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桃花水

作者:文心雕梦

分类:现代都市

字数:6601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小玉的肚子大了

小说:桃花水 作者:文心雕梦字数:3390更新时间:2020-09-12 15:45:16

一九八八年的时候,小玉快十四岁了,小学还没有读完,断断续续读了几年书,也不知辍了多少次学。她是交得起学费就读一季,交不起则停一季。有一天,老师又对她说:“小玉,你把板凳搬了回家,交了学费再来!”老师每回说这样的话时,小玉就涨红了脸不敢抬头,现在她人长大了,当着同学的面更是觉得丢人。小玉知道自己家里没有钱,心想,这回又读不成书了,爸爸正在为了村长霸占土地的事到县城告状还未回。以往,只要是小玉被学校撵了,小玉的爸爸就会到学校去求情,去央求校长让小玉继续读下去。

老师是村长占仁的二儿子占福,在学校只能教体育,领着学生一二一走走路,但他是老资格的老师,常动手打学生。小玉正在发呆,占福一下子把她抓起来,从教室拖出门去,又把她的板凳丢到教室门外。占福下手狠,拉扯中将小玉胸口的扣子扯掉了几颗,她稚嫩的胸部都暴露了出来,同学们都默默地注视着她,眼神中有同情也有惊愕。

和前几次辍学不同,这次小玉回家后神情有些异样,总是独自一人自言自语。不久村里人都说她得了心疯。

小玉每天都在汉江堤上转,边走路还嘴里说着什么,有时还唱歌。因为家穷,她穿的衣服都是好心人给的,明显太小,因她有些早熟,身材丰满,那些单薄的旧衣服根本包不住她成熟女孩的特征,穿在身上绷得紧紧的,裤子臀部的两边不知哪天炸了线缝,露出莲藕般白嫩的肉体;她衣服扣子也掉了好几粒,白嫩丰满的肌肤若隐若现。村上偶尔也有小伙子悄悄多看她一眼,但很快就不好意思走开了。

只有老村长占仁总是靠近她,隔三差五地买个面窝、油条给小玉吃。小玉饿很了的时候也不推,接过就吃,占仁每回利用给食物的机会,把脸贴近小玉的身体贪婪地看,恨不得一头钻进她的衣服里。小玉也不知他是何意,她那黑黑的大眼睛里流露的只有幼稚和茫然。

小玉辍学后,有时她跟着80多岁的奶奶一起到汉江堤上去放牛。听村上的人说,小玉的妈妈苏姑前几年投江死了,具体为什么谁也说不清楚,那时我还在部队当兵。小玉的家离我家不远,她每回牵着小水牛到汉江堤上去放草,都要经过我家门口。

我的家乡叫桃花湾,在汉江的中游,这桃花湾的地理位置独特,其实就是汉江上的一个沙洲,桃花湾伫立在水的中央。当地镇政府的官员下队下村办事时,私下里也把我们这里笑称作台湾。自古以来湾子里的人平日进村、出村办事,都通过村口唯一的一个吊桥出进,有点象古代城堡的关隘。

每年三月,洲子上野生的水柳,把整个湾子掩映在嫩绿色的水彩画里,更有那家家户户门前的桃花,把咱们桃花湾点缀得姹紫嫣红。

每年桃花怒放的时节,也是汉江涨桃花汛的时候,也有老人称之为涨‘桃花水’或‘蓝水’,之所以变成蓝色的江水,这是因为汉江涨水的时候,下游长江的水位高,汉江的水排不下去,汉江水在极慢的流速下,水中的沙子沉到了江底,把一江春水变成了清澈的蓝绿色,这就是桃花汛,也叫桃花水。

我那时刚从部队退伍,被安排到镇上的司法部门工作,每天要嘛是穿警服,再就总是爱穿那身绿军装。小玉似乎对我的装束很好奇,或许是以前没见过我的原因,总是长时间的站在一个地方默默地看着我。记得当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小玉不知从哪学了几首有关桃花的乡村歌谣,每回经过我家门口就唱:

三月三月桃花开

襄河(汉江)涨水村边来

三月的风啊

三月的雨

吹落桃花随水去

淹了我的田啦

淹了我的地啦

淹了我的房屋没得住

三月的雨

是三月的水

三月的桃花是姑娘的嘴

姑娘喝了一口三月的水

喊你一声让人醉

正是桃花和油菜花开花的季节,小玉常唱着这些有关桃花、三月水的当地的歌谣,村里人为此也称她为桃花疯子、也有人说她是菜花疯子。小玉的病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人文静得象个大家闺秀,因她天生的长得又白又美,体态丰盈,惹得不少淫邪之人垂涎。

有一天夜里,我在村中串门,往回走时经过小玉家,撞见一个人把脸贴在她家墙缝往里偷窥。小玉家本是个老旧的青砖瓦房,屋子只是前后有墙有砖,两边的墙壁都是用高粱杆和棉梗夹成的,偷窥的人只要用手把高粱杆扒一下,里面的世界一览无余。我看那身影有些熟悉,悄悄走近一看是老村长占仁,占仁的一口金牙在黑暗中闪闪发光,那口金牙是当年当队长偷窥时,从墙上掉下来摔碎了一口牙齿,后来镶了满口金牙。占仁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他边偷窥还用手抽动着下身。他必竟是长者,我不好大声喝斥,便轻轻工咳嗽了一声。占仁惊得跳起来往后退了一步,墙缝的灯光正好照到占仁的胯部,我看到他裸露着丑陋的下身。见此情景,我一阵恶心,也一阵慌乱。

