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回:意难平冷颜相待 定元朔承许三约(二)

小说:点绛唇 作者:杨隙名字数:5386更新时间:2021-02-19 09:20:11

柴文意似乎如伏芳德一样,向来都不是一个很浪费的人。因此一进门穆清明便瞧见了附有年代感的熏香。熟悉的味道也勾起了许多儿时的回忆。

再放眼望去,一席淡红色烟罗软纱百水裙着身的柴文意已经端坐于桌旁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且面前摆着一壶茶具,茶杯中更是尚且冒着热气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茶水。卧于一旁的是熟睡中的白狐。

可哪怕有世间罕见的白狐,穆清明的注意力也只被柴文意修长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吸引。那似是将将睡醒,竟是半遮半掩,素腰一束而不盈一握。就连那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也是裸露着的,连接着的莲足更是随着裙摆的浮动若隐若现,比柴文意平日的端庄多了分妩媚。

将穆清明拽回现实的是柴文意有气无力的声音,“穆公子何故傻站着,请来坐吧,我予你沏了茶,希望你能喜欢。”

纵是有气无力,只因是柴文意所言,对穆清明而言便是不可抗拒。他赶忙谢过柴文意,于桌子的侧边坐下。待坐下靠近后再朝柴文意看去,果真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苍白异常。

柴文意并不拘谨,她端起茶壶,为穆清明面前的空杯中倒满茶水,“你淤气初散,更是十数年修为尽失,因此我寻来黄芪,附以他国敬献洋参,泡与此茶。希望可解你脾虚气弱,缓无力疲乏。”

穆清明接过柴文意端来的热茶,啜了一口,面露喜色。他原先听到黄芪、洋参二物,心中以为此茶苦涩难堪,哪只热茶下肚,口中尚余甜香。

大概是看穿了穆清明的心理,柴文意盈盈一笑,“我知你素来怕苦,是故在茶中加了些冰糖蜂蜜,想着兴许能中和些涩苦。看你神情,似是此举有效。”

穆清明点了点头,这样的场景让他有些紧张。尽管他对白狐甚是好奇,可心中所想还是尹月娥一事较为重要。然而此刻原先来秦王府拜访的初衷却说不出来。想到这里,穆清明觉得按理说现在下定决心不开口求助了,自己便再无理由留在这里。可事实却是柴文意屋内的熏香近乎要将穆清明迷住,晕沉沉的感觉并非来自于密不透风的空气,而是因为两日来第一次的安心。就算是在安阳府家中,自己也没有像此刻这般安心过。

柴文意自然知道穆清明不会平白无故早上将自己送回却隔了不到两个时辰便又来探访自己,可又见眼前的穆清明一幅说不出话来的纠结模样,是以主动询问时,再为穆清明满上一杯茶水,“你我早些时候将将分手,此刻穆公子却再度拜访,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穆清明闻言愣了半晌,随后装作想起什么似的赶忙站起身来,“郡主,叨扰了。卑职可否——”

穆清明说话间柴文意已然面露不悦,她打断了穆清明,“卑职、下官、小人——穆公子究竟有多少称谓?说事前,当需确认如何称呼吧?”

“唔——”

“我喜欢你以前那般——”柴文意说完,自是脸红,兴许是怕穆清明误会什么便随即便又解释道,“早些时候便说过了,我们自幼相识,何必如此生分?此外,我不叫郡主,我有名字,叫柴文意。”

“我——”

“支支吾吾,好叫人心急——”柴文意幽幽叹了口气,兀自站起身来走到自己的床边,“若是什么也不说,穆公子便自行离去吧。我并不缺不会说话的护卫。”

穆清明心中后悔,自己的犹豫不决看来是彻底惹怒了柴文意。如此,不要说请钱有三看病一事,单是自己与柴文意的情谊恐也难以维系。

独自生闷气的柴文意瞥了一眼穆清明,杵在那儿一动不动,像个木桩,又好气又好笑。无奈她仍寒疾缠身,只得使出浑身的力气才再度从床上爬起,虽是在和穆清明说话却完全不正眼看穆清明。

