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阮咸舆服追胡婢

小说:傲世青白眼:阮籍 作者:李奎字数:3269更新时间:2021-01-13 08:49:47

28.阮咸舆服追胡婢

晚年的阮籍,伤心事接踵而至,他敬重的嫂嫂溘然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她的丈夫阮熙,离开了她任性纵情的儿子阮咸,离开了她曾经母亲一样疼爱过的小叔子阮籍。阮籍觉得嫂嫂的生命就像那瞬间消失的木槿花一样的脆弱,悄然凋零在冰冷的尘土里。嫂嫂在他的生命中,是除了母亲以外另一位非常重要的亲人。幼年失怙后,兄长也很关心他,但兄长为仕途所累,无暇顾及他,疼爱他的人除了母亲,就是嫂嫂。之前,嫂嫂出远门,他都要去告别。可嫂嫂的这次告别不是短暂的十天半月,而是永远的告别。阮籍怎能不伤心?阮咸当然更加悲痛。因为辞世的人是疼他宠他的母亲。阮咸的姑姑也赶来吊丧了。

正是姑姑的这次吊丧,给阮咸的人生风景线增添了有趣的颜色。因为姑姑带来的婢女是出生在遥远的北方的胡人。

阮咸早听说姑姑家的婢女是胡人,可一直未睹真容。今日一见,他的心禁不住一颤,好似被电击一样,眼睛瞬间放射着闪闪亮光。婢女也曾听女主子说到过她的一个侄儿恣情放纵,从他狂野的目光,她猜想,眼前这位公子当是女主子提到的那一位。她低头避过了阮咸的目光,躲到了女主子的身后。她明白自己身份低微,不敢随意遭惹这些滥情的公子哥。况且这个公子哥正在居丧,居丧期间,按照礼法,他应当禁欲。若有男欢女爱之事,定然被认为是丧风败俗。这样事情一当发生,被谴责的首当其冲绝不是他,而是身份低微的她。她惹不起,但躲得起。

可阮咸偏偏是个肆情的人,不受礼法的抑制,也不被民风民俗的管束,血液的燃点极低,他的情绪很容易燃起熊熊烈焰。姑姑的婢女的出现,就像一把火,点燃了他的情愫。胡人的装束紧紧抓住了阮咸的猎奇心,她的美是独特的,是阮咸在许多汉族姑娘身上看不到的,仿佛一块磁铁,深深地吸引着阮咸的心。

阮咸对这位姑娘的这份情愫,来自他对遥远的神秘的异域的向往。他的向往也是因为他对祖师爷蔡邕的女儿蔡文姬的敬慕,也来之于他对音乐的挚爱。蔡文姬的不幸遭遇让人唏嘘,她创作的《胡笳十八拍》却是阮咸喜爱的。他虽然不能亲临胡地,但那个神秘的远方常常赐给他音乐创作的灵感。他对音乐的热情,以及他对异域女性美的欣赏,使他对姑姑的婢女有了爱的萌动。

阮咸表达的爱的方式也是独特的。他没有向姑姑求情,也没有直接向姑娘倾诉自己的爱意,而是用音符表达他对姑娘的爱慕之心。他抱着他自己制作的琵琶,轻轻拨弄琴弦,异域他乡的音乐倏然飘飞。阮咸弹奏的是胡地的欢快的情歌,每一个颤动的音符都是他送给自己心爱的姑娘的。欢快的音乐与居丧的气氛很不协调,平常人家居丧时是不会有这种音乐的,那将会视为对逝者的不敬。可阮家却是特例,因为之前阮咸的祖母去世时,嵇康也带着木琴来他家理弦奏乐。邻里亲人对他和叔叔的怪诞行为习以为常了。但阮咸理弦不是为了舒缓悲痛的情绪,而是向自己喜欢的姑娘表达爱意。姑娘听得懂琴声的意思,因为阮咸弹奏的是她熟悉的旋律,那些飞舞的音符不断扣击她的心扉,不能不让她想起他那火辣辣的眼神。她初次被异性求爱,内心非常慌乱。她竭力掩饰,但脸上却泛起了害羞的红潮,被细心的女主子瞧进了眼里。这无疑让女主子忧心忡忡。她当然不想自己的婢女在侄儿居丧期间做出丧风败俗的事体,让她没有脸面,让娘家人没有脸面。她也不忍心让孟浪的侄儿伤害自己的婢女,虽然她是侍奉自己的下人,但主婢之间多多少少也有几分感情。她不能置之不理,她要在没有铸成大错之前,带着婢女离开。

她带着婢女悄无声息地走了。

可阮咸很快发现姑姑和她的婢女不见了。阮咸没有犹豫,牵出马来,跃身上马,用力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风似地朝姑姑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尘土飞扬处,只见阮咸身上的舆服在风中飘飞。邻里亲人不知阮咸为何如此风急火燎,他经常做出一些荒唐事,他的任何怪诞举动,在他们的眼里早已见怪不怪了。