占仁见是我,连忙赖着脸欲用手拉我,说:“快看,快往里看……”

我怕占仁的脏手碰到我,退了一步,他也知趣地收回了手,又往墙缝里亮处指指点点。我当时年少,好奇心很强,忍不住往里看了一眼。小玉房里点的是煤油灯,她家因欠村里的电费被管电的人剪断了电线,所以一直没有用电。当时小玉光着身体正在洗澡,那煤油灯的灯光发红,照在小玉洁白身体上,使她的身体象一尊镀金的玉佛。

小玉对屋外的事全然不知,孤芳自赏地用她春笋般的玉手洗浴着自己的身体。我当时是即想看又害怕,有一种犯罪感压倒了我的好奇心,我吓得拨腿就跑。

我记得十四、五岁时,就听村里的人说,占仁常爱爬别人家的窗户,偷看村里的妇女洗澡。据占仁后来坦白说,他之所以有这个嗜好,是因为他早年当队长时,每天起早床敲钟,那时村里的房屋大多是高粱和棉梗做的墙壁,屋内的空间很容易走光。他有一天清晨他照例去敲钟,经过黑狗家房屋旁时,听到屋里有哼哼的呻吟声音,便好奇地前去看个究竟,结果看到黑狗正和自己的媳妇在行房事。就这一下子看出了瘾,后来常常利用敲钟的时间去偷窥,而且为了便于偷窥得手,还擅自更改了社员们上工的时间,从以前的五点,改成了四点半。社员们为此少休息了半个小时。那时公社派了个工作组正在村上驻队,看占仁每天这么早就把社员们敲起来开工,认为他工作积极,为此向公社革委会申报,给他发了个先进生产队长的奖状。

那天回到家里,我久久睡不着觉,总觉得自己像犯了罪似的。第二天一清早,我正准备上班,占仁在离我家不远的汉江堤边闲逛,一看到我,就凑上来说:“你上班啊?这警服穿着真精神啦!”

我想起昨天的事,没理他。

他又说:“昨天的事,你不要到处说,再说你也看了的!我们是一起看了的,你可是国家司法人员!我可只是一个没用的的老家伙!”

占仁说完就不慌不忙地走了。

占仁敢这样说话,自然有他的狠气,占仁有兄弟十个,十兄弟每家又生了四个、五个儿子不等,加上他们的孙子,一下子就占了桃花湾一大半的人口。我们湾上的人虽然都是一个姓、也是一个祖宗所传,但多年来,湾上的人又在族内分宗、分派,分亲疏。在湾上我们属于是弱小民族,平日不敢在村上惹事生非。占仁十兄弟仗着人多势众,从解放以来,一直横行乡里,无人问津。村上的队长、村长、组长,妇女队长、民兵连长、治保主任、会计职位全是他们家的人。而且他们是轮流换着当。时间一长,对于占仁兄弟家族的霸道,桃花湾的人就习惯了。

桃花湾上有两个肉喇叭广播台,住在湾子中间的罗嗦嗦被村民们称作‘中央一台’,也有称她为一台的。罗嗦嗦是村上名副其实的新闻权威,台长兼播音员。罗台长人矮、腿短、眼小、唇溥、齿小,但她遇到湾子上有一点风吹草动,犹如蚂蟥听到了水响,虽然腿短,为了抢新闻,马上飞奔而至,比国家专业新闻记者的敬业精神有过之而无不及。

湾子西头有个叫汪九珍的为二台,以转播一台盟主罗嗦嗦的新闻为主,另外报道一些道听途说的八卦。汪九珍二台的报道风格与一台不同,她的特点是多以单独面对某人用手掩耳直播,声音小,神秘多。

有一天,人们发现两个肉广播不停地在湾上走动,挨门串户,与人接触时眉飞色舞,好事者一看便知,湾上又出事了!那天我下班回家,经过吊桥时,广播一台的连忙迎上前对我说:“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我问。

“都快说翻了天了!”广播一台的神秘地说:“你怎么还不知道啊?”

“别卖关子,你说吧!”我说。

广播一台的故意作态,压低声音用手指一点一点在说:“干豆角的女儿,桃花疯子、小玉的肚子大了!”

我先是一惊,装作不解地笑着说:“那别人可能吃饱了。”

广播一台的先是一愣,接着笑着说:“难怪的,你还是个童子伢!不懂这种事的……唉呀,小玉是让男人搞大了肚子,怀了毛毛了!听懂了吧!你们司法部门一定要把坏人查出来啊!”

  文心雕梦说: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十四岁的姑娘小玉因交不起学费,遭老师羞辱辍学,因此精神失常。小玉天生肤白貌美,引得不少淫邪之人垂涎。老村长占仁仗着家族人多,长期霸占着村长的位置,并以土皇帝的方式控制着整个村庄,亦是以权欺男霸女的淫棍。占仁搞大了小玉的肚子,事发后都无人敢追究。   小玉在医院做人工流产时,因失血过多,急需输血,然而小玉的父亲干豆角被查出与小玉无血缘关系,干豆角如遇晴天劈雳,犹哭无泪,遂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伤心往事……   干豆角万念俱灰,趁桃花汛汹涌而来的洪水,掘破了村外的大堤,让洪水把全村都冲毁……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