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章 捞酸菜2

小说:茶马秘史 作者:李城字数:4364更新时间:2020-09-16 16:43:10

姐妹俩坐上各自的马车出发了。马车上是一式的乌木轿子,雕花窗格,拉上暗绿色丝绒轿帘,外人便无法看到轿子里坐的是谁。略有不同的是,凤儿的轿帘上用金色丝线绣着一只凤凰,远儿的轿帘上什么也没有。两辆马车在石板路上疾驰起来,先向西,再折向南,喀啦啦径直驰往中心大街。凤儿的车夫扎什巴巴侧跨车辕,扬着马鞭却从不落于马背,只是嘴里嗷嗷叫着。其实只要他驾车驶过大街,用不着嗷嗷叫,人们看见他的模样也会退避三舍的。

行至钟楼十字,街上已是水泄不通,车子不得不慢下来。扎什巴巴勒住马,跳下车稳住车辕,回头望着轿子里的凤儿,似乎询问如何是好。

远儿的车子乘势冲到了前面。远儿掀开轿帘探出头来,不停地催促车夫:“乖乖,你赶的是牛车呀?慢得踏蛆一样!要等那边散了场才过去是吧?”又一语双关地骂道,“好一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蔫牛!”

那车夫嘟囔道:“磕碰着人,挨骂的可不是你四小姐哦……”

牢骚归牢骚,远儿的车夫还是跳下车辕,一手攥着马嚼子,一手拨拉着行人,大声吆喝着往前闯。人们纷纷退让,可是外侧车辕还是撞着了一位抖抖索索的干瘪老汉。老汉一个趔趄,即将倒地时被人们拉住了。

凤儿从轿帘缝里看得仔细,不由惊叫一声,准备下车去看。身边的正月姑娘急忙扯住道:“三小姐求你了!今儿有个闪失,你让我活不活呀!”

远儿似乎并未察觉,连声催促着马不停蹄往前去了。

“老人没伤着吧?”凤儿担心地说。她推了正月姑娘一把,“还死眉瞪眼坐着干吗?快下去看看去啊!”

正月姑娘跳下车,和扎什巴巴一起到老人面前赔不是,询问伤着没有。那老头倒是大度,拍拍衣袖说:“人挨人脚踩脚的,磕磕碰碰谁当回事?再说大过节的,老汉我可不想撒死讹人。”

待二人折回,凤儿隔帘对扎什巴巴说:“退后一点儿,就在这儿等等吧。龙神队伍过来,一样看得见的。”

“三小姐不去校场,老爷和太太会不高兴的。”正月姑娘提醒道。

“没人会留意的。”凤儿如此宽慰道。其实她心里并不踏实,即便父亲不说,母亲也会做由头唠叨不休的。而且,她牵挂的约会眼看也要泡汤了。

扎什巴巴自语道:“出南门也能赶到那儿,只是要绕些路径哦。”

正月姑娘听了拍手叫起来:“那就快走呀,校场上正热闹呢!老爷要在东门主持献羊仪式,还要发布各路龙神进城的号令呢……”

没听到凤儿反对,扎什巴巴便掉转马车,急急向南门驰去。

出了南门,沿河一条马路宽敞平直,马儿就放了蹦子跑起来。河边碧草如茵,杨柳青翠,布谷鸟儿也远远近近地叫着:布谷,布谷,青稞麦子快熟!

微风掀起轿帘,阳光照在凤儿脸上。她心里在不断猜想,那个人现在何处?是不是正在人丛里翘首四顾?遥听三声炮响,那是龙神进城的号令。仪式肯定开始了,那么他还会等她吗?即便及时赶到校场,茫茫人海,如何找得见对方呢?

她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来。慢慢展开,是一条纻丝围巾,虽然质地略为粗糙,上面却绣着一幅生动的喜鹊踏梅图。黑白分明的两只喜鹊上下相望,腊梅枝杆儿遒劲有力,花瓣鲜嫩娇艳,似能闻出淡雅的香味来。

正月姑娘看看那围巾,又看看眼神迷离的三小姐,一下就猜到怎么回事了。她说:“三小姐把两只野鹊绣活了!我听见它们叽叽喳喳说话呢。”

凤儿收起围巾,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我绣的喜鹊好,哪有你正月姑娘的耳朵灵。你说说,它们在说什么呀?”

“我不敢说。”正月姑娘故意卖关子。

凤儿笑笑:“编不出来吧,死丫头。”

“谁说是我编的?”正月姑娘争辩道,“我明明听见上面那只叫:凤儿!凤儿!下面那只赶忙回答:囊子!囊子!”

凤儿两只拳头捶打着正月姑娘:“你这死丫头,嘴里哪有一句好话!”