“留下来吃个晌饭吧——”

说完,便用力推开房门,跟门口的珀儿吩咐道,“珀儿姐,可否端些饭菜过来?穆公子那份尽量丰盛些,我的清淡点的就好。”

珀儿从门缝里瞧见一动不动杵在那儿的穆清明,不解地问道,“郡主,这种人——”

“好啦,好姐姐,你快去吧。我有分寸的。”柴文意撒起娇来推搡着珀儿,并不愿意别人去对穆清明评头论足。

终于将珀儿送走后,柴文意正要关门,背后的穆清明也来到了门前。

“郡主好意,卑——我就心领了。但是我仍有要事需做,得尽快赶回安阳府。此事事关重大,甚者将波及性命。”

柴文意并不打算扭头望向穆清明,她的双手依旧搭在门柱上,用尽全力支撑自己的身体,“我不愿扰你办正事,你若当真着急,只需走就好。”

穆清明望着背对着自己的柴文意,那娇小的身躯弱不禁风,搀扶着门柱的柴文意更像是相对于门的挂件,随时都有可能被寒风吹走。

“郡主,我先扶你上床休息可好?”

“方才要走,此刻却又有了其他主意——”柴文意的话语戛然而止,这片刻的沉默只能听见二人的呼吸声。柴文意的呼吸在逐渐减弱,以至于细微到听不见的程度,而穆清明的呼吸则愈渐急促。

柴文意终究转过身来,一双眼有些无奈地望着穆清明,“我会听你话休息的,你去做你的要事可好?”

穆清明望着这双已经闪着晶莹水珠的明眸,心中复杂万分。他哪里不知道柴文意的心意,或者说他自己亦是心意相通。自小相识,柴文意的童年除了伏芳德的细心陪伴便只有与穆清明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是值得回忆的。而穆清明虽有家中娘亲和哥哥嫂嫂们疼爱,却自幼便受到父亲的严厉管教,不论在哪都得装成一副年少老成、凡事胸有成竹的模样。只有在柴文意这里,才能尽情释放与自己年龄相符的童真。随着年纪的增长,穆清明越发觉得,只有柴文意才能带给他安心的感觉,那并非简单来自外部的安心,而是一种能无畏释放本心却无人多嘴评论的安心。再加上柴文意一代倾城羞月闭,若说不动心,那才是违心的谎话。

“怪我心急,最要紧的事——”穆清明牵过柴文意一直扶靠着门柱的双手,“我还是想像以前那样,看着你安心睡着了,我再走。”

柴文意也不反抗,她顺着穆清明的身躯,终于躺在自己的床上。

柴文意自己躺着,挪开了两个空位。一个给小狸另一个留给穆清明在床边坐着。以前天热的时候穆清明还会给自己扇风。百般熟悉的场景无数次发生在过往的日子和深刻的回忆中。柴文意仍然能清晰地记得上一次这般视角瞧着穆清明的脸庞是六年前的夏天。那天,穆清明为自己扇着风,直到自己一觉醒来,那清风也都没有停过。

“看样子饭菜来了——”听着敲门声,穆清明起身开门,果然是用木盘拖在手里端着饭菜的珀儿。

珀儿见开门的是穆清明,刚想使性子,便见穆清明将食指放在唇间,“郡主休息了,你将饭菜给我就好。”

出于不愿惊扰郡主午休的缘由,珀儿只是冲穆清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便赌气般的将饭菜撂给穆清明,“我家郡主常用——”

“常用汤匙对吧,我知道。”穆清明小心翼翼地接过饭菜,便将门合上,不再理会时刻与自己对着干的珀儿。待他将饭菜放在桌子上时,床铺那边柴文意银铃般的笑声传到自己耳中。

“看来珀儿姐和穆公子很不对付呢。”

