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担当

小说:军刃 作者:大院秋枫字数:3043更新时间:2021-02-21 15:01:30

离观摩会召开还有最后两天,那天正好是周末。当天下午,我想着这段时间大家都太过紧张,还是要适当放松一下,于是组织一排和二排来了一场篮球赛,三排和连部的人当拉拉队,我亲自下场当裁判。

狙击组组长方强在大学时是篮球校队的成员,又时又爱耍帅扮酷,像篮球赛这种抛头露脸的活动怎么能少得了他。我刚刚宣布完自己的决定,他就第一个报名参赛了,并主动要求加入二排的队伍。

比赛开始后,方强很快就向大家显示了什么叫专业水平,只见他在球场上不断用华丽的动作运球突破,如入无人之境般甩开所有防守后,轻松上篮得分,真是出尽了风头。

每次进球得分后,方强还要故意夸张地表演一番,煽动现场的气氛,二排长带着他的兄弟们在一旁乐得拍手叫好。一排的队员们虽然有心杀敌,但却无力回天,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随着我一声哨响,上半场结束,二排遥遥领先。

就在中场休息快要结束的时候,远处的连值日突然喊我去接电话。我顺手把哨子扔给在一旁观赛的副指导员,示意让他们不要等我,可以先开始。

谁知道意外就这样发生了,下半场刚开始没多久,这帮年轻人争强好胜的毛病就上来了,加上副指导员的判罚不够果断,彼此都有些火气,场上的局面也渐渐控制不住了。

果然,在方强又一次组织进攻的时候,一排的一名队员有意无意地做了一次违例防守,与正在上篮的方强发生了猛烈的冲撞。

与此同时,我刚接完电话回过身来,恰好看见方强飞在了半空中。这小子在已经失去重心的情况下,还能够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平衡,一个90度转体,右手向上护住脸,左手向下寻找支撑点,在我和其他人呆若木鸡的注视下,以一个不得不承认非常帅气的姿式稳稳落地。

当时,我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躺倒在地上的方强愁眉苦脸地对我说:“指导员,我的左手好像骨折了。”

“真骨折了?”我顿时感到有些恍惚,还是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嗯。”方强肯定地冲我点了点头。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送医院啊。”我大声地呼喝起来,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找车的找车,拿担架的拿担架,现场乱作一团。

“还真是骨折了,你们看看。”等到医生把方强的X光片递过来时,我真恨不能抽自己两个耳光。心想今天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短路了,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组织什么篮球比赛,真是弄巧成拙,这下演示科目怕是要砸锅了。

老连长也是一脸凝重,不过他比我沉得住气,让我先不要着急,等回去以后找鬼眼好好商量商量。

我一想,也只好如此了,于是赶紧让人打电话通知鬼眼,让他马上到连队来会合。

当鬼眼一脚踹开老连长宿舍的房门,凶神恶煞一般瞪着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老连长站起身,陪着笑招呼他:“老鬼,你来了,辛苦了哈。”

“甭跟我废话!我说你们两个还能办一点正事吗?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捅这么大的娄子!”

“老鬼,你莫生气,先坐一哈。”

“坐个屁!我老刘本来在金鸡岭逍遥快活,为了你们这点破事,辛辛苦苦、起早贪黑帮你们搞训练,好不容易才弄出个双保险。好嘛,这还没派上用场呢,先叫你们干掉一个,你说这叫什么事?”

“老刘,这事都怪我,跟老连长没关系,你要骂就骂我吧。”我被鬼眼说得有些无地自容。

“老金,那我还真要说道说道你。你说你们政工干部一天天地净耍嘴皮子、卖狗皮膏药,平时也就算了,这关键时候你不嫌添乱啊。”

鬼眼这么一说,我的脾气也“腾”地一下上来了,我最烦有些人整天咋咋唬唬地看不起政工干部,拿思想政治工作不当回事,这可是我军的生命线,懂不懂啊。

我刚要反驳几句,老连长连忙按住了我:“老鬼,这就是你的不对喽。你这话说别个可以,要是说老金,我头一个反对。老金到了连队以后,哪样事情不是带头干,哪一次不是带着兄弟们冲锋陷阵,别人不晓得,你还能不晓得?”

