他嚯地站起来,往后一招手道:“咱们走! ”

2、夔州府衙大门外

淳祐三年(1243年)正月的一天早上,住在夔州府衙的汉东郡公、荆 湖制置大使孟珙刚起床洗脸,一个侍卫跑进来向他报告道:“孟公,新任 四川制置使余玠余大人在门外求见! ”

孟珙既惊讶又兴奋地对身边的孟夫人说道:“这么快就到了?我还以 为至少要一个月以后呢! ”

孟夫人也惊奇地说:“这不是早上吗?难道他们一整晚都在赶路? ”

孟珙来不及穿衣,便与夫人一起迎了出去。抬眼一看,站在他们面前 的,竟是几个风雪满身的雪人。

为首的那位中年将军跨前一步,俯身行礼道:“下官余玠,拜见孟公!”

孟珙赶紧上前搀起余玠,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道:“义夫啊,真是辛 苦你了!走,咱们进去烤烤火,暖暖身子! ”

余玠转身冲小轿喊道:“莲香,快下轿拜见孟公! ” 孟珙道:“怎么?把宝眷也带来了? ”

挺着七个月大肚子的余玠夫人黄莲香被妹妹黄睿娘及丫鬟春娟搀扶 着,蹒跚走下轿来。黄莲香脸色煞白,冷汗直冒,眉头紧蹙,一副痛苦至 极的样子。

余玠没有看见,还在一旁抱怨道:“唉,让她后一步来,却偏偏要跟 着,耽误了咱们不少行军时间……”

黄睿娘打断余玠的话,责怪道:“姐夫,你说什么呢?你没看见姐姐 都肚痛成这样子了吗……”

孟夫人赶紧过来,一起搀住黄莲香往里走。黄莲香显然痛苦至极,脸 白得像纸一样,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外冒。但是她紧咬嘴唇,愣是不出声。

黄睿娘担忧地看着黄莲香道:“姐姐,你没事吧? ”又抬头对余玠道, “姐夫啊,姐姐是不是要生了? ”

余玠依然满不在乎地说:“怎么会,才七个月呢! ”

“七个月!”孟夫人一边搀扶着黄莲香往里走,一边埋怨道,“这么 冷的天,又走得那么急,再牢固的瓜儿也是会被颠下来的!余大人,不是 老身说你,你也太不细心了! ”接着,又大声招呼丫鬟道,“你们快去! 快去把大夫请来! ”

孟珙用指头点了点余玠,哈哈大笑起来。 余玠挠挠头,也跟着尴尬地嘿嘿笑。

3、夔州府衙会客厅

一盆红彤彤的炭火放在会客厅中央。孟珙坐在上首,余玠坐客座。余 玠身旁,张武和杨文两个随他前来的青年军官端端地站着。隔壁传来黄莲 香分娩阵痛时压抑的呻吟声。

孟珙手拿火钳拨弄着火盆里的炭火,抬头看了神情紧张的余玠一眼, 笑笑说:“义夫啊,别担心,咱这夔州府的大夫医术还是蛮不错的,弟妹 没事的! ”

“没有,没有,”余玠不好意思地笑笑,转移话题道:“孟公啊,去 年蒙古人横行四蜀,直抵夔门。幸亏孟公提兵荡寇,击溃蒙军。否则,四 川不保,江南危急啊! ”

孟珙叹口气道:“唉,老夫虽然侥幸打了一些胜仗,但一人统领两个 战区,顾此失彼,实在忙不过来啊。现在好了,官家派你来接替老夫经略 四川,你胆识气魄都异于常人,相信一定能在四川开辟出一番崭新气象 的! ”

“孟公过誉了!”余玠道,“下官一定全力以赴!下官离开临安的时 候,曾向官家保证说,请官家给下官十年时间,下官必定把全四川的土地 完整地交还朝廷! ”

孟珙点点头道:“义夫,你有这样的志向,令人欣慰啊!不过,要完 成这个任务,并不容易。四川四路,其中利州路被蒙古人占去一大半,川 北屏障完全丧失。蒙古人以兴元、利州为根据地,突入内地抄掠,如入无 人之境。义夫你的责任重大啊! ”

余玠说:“从宝庆三年蒙古人侵入四川开始到现在,十六年来,蒙祸 如洪水一样,一次次冲洗巴蜀大地,直把一个鱼米之乡的天府之国,刷成 一片荒漠废墟,实在可恨! ”