阮咸追得急,很快就赶上了姑姑。姑姑知道侄儿为何而来,却故意对阮咸说,侄儿在家居丧,何必如此多礼,姑姑自行回家便是。阮咸此时也不顾礼数了,直截了当地对姑姑说,姑姑您慢慢回家,她可得留下,他用爱慕的目光看着姑娘。姑娘害羞地低下了头。姑姑瞋目看着他,咸儿,你好没道理啊,为何让姑姑将婢女给你留下。阮咸郑重其事地对姑姑说,姑姑,你要不想您的侄儿绝后,您就别带走她。姑姑莫名其妙地笑了,笑话,你有没有后人,怎么跟我带不带走婢女有了关系?阮咸很认真地对姑姑说,姑姑,我要娶她为妻,我要她给我阮咸生儿育女。她知道侄儿所说的延续香火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托辞,他定然是瞄上了胡女的美貌,她直直地看着他,似乎不相信他的话,好半天才问了他一句,咸儿,你说你要娶她为妻?阮咸点了点头。姑姑又问了一句,真的,我的耳朵没听错吧?阮咸果断回答道,真的。姑姑仍然以狐疑的目光看着她。阮咸以请求的语气对姑姑说,姑姑,您留下她,我保证一辈子对她好。姑姑还是问了他一句,你真能对她好?阮咸真诚地对姑姑说,姑姑,您相信,我真能对她好。姑姑见侄儿真心实意喜欢她,只好询问婢女是否愿意。其实这个来自异域的姑娘,早已对阮咸有了爱意,阮咸卓绝的音乐才华深深地吸引着她,阮咸那些怪诞得近乎荒唐的举动,在汉人看来,僭越了礼法,可在胡人的眼里却是活力所在,因此在胡女的心里,阮咸的身上充满了无限的魅力。婢女紧咬嘴唇,脸颊泛着羞涩的红晕,微微地点了点头。她的芳心早早被阮咸俘虏了,只等女主子玉成美事。侄儿喜欢,婢女同意,姑姑也顾得什么礼法风俗,忍痛割爱,将婢女留了下来。她深知侄儿的脾性,不应允他,也不知他会弄出什么荒唐事来。况且她正愁不知到哪儿给婢女寻个好婆家,侄儿喜欢她,也就了却了她的一桩心事,可算两全齐美了。侄儿虽然形骸放浪,但重情重义,将婢女交给他,她也放心。她仍然叮嘱了侄儿一句,咸儿,你可要好好待她啊。阮咸高兴地回了姑姑,姑姑,您就放宽心吧,咸儿会好好待她的。

阮咸勇敢地将心爱的人儿留了下来。俩人有说有笑地回了家。大家看到穿着舆服的阮咸骑着马,带回一个身着胡服的姑娘,明白了他刚才为何那般火燎火急。阮咸现在是顺利地抱得美人归,让很多年轻男人羡慕,但没有几个敢这样做。

阮咸的勇敢不是他去爱了一个身份低微的婢女,而是当着众人的面将婢女追回家里生儿育女,况且还是在居丧期间。这不只是有超越礼法的勇气,还要有火一样的热情。也只有这火一样的热情,才能在燃烧自己情绪的同时,将礼法、世俗观念都烧成了灰烬。阮籍当年就没有这样的勇气。纵然他任情任意,但他仍然要考虑母亲的感受,不想让家里人难为情,他不得不为世俗观念所困,也被礼法藤条束缚,没有迈出胆大妄为的那一步。

祖父阮瑀的音乐天赋通过遗传管道传递到了阮咸的手上,同时,祖父的任情也遗传给了他。阮瑀任情,阮籍任情,阮咸任情,一辈比一辈强,到了阮咸这儿,思想和情感也都彻彻底底没有任何羁绊。也许正是阮咸思想上毫无禁锢,情感上绝对洒脱,彻底激活了他血脉里的音乐遗传因子,使他的音乐天赋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这也许是阮咸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但父母却希望他功成名就。可以说,阮咸极度任情,部分源于祖父的遗传,部分因阮籍任情的感染。阮咸自幼跟叔父厮混在一起,叔父的举手投足都对他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阮咸本就有任情基因,加之阮籍的影响,阮咸任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兄长在外求官,阮籍自应承担教诲侄儿的任务,可他并未将侄儿带上所谓的正道,而是引着他在任情的道路走得更远了。年轻时都是任意而为,到了晚年,他方才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叔父的责任。他深感愧疚,愧对兄嫂,愧对祖宗,在嫂嫂离世之后,他更是无法释怀。事实上,正是阮籍任情的影响,阮咸没有受到儒家奴役化的教育,成就了中国音乐史上的奇才。

阮咸抱回的美人,虽是姑姑的婢女,但她是一个能歌善舞的异域女性,使阮咸浑身焕发无限的音乐创作激情。他是那样向往那个神秘的异域,现在他的身边的女人就曾经生活在异域,他离神秘的异域更近了,可以获取更多的信息,捕捉更多的音乐创作素材,滋养着他的音乐天赋。阮咸当时骑马追美人的理由是为了延续香火,一年后,他就兑现了承诺,胡女为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阮咸欣喜异常,赶忙写信将喜讯告诉了姑姑。

  李奎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