“是叫珀儿吗?我也不知为何自进府以来这位姐姐便常常呛我话语。”说话间,穆清明已经在饭碗中搭配好饭菜,然后坐到床边。

眼见穆清明端着玉碗,柴文意竟罕见地娇羞起来。她赶忙用被褥捂住自己,只露两只水汪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穆清明,“我没胃口,不想吃。”

“不想吃?”穆清明愣了一下,瞧了瞧手中诱人的饭菜,鼻子里不时窜进清新的饭香,再瞧瞧依旧只半张脸蛋的柴文意,不知方才的话语其中又有什么深意。

柴文意继续撒娇道,“我冷,胳膊不想伸出被褥。”

将话说到这份上,穆清明方才听懂。当然了,若是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却还是听不懂,那柴文意也不会对穆清明产生这般依赖感了。

“你从前就单喜欢用汤匙吃饭,如今正好,方便了我使用。若是郡主不想起身的话,我喂与你吃可以吗?毕竟吃了饭,才有精神养好身子。”

柴文意的笑颜是藏不住的,她的酒窝和弯成月牙状的眼睛与她故作为难的面容格格不入。在穆清明的搀扶下,柴文意起身倚靠在床枕上,并低声回了句,“嗯。”

碗中的是江宁来的名物,一种名曰沙光鱼所熬成的白汤。穆清明舀了一勺,再三吹了吹以确保汤汁不那么烫嘴,才送与柴文意口中。

柴文意初觉此鱼肉质细嫩,但随着汤汁回味于口中,柴文意又觉一番酸香鲜美。鱼汤表层布着一层葱花,把那白色的鱼肉衬得分外诱人。

“许是滴了些陈醋,所以有微微的酸味。”柴文意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陈醋?”穆清明转念想了想,又瞧了瞧手中奶白色的鱼汤,似是微微泛着鲜红,方才继续说道,“方才珀儿姑娘说这是江宁来的沙光鱼汤,可郡主是否知道在江宁以南有一种更为鲜美的熬鱼汤的方法。”

“江宁以南?”柴文意饶有兴致地追问着,她对于江宁以南并没有印象。事实上伏越的领土也近乎只是南到江宁。至于真正的江宁以南的地方,并非建国,而是以一些蛮族居住为主,因此柴文意自然不会知道江宁以南的地方。

“是的,江宁以南的地方虽未有建国,然当地人也绝非蛮族。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居,过着神仙般的逍遥日子。更有一种酸酸甜甜的熬鱼汤的法子,那边人唤作‘酸汤鱼’。鲜、酸、浓、甜样样具齐,看着汤中点缀的红色与郡主所言的口感,许是借用了酸汤鱼的做法。那抹酸甜大概是来自一种叫西红柿的食物。”

“西红柿?”柴文意再次瞪大了双眼,她自幼久居王府,出过最远的远门是随芳德哥哥去城郊狩猎,因此柴文意很喜欢穆清明经常告诉自己一些从未耳闻的事情。

“西红柿嘛,据说那也只是更远的地方,我没记错的话,是更远的西方传过来的。至于究竟是怎么传过来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柴文意闻言点了点头,旋即询问,“我吃了些了,可以不吃了吗?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吃了些就好多了,总比什么也不吃来得强。”穆清明笑了笑,然后将饭菜放回桌上。这边放下,那边柴文意便柔声说道,“听你的话,我将饭吃了,现在又准备休息。在这之前你可以说明来这儿的缘由吗?”

穆清明刚想解释什么,柴文意便打断了他,“我最知你脾气,自然晓得你来一定是原因的。今日我顶是高兴的,所以穆公子你尽管说吧。”

穆清明心中甚是感激,看样子柴文意已猜出一二,至少知道自己是有求于她,所以才这般言辞。当下,穆清明便长舒一口气,将三嫂的事和方才的经历说与柴文意听。不过这其间,他偷偷将自己和穆仲秋遇袭说成二人共同击退对方,怕是半分有并不想柴文意担心自己,另外半分则是不想把自己说得那么狼狈。

哪知柴文意听后,最为关心的则是那九把精心雕琢的飞刀,她不断地追问,“你们真的击退了对方吗?许是对方只是想吓退你们所以才收手了?”