孟珙说:“是啊,十六年来,四川先后换了十二任制置使,每任制置 使任职平均不到两年时间。义夫啊,你想过这是什么原因吗? ”

余玠陷入沉思,正要回答,突然,黄莲香一声尖利的惨叫从里屋传来。 余玠脸色大变,神色不安。

却又在这时候,外面有个侍卫气喘吁吁闯进来,向孟珙跪礼报告道: “报,报告孟公,蒙古人又来了,把,把成都包围了……”

孟珙和余玠都猛站起来。孟珙道:“义夫啊,弟妹正临盆,你走不开, 让老夫领兵帮你打这一仗吧? ”

余玠道:“那怎么行,下官身为四川制置使,岂能因私废公,临阵退 缩!下官即刻起身赶往前线! ”

孟珙赞叹道:“好!老夫拨你六千精兵,再送你两员猛将,助你成功!” 说着,吩咐侍卫道:“传王坚、俞兴! ”

很快,两名青年军官走了进来,向孟珙行礼道:“孟公! ”

孟珙指着余玠,热情地对两人说道:“来,给你们介绍介绍,这位是 新任四川制置使的余玠余大帅! ”

王坚、俞兴行礼道:“大帅! ”

孟珙拍着一个四方脸、虬须胡、目光坚毅的年轻军官肩膀说道:“义 夫,这位是统制王坚! ”

余玠眼睛一亮,高兴地说道:“原来是王坚将军啊!嗬嗬,王将军的 威名早已如雷贯耳!嘉熙三年,王将军仅带二十几个人,便烧毁蒙军囤积 在顺阳丹江沿岸的千艘战船和大批木料,粉碎其造船渡江阴谋,实在了不 起! ”

王坚豪爽一笑道:“这不算什么,如果蒙古人还敢造船,末将照样一 把火给他烧个干干净净! ”

孟珙又拍了拍另一位面容俊朗、表情沉静的年轻军官说道:“义夫,

这位是团练使俞兴……”

余玠惊讶地问道:“莫不是曾率十二人夜登城墙,斩杀信阳主将,提 其头颅兵不血刃回营的‘赛存孝 ’俞兴将军? ”

“正是!”孟珙呵呵一笑,“当年后唐李存孝十八骑拔长安,而俞兴 十二人就搞定信阳,不是‘赛存孝 ’是什么! ”

俞兴拱拱手,谦虚地说道:“惭愧,末将岂敢与后唐第一猛将相提并 论!末将未曾收复一寸失地,未曾建立一份功劳,这样的称号,如何敢当!”

王坚看见余玠身后也站着两位青年将军,便问道:“大帅,这两位兄 弟是? ”

余玠道:“张武,杨文……”

王坚也是大为惊讶,问道:“莫不是人称‘文武双煞 ’的张武、杨文

两位兄弟? ”

张武、杨文一抱拳,颔首微笑道:“王将军,正是我等! ”

王坚走过去,猛地拍着张武、杨文的肩膀,哈哈大笑道:“两位兄弟 随大帅纵横淮东,英名远扬。王某仰慕已久,一直无缘得见。今日终于能 见到两位兄弟,是王某之幸啊! ”

众人都喜出望外,哈哈大笑起来。

孟珙严肃地说道:“王坚、俞兴,刚接到探报,蒙古人又南下包围成 都,老夫给你们六千精兵,你们随余大帅急速前往成都解围,不得有误!”

王坚、俞兴齐道:“末将听令! ”

“多谢孟公! ”余玠转身发令道:“王坚将军,你带两百人为先锋, 换马不换人,务必两天之内赶到成都,摸清敌骑情况。杨文,你带一千人 殿后押运粮草。俞兴、张武和本帅率余下人马为中军,随后赶到。 ”

众将各个听令,转身离去, 自去准备。

余玠叫过身边赵笑、李肃两侍卫,写了一道手谕,盖上印信交给他们, 又对他们耳语了几句。赵笑、李肃起身迅跑而去。

余玠转头往里屋瞟了一眼,又极快地转过身来,正要迈步往外走。突 然,黄睿娘从里屋匆匆忙忙跑出来,没注意,一头撞进俞兴怀里。俞兴赶 紧扶住黄睿娘,往后退了一步。黄睿娘瞪了俞兴一眼,一时又羞又急,满 脸通红冲余玠嚷道:“姐夫,姐**成这样,正在过鬼门关呢!你怎么能 现在就走呢?再等会儿,等姐姐生了再说吧! ”

