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不悔仲间过南浦 沙头雨间寻瑶草(二)

小说:点绛唇 作者:杨隙名字数:4792更新时间:2021-03-24 09:46:10

穆清明闻言正色,收回手来,又将小狸抱于怀中,似乎抱着小狸便似抱着柴文意般。

“这白狐似是通得人性?”

穆清明一时间搞不清穆巧祈所言是询问还是自言自语,因此不知道究竟回答不回。

“都说老马识途,狼寻千里。不知这罕见白狐可否寻得旧路?若是寻得,只需前日随清明一同进宫,尔后除夕当晚为我等带路即可。这样便不用清明在除夕那夜随行,若是火拼起来也不至于枉费我等心虑分心于清明安危。”穆巧祈嘴上说着,心里却别有一番打算。他之所竭力避免穆清明于除夕当晚随行,自然是为了自己这位弟弟的安危着想。另一方面,他思量再三,群臣宴上安阳府必定受邀。他已知前线告急,几位弟兄们和爹爹必驻守前线无法回京。这样一来府中便只剩穆清明与穆仲秋二人。而今穆仲秋被他安置别处,倘若穆清明又随自己一干人等夜闯皇宫,那群臣宴上安阳府便当真无一男丁出席。这岂不闹了笑话?到时必会有人借此大做文章,毕竟武将世家竟无一男丁出席,不免惹下许多口舌,无端引起怀疑。

穆巧祈说完,众人皆觉此计甚妙,只不知这白狐小狸究竟是否能如穆巧祈所言真的识得旧路呢?念及这里,在座诸人无不将目光齐刷刷望向小狸。

似乎是感觉到了来自旁人的目光,小狸“咕嘎”叫唤了一声,便像个含羞少女从穆清明怀中躲到了穆清明肩后。半张脸藏在穆清明耳后,只留得半只红眼睛溜溜转着,打量围上来的诸人。

“我还是第一次听狐狸叫声——听起来有些像狗狗的叫声,又有些像寻常少女的尖叫声。”李苏粤甚觉可爱,不禁围得更近了些。小狸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色,方才窜动起来像一团飞舞的云。

“你识不识得路呀?”李苏粤笑盈盈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小狸的额头。

小狸这会倒也不怕了,眼珠子随着李苏粤的手指齐齐向额头看去的同时还攒劲努着鼻尖试图够住李苏粤的食指。

李苏粤这番被小狸逗得心花怒放,她拍着手再次露出了少女心性,“好玩好玩,可爱极了。你叫什么名字呀?能告诉姐姐吗?”

穆清明颇显无奈,他不是很能应付这般女孩,有那么一刹那李苏粤的一蹙一眉竟跟自己年幼的八妹有些相像。穆清明抱过小狸,将其重新展示在诸人面前,“它叫小狸,是郡主今日刚刚收留的白狐。”

“今日才刚刚收养?”穆巧祈闻言,心中有些顾忌。

似乎是看穿了穆巧祈的思虑,珀儿说道,“想是这白狐通得人性,郡主为它包扎伤口,它便记在心里——”果不其然,小狸的腿上还缠着柴文意为其包扎的丝布,“毕竟街上的野狗,若是给它一口吃的,它也会随你天涯海角。更不用说这救命之恩了。”

“是啊是啊,这小动物可比人好相处得多。”李苏粤嘴上说着,芳心已经尽数沉陷于小狸。眼下正好生抚摸小狸的皮毛,顿觉腊月温暖。

“好了,这件事容我想想,再议吧——”穆巧祈不想把这么重要关乎数人生死的事押宝在一只白狐身上。他自幼便天资聪慧,加之饱读诗书、习武勤奋。便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谓是文武全才,更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因此凡事他求得尽心尽力,亲自而为。许多时候旁人以为他凡事亲自去做,诸如家中房间卫生,只道是穆巧祈勤恳谦虚。其实只是他信不过别人,任何事都只有自己亲自去做才肯放心。

穆巧祈再言,“珀儿、玉儿,如你们所说郡主被带走,秦王又被关押。那眼下秦王府岂不是上下受制,处处被监视?”

