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回:巧识英才聚贤能 思量谋略引君赏(二)

小说:点绛唇 作者:杨隙名字数:3723更新时间:2020-09-16 23:48:18

游子安的推理有理有据,也正是鸿帧忠心中所想。不光是底下百姓惊呼于游子安的才略,连鸿帧忠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一样貌平平的书生能与自己想到一块儿去。还有那端坐于前方的魏光贤,更是在心里暗暗惭愧,自己断案几十年居然不及一个赴京赶考的书生。

结果既出,那骗人的挑夫自然吓得直哆嗦,当即便瘫倒在地上,他心里清楚得很,等待他的讲师最严厉的酷刑。旁边的壮汉一股脑地想教训教训这个令自己选入窘境的小子,毕竟纷争初起时他自己才是被怀疑的一方。

“大人,此人光天化日之下强骗我羊皮,您说该如何?”

壮汉说这句话话时一直恶狠狠地盯着挑夫,是以无人知晓他这句“大人”究竟叫的是魏光贤还是鸿帧忠。

那魏光贤自忖此案既已交给鸿帧忠决断,鸿帧忠又是大理寺卿,世人皆知比自己要大上个半级,那声“大人”自然叫的是鸿帧忠。可鸿帧忠又思量这里是衍川府,虽然魏光贤委托自己断案,可真正下令惩治犯人的却应当是衍川府尹,是故在他看来,壮汉所唤的该是魏光贤才是。好巧不巧,二人这番想着,便无一人应答,众人面面相觑,倒是暴脾气的壮汉却又急了。

“大人,何故不言,莫不是想放了这厮?”

“谁说要放了这厮本王第一个不同意!”声音从屏风后传来,说话的正是秦王伏芳德。

见到伏芳德出现在衍川府,魏光贤和鸿帧忠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显得格外惊讶,唯独游子安却像是早已料到一样,脸上面露喜色。

伏芳德虽是年轻,可在朝中却威信极大,更奉命主持科举,是以人人都知道皇上对这年轻的侄子甚是看重,所以诸如魏光贤这样的老臣见到伏芳德也赶忙将屁股从位子上挪开,躬身行大礼,“老夫不知王爷到来,有失远迎。”

“魏府尹不必行此大礼,倒是本王冒昧打扰,失了礼数。”

那边鸿帧忠先前远在江宁,对朝中之事鲜有听闻,可是见到魏光贤如此恭敬也猜测到了这个王爷绝不一般,因此也动身行了礼。

“这位想必就是皇上钦点的大理寺卿鸿帧忠鸿帧大人,失礼失礼。”伏芳德这么说着,眼睛却一直盯着立在不远处的游子安。

“好了,还请二位大人归位,本王想看看这案子的结果究竟该如何判决才好。”

等魏光贤和鸿帧忠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时,伏芳德率先发问,“本来这公堂上已有魏府尹和鸿帧大人两位断案高手,本王不该过问,可本王觉得既然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欺瞒他人之事实在可恶,更让你受尽苦头。因此本王想先行问你,你自己想这挑夫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伏芳德的目光定格在壮汉身上,可他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仍旧两眼无神地四处张望。

那壮汉未发言,游子安却率先打破了沉寂。

“王爷,小人有话说。”

伏芳德在屏风后便为游子安的推理所赞叹,这时见游子安主动说话倒真想见识见识他有何见地。

“你说。”

“启禀王爷,小人以为王爷所说有对有错——”游子安这“错”字刚出口,已被魏光贤厉声打断,“放肆!”

伏芳德摆了摆手,沉声道,“无妨,让他说下去。”

游子安得到应允后,复又说道,“这对的地方,自然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可王爷错的地方却也正是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爷说了,伏越律法摆在那儿,判何罪、受何刑该是这伏越律法决定,王爷又因何产生由当事人自行决断刑法的想法呢!这是万万不可取的!”

游子安言辞激烈,当众将伏芳德批评了一番,连他自己也因紧张而手心攥紧了汗。

鸿帧忠心里其实是赞同游子安的观点的,因此他暗暗为游子安捏了把汗,要知满朝文武还没人敢这样数落一个天子的子侄王爷。

哪知伏芳德的做法却令诸人意外,他的脸上堆满了笑,亲自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你叫游子安是吧?”

“王爷还记得小人的名字,是小人的荣幸。”

“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朝京的,是来京城赶考的吗?”

“王爷慧眼。”

“方才你说得没错,任何人不得私自决定判何罪受何刑,魏府尹和鸿帧大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他们都没有点破,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人不知。”

“本王也不知。”

游子安原以为伏芳德要向他说些什么官话道理,却不曾想伏芳德如是说了,当即很是诧异地抬起头来望着伏芳德,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本王虽不知道魏府尹和鸿帧大人因何没有点破,可本王却知道你游子安会是个好官。”

“王爷过奖了。”

“你知道主持此次科举的是何人吗?”