接着凤儿又问道:“精能鬼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他不是托我捎字条给你啦?别以为我是狗瞭星星满天明,我的这双眼睛呀,却能看透你们的心思呢!”

凤儿就抱住正月姑娘央求道:“傻丫头,回去可不敢乱说哦。他说女儿节有东西送我,我总得也有个表示吧。我知道他每天在山头风吹日晒的,这条围巾可有用场呢……其实他只是四哥的朋友,关我何事?可是让人听见了,难免铺摆一街两巷呢!”

正月姑娘摆出一副仗义的神情:“三小姐放心好啦。虽然字儿字儿黑塌塌,它认不得我,我也认不得它,可我肩上长的也不是猪脑子!”

马车抵达东门时仪式早已结束,龙神队伍浩浩荡荡入城去了。爆竹声、锣鼓声也随之远去,校场上如同一台大戏鸣锣收尾,呼啦啦散了场子。凤儿要见的人是临时抽调的龙神轿夫之一,此时也随了大队人马入城而去,杳如黄鹤了。

凤儿不由轻叹一声。从城门望进去,大街上旌旗蔽日,乌鸦鸦人头攒动,一队队抬着龙神轿子的队伍仿佛蚂蚁搬家群蜂移巢。

马车尾随人流进了东门,指望还能赶上将在隍庙举行的观礼仪式。可是接近钟楼下的十字大街,道路又被壅塞,马车再次寸步难行了。凤儿只得让扎什巴巴将车子停在路旁,耐心等待。

正月姑娘下车买了些糖果儿、柿饼、瓜子之类,凤儿在轿内张开裙摆接住。那糖果儿是麦芽糖加花生、核桃仁、果肉之类熬制而成,切成条状,掰一块儿焦黄酥脆,放在嘴里却十分黏牙,如同驴皮阿胶。姑娘们平时就对它钟爱有加,一有零钱便要上街去买,更何况今天女儿节,她们是要吃个痛快的。凤儿于是和正月姑娘猫在轿子里,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零食,一边叽叽喳喳说笑,没赶上入城仪式的遗憾,乃至没见到约会之人的惆怅也随即淡化了。

喧闹声远逝于隍庙方向,街边人们的谈笑就听得分明。有人说:“旧城的龙神队今儿可丢底[丢底:丢脸,出丑。]啦,他们想挣个第一,没想到半路上把神像都给跑丢了,五国爷的胡子都让人踩在脚下。如今的年轻人都是二杆子哦!”

有人接着道:“五国爷神感可大啦,去年他来参加龙神大会,您说巧也不巧,他刚离开旧城,那边就遭了白雨,鹁鸽蛋大的硌疹子铺了三寸。今年他们把神像跑丢了,难说又要出啥大事呢!”

五国爷原是镇守旧城的一员将军,大名安世魁,洪武年间前往西海草地安抚番族部落,返回途中遭遇贼匪伏击不幸遇难,被太祖皇上敕封为“镇守西海感应五国都大龙王”。旧城百姓为他修庙立像,奉为龙神,因记不住那一长串名号儿,只呼他为五国爷。

轿子外面人们仍是嘻嘻呵呵,谈笑不休。

“差个萝卜照做筵席。五国爷跑丢了,龙神会不是一样热闹?我倒盼着不小心和三小姐撞个满怀。樱桃它有时候呢,过了时候谁逗[逗:动,用手指轻触。]呢!”

“麻亮子的瞌睡小姨子的嘴,能抱住三小姐亲一口,死了躺进棺材也会呲嘴一笑呢!”

“要我说呀,有肉的包子不在褶褶儿上。只要嫩闪闪的闺女瞅上我一眼,我裆里已湿塌塌一滩呢!”

“你这日鬼货,没褶褶儿还算包子?傻玉莲就是你的‘包子’吧。我可是宁吃仙桃一颗,不吃酸李子一背篼!”

接着就有老人干咳两声教诲道:“娃娃们啊,多余的饭吃,多余的话嫑说。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们真会造孽哦。还说人家二杆子,我看你们都是臭虫背的席篾子,席篾儿上的席篾儿下。还是早点儿回家,给婆娘爨火[爨[cuan]火:往灶眼里添加柴火。]抱娃娃去吧!”