余玠道:“睿娘,实在是军情紧急,姐夫不敢耽搁啊……”

黄睿娘道:“姐夫,我知道军情紧急,难道半天都不能等吗?姐姐将 来要是知道她在最危险的时候,你撒手走了,她会怎么想啊? ”

余玠道:“睿娘啊,你姐姐那里,你就帮姐夫多解释解释,姐夫实在 是不能耽搁啊……”

里屋又传来黄莲香一声痛楚的尖叫。黄睿娘一跺脚,转身进去了。

余玠向孟珙行一个礼,道:“孟公,军令在身,不敢多留,就此别过, 后会有期! ”

孟珙拍拍余玠肩膀,有些难过地说道:“好!义夫放心前去,弟妹我 们会帮你照顾好的,喜讯一到,老夫会派人第一时间告之! ”

望着余玠匆匆跑去的背影,孟珙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4、成都郊外余玠营帐

余玠一行人急火流星赶往成都,在离成都城二十里外的地方扎下营 帐。王坚知道余玠赶到后,忙跑回报告情况。

一见王坚,余玠便焦急地问道:“王将军,情况怎么样? ”

王坚说:“此次抄掠成都的蒙古军统帅叫汪德臣,汪世显次子。汪世 显去世后,蒙古监国太后脱列哥那即让汪德臣替代其父职位,为都元帅。 汪德臣为表现他对主子的忠诚,当即兴兵三万前来成都打草谷! ”

余玠道:“如此看来,汪德臣急于立功,拿不下成都,他是不会撤退 的了……”

王坚道:“正是如此! ”

余玠又问道:“城内情况怎么样? ”

王坚道:“城内情况不明。去年四川制置使陈隆之在成都抗蒙中被俘 遇害后,成都只是由通判朱文炳暂为管理,朝廷还没来得及任命,谁知蒙 古人又打进来了。城中缺兵少粮,破城只在旦夕之间! ”

余玠陷入沉思,在帐里来回走了两圈,转身命令道:“王坚、俞兴、 张武听令! ”

三人齐声道:“末将在! ”

余玠:“王坚,你带两千人马袭击南门攻城之敌;俞兴,你带两千人 马袭击西门攻城之敌;张武,你带一千人马袭击东门攻城之敌。 ”

余玠发令完,张武说道:“大帅,咱们就这样和蒙古人打?本来就兵 力不足,这样是否太过分散? ”

王坚拍拍张武肩膀道:“张武兄弟,你怎么怕了?你号称“武煞 ”, 当年在淮东的时候,多次只身在蒙古百万军中杀进杀出,来去自如。现在 给你一千人马,你还怕?你要担心兵力不足,王某分一千给你! ”

张武辩解道:“王大哥,小弟不是怕!和蒙古人打仗,小弟还从来不 知道‘怕 ’字怎么写!只是在这一览无遗的平原之地,以区区一两千兵力, 对付敌人数万人马,这不是驱羊入虎口吗? ”

余玠笑着问道:“张武,依你看,这仗该怎么打? ” 张武说:“只能集中兵力,突其一门。 ”

余玠问:“你觉得咱们集中兵力,突其一门,就一定能打败敌军吗? ”

张武一怔,说道:“这个,倒不一定……不过如果能和城内朱文炳取 得联系,内外夹攻,或可取胜。 ”

余玠说:“就算打赢了,敌军快速运动其余四门之敌,合围过来,咱 们不也是驱羊入虎口? ”

王坚豪气地说道:“既然都打不赢,那就狭路相逢,勇者胜,大不了

和敌人同归于尽! ”

余玠呵呵一笑说:“不,王将军,咱们刚来四川,可不能轻言牺牲。 咱们不但要打,还一定要打胜。全川百姓都看着咱们打仗呢,这仗要打不 胜,以后要组织抗蒙,就难了……”

俞兴微笑着点点头。

余玠转身坐下,接着说道:“本帅今天这样安排,不是要你们立马打 败攻城之敌,这是不现实的。本帅只是让你们不断袭扰他们,打得赢就打, 打不赢就带着他们在成都平原上兜圈子。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打断蒙古军 攻城节奏,给朱文炳等将士增加守城信心。 ”

“接下来呢? ”张武又问道。

余玠说:“你们先完成这一步,接下来本帅自有妙计! ” 张武虽然仍心存疑虑,但还是和其他两人接令而去了。

  张生全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