“是啊,多亏我跟玉儿轻功了得,这才逃将出来。”珀儿回答。

穆巧祈略感不妙,忙言道,“那好,你二人现在速速回府,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自除夕前便不要再出府了。”

“可——”珀儿刚想再说什么,便看到穆巧祈坚定的目光,是以便不再说什么了。当下只好点了点头。再望向从刚才起就懵不吱声的玉儿,只见她的目光游离于诸人之外,像是丢了魂似的。

“玉儿。”穆巧祈也注意到了玉儿的反常,他提高了音量,终将玉儿拽回现实。

玉儿愣了一下,这才应和着点了点头。

穆巧祈继续说道,“小师妹还是继续留在这医馆,也好保留着大家联络聚集的地方。”说罢还不放心地望了望李苏粤。

李苏粤摊了摊手,噘着嘴,挑了挑眉,“大家安心啦,有老头儿内力设置的结界,纵使擅长各类束缚之术的栖霞观主来怕是也破不得。”

“若真是栖霞观主金陵子来,怕是你就小命不保喽。”珀儿见要分离,难得抓住机会与李苏粤斗起嘴来。毕竟平日里玉儿性格温和,向来事事顺着她,不与她斗嘴。柴文意和自己虽为姐妹,实则主仆之分。珀儿这斗嘴的功夫,可许久未有发挥了。

李苏粤见状,也当真好容易寻了个对手,“嘿,莫说栖霞老儿,哪怕他带着他那五个徒弟,叫甚劳子来着——”

“栖霞五子,鼓楼子、秦淮子、玄武子、仙林子和六合子。”珀儿乐呵呵地提醒道,她倒想听听这小师妹又要口出什么狂言。

“对对对,栖霞五子。就算是这几个人一块儿上,我手中当归可是吃素的?”

“好了,莫说你敌不敌得过,那栖霞观也不会平白无故找我们麻烦的。况且他们远在江南,不会来衍川的。”穆巧祈怕是二人再这么斗嘴下去,天都要亮了,是以冷言打断。“好了,你们各自去吧,我带清明走。”

当下说罢,无人再去多言。小狸再度跳到穆清明肩头,然后众人只各自道别,便分头散去了。顿时,林间医馆便又恢复了盏灯宁静。

穆巧祈带着穆清明奔东南方向走去,不一会便上了条挑灯的渔船。穆巧祈跟船家吩咐了几声,又从怀中摸出一把散银交予船家。这才回到船舱与穆清明面对面坐着。船舱甚小,又散发着鱼腥之味,穆清明又面对面瞧着穆巧祈。二人虽是兄弟,却从未如此亲近接触,当下便叫穆清明有些尴尬。

“离开的时候,跟娘说了吗?”穆巧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穆清明也不假思索地回一句。

“没有。磕了头,便兀自走了。”

穆巧祈点了点头,余下的路程,便一言不发了。可他的面部表情却时而纠结时而蹙眉。穆清明只好默默地看在眼里,暗自揣度。

待到清晨微微亮时——说是清晨,只因诸人于医馆处相谈甚晚,所以到了清晨也不过两个时辰左右。

穆清明睡眼惺忪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身处大江大河之中。他再定睛一瞧,一股子烂腥味窜入鼻中,再瞧船周遭翻浪深水,才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什么大江大河,而是衍川海岸。

船家抹了把汗,艰难地在海水中稳住船只,“没想到刚到衍川边上,这海水就如此汹涌。”此间说罢,穆清明就感到船停靠岸,原来是来到了一海岸渔村。

穆巧祈率先下了船,也不多说,只直奔海边。

穆清明刚刚睡醒,浑身慵懒,好不容易才跟上穆巧祈脚步,走了一炷香的功夫,穿过了赶海的人群,终于来到海边沙滩。

展现在穆清明面前的是一片壮丽汹涌、碧蓝无边,像发怒野兽的海。在眼光所能看到的远处,海和淡蓝色的云天相连,涟波托举着慢慢升起的太阳,现出微微的火苗,在晨雾中显现着。

“衍川的海,燥得很。”穆巧祈陷于大海的波澜,兀自喃喃着。但很快,他便回过神来,将一直背于身后的宝剑一把抽出扔给穆清明。

穆清明同穆巧祈一样,沉迷于大海的壮阔中。他虽久居衍川,又跟随父亲、哥哥游历过不少地方的海,却鲜少来到衍川的海边。似乎每个人都很少见识过生长之地的美景。人们总会流连于外面的美景,鲜少驻足于身旁的佳处。

君不见舟自桥头走千溪,回首望,水竟沉天天似水。

穆清明正作词句,却不想穆巧祈蓦地扔来一柄宝剑,还是开刃未入鞘的。穆清明大惊,急忙闪开。心中惊呼,若非自己反应快些,便要遭宝剑削肤了。

小狸亦被惊吓,当下再不愿待在穆清明肩头。“呲溜”一声跳到金沙上,竟想跟浪头赛跑,顺着海岸线兀自皮闹起来。看它无拘无束地开心模样,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大海。

“把它捡起来。”穆巧祈正说着,也从腰间抽出不知从哪折来的树枝。

穆清明从沙间捡起长剑,细细打量。这才发现这竟似剑非剑,且又似刀非刀。它的外形是较长,整体线条比较明朗。若论具体长度大概有6寸又4公分。

见穆清明满面疑惑,穆巧祈解释道,“此物狭直刀身,小镡,长柄,可双手握持。既然似刀非刀,似剑非剑,便毋用刀剑相称。”