估计是觉得自己理亏,鬼眼也没再吭声,只是气哼哼地一把拎起张椅子放到我们面前坐了下来。

“这就对喽,坐下来摆一摆,现在的关键是解决问题,大家好好商量一哈。”

夜风清冷、夜色深沉,门外的哨兵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肩背钢枪笔直地站在哨位上。远处有一队士兵整齐地走来,在离哨兵不远的位置,一名士兵从队伍里自行出列,迈步走向岗亭,他走到近前后和哨兵相互敬礼,然后一个跨步上前接替了哨兵的位置。

下了岗的哨兵冲着刚上岗的哨兵又敬了一个礼,接着转身自动加入行进的队伍,继续向着远处整齐地走去。

“换人!也只能这样喽,我看就这么定了。”站在窗前的老连长猛地转过身,手里的烟头已经烧到了手指,他被烫得手一哆嗦,烟头掉到了地上。

“换谁?换哪个上能保证成功率?”我不禁问到。

“是啊,每一个射手只有一次射击的机会,首发命中率必须有五成以上,才有把握放手一博。”老连长又恢复了忧心忡忡的神情。

“你可拉倒吧,你这就叫一厢情愿,能做到当然好,但剩下的这些队员肯定到不了这个水平。我觉得,我们不如换个思路,把这次的任务分成两个部分来完成。”在经过漫长的思考过后,鬼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鬼,快说来听听。”老连长和我一听顿时都来了精神。

鬼眼的设想是,在其他的队员都不能确保一个比较高的首发命中率的前提下,那就索性不要再纠结这个指标,不如选择一个心理素质最好、抗压能力最强、弹着点最稳定的射手,保证他在射击完毕后能得到一个最客观的结果。

因为根据现场观摩会安排,副射手要击发第一枪,如果他能够首发命中固然是好事,既便他做不到首发命中,也能够给主射击手提供有参考价值的弹着点,主射手可以根据他的弹着点进行适当修正,说不定可以大大提高成功率。

“也是个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老连长听完鬼眼的主意后,并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我也没说什么,但心里暗自凉了一截,对鬼眼的这个方案感到没有底。

我心里也很清楚,鬼眼所说的是一种十分理想的状态,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毕竟真正到了射击场上,影响射击的不确定因素非常多,万一我们选择的这个副射手发挥失常,弹着点偏差太大,提供不了有参考价值的弹着点,这个计划就落空了。

又或者说副射手临场心理状态不稳定,提供的参考依据是错的,反而会对主射手带来误导,这些都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虽然这些队员都是久经考验的,但谁又能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呢?。

那晚我们商议了很久,反复权衡之后,我们决定还是按照鬼眼的方案,由阿虎顶替方强担任主射手,副射手安排四班副李保奇接替。

李副班长为人稳重、心理素质好,关键时候应该能够顶得住压力,唯一遗憾的是,他在之前的训练中,1500米目标的首发命中率仅为20%,是所有队员当中偏低的,但是按照鬼眼的办法,他已经是我们手里的最好的一张牌了。

“怕个锤子,我们已经尽力了,到时真要有啥子意外,老子自请处分。”老连长坚定地看着我们,眉头蹙成一个“川”字。

“算上我一个。”鬼眼跟着说到。

“还有我。”我激动地站了起来。

朗月星空之下,三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在责任和挑战面前,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挺直脊梁。

这辈子能够结识他们这两位重情义、有担当的兄长,我发自内心地感到荣幸和自豪,胸口不禁涌起阵阵暖流。

那一刻,我真切地感到,只要和他们站在一起,即使面前有再大的困难也不会畏缩,即使会吃到更多的苦头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男子汉,并不会一味追求个人的强大,也不需要财富和权力来装典自己。只要身边能有三五知已,甘苦与共、生死相依,一起轰轰烈烈地成就一番事业,待年华老去,回首往昔,欣欣然点画江山、品评世事,心中没有半分愧憾,就足慰平生了。

  大院秋枫说:

        真正的男子汉,并不会一味追求个人的强大,也不需要财富和权力来装典自己。只要身边能有三五知已,甘苦与共、生死相依,一起轰轰烈烈地成就一番事业,待年华老去,回首往昔,欣欣然点画江山、品评世事,心中没有半分愧憾,就足慰平生了。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