穆清明被这么一问,颇感意外。本来这段描述便是他编的,此番柴文意又紧紧追问,这令他大感疑惑。

柴文意见穆清明没有说话,这才想起回到关键的主题,“唔——抱歉,穆公子。你三嫂嫂的事我一定请钱御医出面,你不用担心。还有,耽误你回府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没有想到事关钟姑娘——”说着,柴文意便敲了敲墙壁。穆清明起初还很奇怪,直到柴文意看出了自己的不解并解释道,“我每每敲墙壁三下,玉儿姐或者珀儿姐便会来屋里。”

果真,不到片刻的功夫,一个相貌与珀儿颇为相像的女婢便急冲冲地破门而入。穆清明猜测,想必这便是玉儿了。

那玉儿瞧了眼穆清明之后,便只将注意力集中在柴文意身上,直到离去也没有挪开目光。

柴文意依照着穆清明所言的猜测吩咐了玉儿赶往安阳府火速将事情告诉安阳府中人,且一定要亲口告诉穆夫人歌玲玲。玉儿听后,也没有多余的废话,便将门带上,火速离去了。

“你现在可不能再在屋瓦上走了,身子又没恢复好,更不适宜骑马。让玉儿姐去,许是快些。毕竟已经耽误穆公子你这么长时间了,文意惭愧。至于钱御医的事,我想承诺穆公子,今晚日落前文意必请得御医进府为三嫂嫂坐诊。”

头一次见柴文意做起事来井井有条,更是魄力十足。眨巴眼的功夫已经将穆清明请求的事情安排好了。穆清明突然觉得,眼前的叶挽郡主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爱哭鼻子的千金郡主了。不光是样貌身形已经出落的清水芙蓉,连做起事来也像个可靠的大人了。

当下,深感柴文意帮助的穆清明就要下跪,“清明替安阳——”可话没说到一半,柴文意已是朱唇上扬,撅起嘴来道,“我不要穆公子的作揖,只想要你的承诺。”

“承诺?”穆清明本欲作揖的身躯突然僵住。

“嗯嗯,我想要你亲口承诺我三件事。”

“承诺三件事?”穆清明重复了一半,复又补充道,“岂止是三件事,哪怕是千件万件,只要我穆清明能做到的,自当为郡主全力以赴。”

“我听你这么说好高兴,但是我只要三件事,你承诺我三件事可好?”

穆清明点了点头,双目相对,他在柴文意眼中看到了自己。不知道柴文意是否也能从自己的眼中看到她自己。

“这三件事我还没有想好,能不能等之后想到了再与你说?”柴文意歪头想了想,自言自语起来,“要不定个期限,倒也不错——”埋头凝思了一会,柴文意抬头说道,“要不就正月初一前吧,这三个承诺正月初一前都有效!”

“自然可以。”

柴文意得到了穆清明肯定的答复后,满意地傻笑着。然后她发现了自己的脸颊有些烫烫的,岂知在外人看来,那已是红扑扑的不同寻常了。发觉到这点,柴文意赶忙躺下,又像之前那样用被褥遮住了自己,单留下两只眼珠子打量着穆清明。

那模样看起来实在是太过率真可爱,因此正当穆清明为柴文意的举动禁不住发笑时,柴文意回归了方才的话题。

“穆公子,我还是想多问问那个用飞刀袭击你们的人。”

穆清明来到柴文意床边,复又坐下,“怎么了?从方才起你好像就很在意。”

柴文意点了点头,“嗯嗯,因为你描述的那九把飞刀实在太过像芳德哥哥要找的那些飞刀。”

“秦王?”穆清明被这意外的名字给唬住了,若不是柴文意刚才的话,他千想万想也猜测不到这件事会和秦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杨隙名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