同样人人皆知的傻玉莲家住城外,父母早亡,由哥嫂养大成人。那可怜的女子是个背锅儿,头上害着黄水疮,脸上又满是麻子坑儿,十七八了打发不出去,成了哥嫂的累赘。哥嫂不想让她一辈子吃闲饭,就使唤她担水捡柴,喂猪放羊,晚上睡在猪圈里,成了不付工钱的佣人。可那傻玉莲不知道人们嫌弃她,见人就嘿嘿傻笑,鼻涕下来左一袖子右一袖子,袖口结了冰似的明晶发亮。哪个男人对她笑笑,她就跟定了人家,使人家无法脱身,人们只得老远绕着走。前不久,凤儿乘车路过钟楼十字,见傻玉莲坐在碗匠巴巴一旁的石阶上,将赤脚伸给碗匠巴巴,让老人为她拔除扎在脚掌上的黑刺儿。凤儿就脱下自己的绣花鞋,让正月姑娘送了过去。她从轿子里看着傻玉莲穿上鞋子,高兴得在那儿蹦蹦跳跳的样子,一时心里酸酸的。她想,老天爷何其不公,让有的人锦衣玉食,有的人却衣不蔽体,怎么就不会让傻玉莲尽快找到个好人家,有个宽厚体贴的男人护着她哦。

听着人们的闲言碎语,凤儿一时脸红耳热,心儿咚咚直跳。人们对她总是过于在意,而她越是回避人们的兴趣越浓,因而每次出门总是心存忐忑,唯恐留下什么是非口舌,坏了都督府小姐的名声。人就这么怪呢,同样的鼻子眼睛,同样的胳膊腿儿,怎么就要有所分别?天上飞的鸟儿、地下跑的蚂蚁尚能做到一视同仁,贵为万物之灵的人却要厚此薄彼,乃至品头论足,吹毛求疵。再说,人的相貌哪能由得了自己?仅仅外表不顺眼就遭到嫌弃,躲瘟疫似的躲着她们,那对她们是多大的伤害啊。同样,由于他们觉得某人长得好看,就一味地追逐围观,看耍猴一般,何尝不也是另一种伤害!她下意识拉了拉原本就不留一丝缝儿的轿帘,担心万一让人发现,围过来瞅啊看的,会是多么难堪。

真是愁啥来啥,凤儿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只听有人突然叫道:“这不是三小姐的马车吗?看看轿帘上的凤凰,乖乖,保准是她的手艺!”

于是就有人耐不住好奇拨拉着轿帘偷看,接着回头大声喊叫:“就是她!就是三小姐!”

“三小姐!”“凤儿!”满街都是兴奋莫名的呼喊声。凤儿惊出一身冷汗,不知该往哪儿躲。

正月姑娘急忙用身子遮挡,可是挡了这边顾不了那边,就尖声骂道:“不要脸的,这么看着人家,人家脸上绣着花儿吗?”扎什巴巴也扬起马鞭,口齿不清地呵斥着,奋力驱赶着不断涌来的人群。可是赶走这边的,那边的又围了上来,几乎要将马车搡翻了。那凑过来的一张张陌生面孔碰撞着,扭曲着,带着惊喜,呼出重浊口气,使可怜的凤儿如同贸然闯入食人族部落。

就在此时,人群一下子静下来,并潮水般退开了。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魁梧男子急匆匆向这边赶来。

待凤儿看清,来人竟是大哥廷玉。惊魂未定的她叫了一声“哥”,委屈的眼泪就涌了出来。

大哥是个人高马大的黑脸汉子,不善言辞,但气势凌人。他虎着脸向轿子里瞅了一眼,见妹妹怀里兜满了零食,嘴角还沾着些糖果渣儿,与多年前馋嘴的小妹并无二致,本想发火的他就被气笑了:“馋嘴丫头,这个时候了还吃呢!”

于是,凤儿就用那条喜鹊踏梅的围巾包了头脸,被大哥抱上马背,急匆匆赶往隍庙去了。

五月是万物滋长的季节。树木将根须更深地扎入地下贪婪啜饮,同时迫不及待地向蓝天绽开茁壮的枝叶;满地铃铛花挂上白色蓓蕾,暖风吹过,遍野喧响着清脆的银铃合奏。豌豆秧争先恐后顶破地皮,胡麻杆儿摇摇晃晃往上窜,青稞咔嚓咔嚓发疯地拔节。鸟儿们在枝头亮开了歌喉,吟唱着使异性焦灼难耐的情歌,即使地层里刚刚苏醒过来的蚯蚓也加快了掘进的速度,恨不得钻出地面发一声痛快淋漓的呐喊。端午也是女儿们的节日,她们花枝招展面带娇羞,最适于在异性耳旁娇喘咻咻地表达和倾诉。只是那幸运之神不知逍遥何处,三小姐凤儿并未得到丝毫眷顾,任她与相约的人儿失之交臂。她在这天不但没收到任何礼物,连那条精心准备的围巾最终也只是给自己派上了用场。

  李城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