“是王爷,赶考的人都知道。”

“所以本王说你会是个好官。”

“王爷又错了!”游子安哪里是那种刚正不阿之人,实际上他心里明白得很,方才所做的一切皆在他设计之中。那伏芳德被天子赐字合众之合——合王,平日里最喜清官,自己方才所为正对秦王胃口。可是目下一而再再而三地指错秦王,游子安心里却是有些犹豫,算是他的一次赌博,赌那秦王究竟是否如传闻中那般“贤能”。

“承蒙王爷厚爱,可小人觉得王爷所言乃天大的错误,比之方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那科举考试者千千万万,此千千万万者不乏寒窗苦读之人,读书十余载,为的便是以真才实学考取功名。倘若人人都似子安这般提前得到主考官的赏识,那科举又有何公平可言,朝廷也得不到真正想要的能者。所以子安斗胆请王爷收回刚才的话,实是不妥。”

“好!好!好!好你个游子安!本王果然没有看错!方才本王所言也只是为试探你,要知此番科举,乃首次使用糊名制,就算本王真有心提拔,也无从下手。这科举还是得看你游子安的真本事!”

“王爷圣明。”

“那好,本王希望能在殿试中见到你的身影。”说完,伏芳德已有离去之意,“这案子的判决自然该由魏府尹决断,毕竟此二人是到衍川府鸣的鼓申的冤。至于鸿帧大人,可否请您移步侧堂,本王有事相商。”

就这样,伴随着魏光贤的决断,此案终于落下帷幕。游子安的目的自然达到了,他在衙内扬威经由那些百姓一传十十传百,转瞬便成了应试考生中的名人,其大胆批评秦王的事迹更是被人冠以不惧强权的名号。而这边,伏芳德一路跟随人群来到衍川府实则也是为了跟随鸿帧忠,他真正要见的也正是鸿帧忠。

二人借用了衍川府的明礼院,又进入到其中一层的拱奎楼。这拱奎楼便是不久后进行解试的考场。

“鸿帧大人,你恐怕还未得到消息,国手沈珏大人昨日仙逝了。”

“沈珏大人?”鸿帧忠显然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沈大人走的甚是离奇但也算意料之中。此番你赴任大理寺卿,恐怕接手的第一个案子便是这沈大人之死。”

“王爷为何说案件离奇却又在情理之中?”

“昨日沈大人受命与北汴耶律敬耶对弈,为了获得先手权沈大人选择自行仙去。”

“自行仙去?这么说是自杀?”鸿帧忠想了想又觉不对,“等一下,为了获得先手权选择自杀,那剩下的对弈怎么办?”

“用那家童的话来说接下来的对弈沈大人交给家童了。众所周知,沈大人近些年已无法发声,是故所有话语都是通过传音之术藉由家童之口诉说出来。因此,我们也只能认为家童所说便是沈大人所言了。”

“那家童的棋艺果真高明吗?”

“很遗憾,而后发生了许多事,这里不跟你细说,皇上召你入宫时自会原原本本跟你说清楚的,在这里我只捡要紧的说。”

“王爷请讲,鸿帧不会再贸然打断了。”

“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导致我们并不知道家童的棋艺究竟如何,也不知道沈大人为何竟将如此重要的对弈交予家童。但是本王想与你说的重点不再案件本身,而在皇上要你查案的意图。”

“谓何?”

“昨日刑部和大理寺已经连夜勘查过了,沈大人并无外伤,也没有中毒的痕迹,也就是说沈大人是自然仙去。这一点当时在场的人应该多少都有所感知。按理来说,这件事本无蹊跷,只是太过凑巧,可是皇上偏要遣人调查,便显得此事疑点重重了。”

“王爷的意思是?”

“没有人害沈大人,沈大人之死也没有任何疑点,这根本算不上是疑案。可皇上却偏偏要大理寺去查,鸿帧大人你可得想好,这案子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真相才能令皇上满意,才能押对皇上让你查案的初衷。”

“王爷的意思是——这本不存在的案子皇上偏要查,实则是想通过查案来完成其他的目的?”

“正是如此。如说当时皇上认定沈大人之死有疑点从而诏大理寺少卿公羊上叔进堂是为了暂缓棋局,瞒过汴人那一关,可而后皇上却依旧咬死此案,一派势要查出真相的模样,本王倒不知道皇上究竟要的是什么真相。”伏芳德背过手去,眺望远方的湖景,这才将心里话说出来,“其实鸿帧大人年长我十数岁,你与岳丈又是相识,我更是钦佩鸿帧大人文武,尤其是那句‘莫问英雄前程路,唯有入仕身先死。’令我感佩万分。所以在鸿帧大人进宫面圣之前,我先行见大人将心中疑惑托出,也以免大人初来乍到于案件不明,做了他人的嫁衣。”

“王爷的意思是?”鸿帧忠到了此刻已隐隐猜出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可其中牵扯之事却是皇宫之事,甚为棘手。一不小心便有杀身之祸。

“当时在场的卢宰相、李行空,包括四方使臣,各个心怀鬼胎,鸿帧大人你若问他们话他们必定有所隐瞒,保不齐甚者还会胡乱编造一番。所以鸿帧大人,你查案时且莫轻信他言,包括我,一切还请以大人您自己的判断为准。”

“王爷是说连您的话都不可信吗?包括今日今时此地所言?”

伏芳德紧锁眉头,苦笑道,“是的。我自不愿意欺瞒你,但是大人你常年在外远离皇宫,此番赴京却须知晓身在高位也意味着身不由己······”

说完,伏芳德长叹一声,望着这科考圣地远处的湖水,那波光竟与天空融为一体。

  杨隙名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