“可有名字?”穆清明获赠宝物,心中欢喜。当下瞧着这武器仔细打量,却并未发现挂名制所刻铭文,想是民间私制。再定睛一瞧,又发现刀身上面还有铜做的雕刻,一龙一凤,龙居一侧,凤居另侧,且各自只有半边。是而龙凤合璧形成了一只半龙半凤的奇物。除此之外,还叫穆清明奇怪的是这刀身未免过于厚了些。不过他也没多想。得如此宝剑,当下便要挥耍起来,却被穆巧祈及时制止。

“这是我一故人所赠,名曰点绛唇。我一直收于身边,不解其意。”

“不解其意?”穆清明反问道。而后他细细一想,倒觉有理,这点绛唇乃词牌之名,常用于元帅升帐、江湖豪客的排山等。虽说用来命名一见血利器并无不妥,然而用诸人皆知的词牌名来作为武器之名始终令人奇怪。

“并非因点绛唇一名,而是——”穆巧祈说到一半,便不再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眼神中透着股哀愁。正当穆清明奇怪又仔细大量时,那股哀愁便瞬间恢复了刚毅。

“总之,既是名器,倒能助你危难时刻逢凶化吉。”

穆清明点了点头,挺直身姿、认真起来。只因穆巧祈也正色道,“我想了一路,还是觉得不教你灵田丹气的使用之法。”

穆清明没有发问,四哥这么做自有四哥的道理。

“一来你体内灵田丹气过于微弱,距除夕前短时间内难有作为。二来,灵田丹气世间所用之人极少,过于显眼。”说着,穆巧祈挥舞起手中树枝,以枝作剑,纵身挥舞起来。

“清明,我且教你两招。这两招乃我故人所使,当年她也未有修为,只凭着这两招便能与我周旋。你且看好了!我只耍一遍!这第一招,便是名为见招式。”

十数招间似反掌,尘风惊鸿抖乾坤。穆巧祈手中树枝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沙随风动。然而穆清明却始终不见剑招杀意,不禁问道,“四哥,此招确是潺潺入水,虚虚实实。然许久不见杀招却是为何?”

“见招式,顾名思义,来招挡招。此一招可保你遇敌自保,不落下风。”口中说着,穆巧祈剑招一变,树枝四裂开来,只留得最细的枝芯,似是天旋地乱般上下翻折。那枝尖未向前推出分毫,枝芯却已向上弓起。穆巧祈大喝一声,“见招式正如仲间共行千险蜀地南浦处却要不悔盈盈,敢于出剑,可迎来敌攻势。而眼下这拆招式却是暗合天地大同之法,可助你脱困于斗。”

“此乃以力借力不是?”穆清明看得入迷,自己也随之举剑舞动起来的同时便将心中想法一股脑儿地说出来了。

“非也!”穆巧祈左脚蹬地,借助浑身之力以手腕抖擞之势将枝条抽动起来,“方需断头杀招间寻得救命瑶草!仔细看!”旋即,伴随着枝条的抖动,周围形成了一股旋风,裹袭着地上的金沙,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随风而动的漩涡。

穆清明看在眼里,照着比划。手中的点绛唇竟忽地轻了许多,好像已经融入天地之间。任他如何挥舞,也好似顺风而行。他跟方才的见招式做了对比。这才恍然大悟。方才的见招式才是借力打力。你往左我便比你多往左一些,你往右我又比你多往右一些。这样对方的杀招却是处处受制,种种攻击都将化为反作用力,自己可以一丁点不留敌招之力尽数返还回去。是以可遇强则强,与敌人周旋。而这拆招式却是暗合天地万物生长之势,是为顺势而为。顺着对方的杀意,将其转嫁于天地之间。试问再强的招式再强的杀意在天地之间又算的了什么呢?因此使出这拆招式自然便能于沉着之间抓得对方空隙,抽身避战。

“我知道了!是随风而动,随海而卷。”穆清明在这衍川海边,听着涛声和自己挥舞点绛唇引出的风声不免做出此等比喻,只十数招间便看破个中玄机。

穆巧祈闻言,心中大喜,直道穆清明聪慧。自己虽刻意放慢了使招的速度,却不想穆清明竟能这么快就领悟奥妙。当下便伴随着腾空转身,脚尖落地,完成了见招式与拆招式的演示。

“不悔仲间过南浦,沙头雨间寻瑶草。”穆巧祈吟唱此诗,惹得穆清明连连叫好。只因穆巧祈巧妙地将点绛唇词牌名的其余别名,“南浦月”、“沙头雨”、“寻瑶草”与剑招精髓结合在一起,吟出此诗句。片刻间,穆清明又想起方才自己所做诗句,前后形成对比,不免自惭的同时再次感叹四哥之文武之才,世间难有他人比拟。

  杨隙名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