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中和的实习生(三)

小说:英雄之都 作者:杨隙名字数:4839更新时间:2020-09-16 23:46:34

虽然现在才是一点多,距离和郭慧明约定的三点还差了一个多小时,但张问新和安国邦还是决定现在就动身前往医院。因为除此之外他们也没什么可以处理的跟案件相关的事了。郭慧明作为朱正允保险的办理人,是目前唯一的线索。

“其实说到底,就算和郭慧明面对面,前辈您又打算问些什么呢?我个人觉得,郭慧明和这个案件只是有间接关系,因为他是朱正允办理保险时的业务人员,但若说他真和朱正允死亡一案有关未免有些牵强了。”张问新开着车,询问起安国邦来。

“除了这个郭慧明之外,你还有入手点吗?”安国邦反问张问新。

张问新凝神想了想,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

“那不就得了,除了把调查重心放在郭慧明身上之外我们已经穷途末路了。”安国邦继续补充说明,“况且,现在朱正允是否是自杀还没有最终定论。如果他真是自杀,那么自杀前他去办理了人寿保险,这难道不蹊跷吗?别忘了,如果是他杀,那赵倩母子将会得到一笔非常可观的保险费,那至少能供给朱晟念完大学。”

“前辈您——”

“我虽然年龄大了,不那么容易触动情绪,但是我也希望他们母子能拿到那笔保险金。你这两天这么努力,不也是因为这个吗?”

“嗯。”张问新点了点头,安国邦在他心里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他发现即使是这样的一个老警察,也会动容,也和自己一样,会有想去完成的力所能及的事。这一刻开始,他才真的觉得能和安国邦搭档真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

汽车行驶在马路上,虽然因为堵车导致路况不怎么好,但深圳向来如此,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至少,抱着这样想法的张问新对这样的拥堵并没有什么不满,那既不会耽误事情,也不会惹人心烦。有的只是这小小车舱内属于自己的空间和属于自己的时间。

郭慧明站在妇产科的楼道里,有些不知所措。眼前的景象令他倍感惊讶。

一个中年男人,对着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大声呵斥。女人虽然没表现出委屈,但她噙着泪光的眼角出卖了她的不甘与心酸。

不远处,同样不知所措的尹钰站在走廊那头,默默地望着这幅每天都会上演却从来不会落下帷幕的闹剧。

“谁让你生下来的!”男人怒不可遏地扬起了自己的巴掌,不过似乎碍于周围护士的目光,他最终没有选择将巴掌落下。

女人望着男人不说话,她是刚刚尹钰为之奋斗的产妇。不过与其说是不说话,倒不如说是说不出话来。

可男人还在喋喋不休。

“现在你说怎么办!你还指望老子再多养一个小崽种?老子养你一个就够费劲了!”

“你说你爱我的。”女人绝望的目光映射在郭慧明的眼睛中,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黯淡的目光,那样的目光与死人无异,连间或地动一下都做不到。

“操!钱这次老子给你出了,以后别再联系老子!”男人摆了摆手,愤愤地离开了妇产科的楼道。

郭慧明的视线从落寞地女人身上移开,望向了同样在看自己的尹钰。尹钰的脸上写着捉摸不透的笑容,她缓步走向那个女人,她刚进行完手术,按理来说很是虚弱,可她现在仍然驻足于那里一动不动。

“林小姐,请跟我来,咱们先回床上躺着。”尹钰小心搀扶着纹丝不动的女人,可女人似乎不愿意离去,她的目光始终聚焦于男人离开的楼道口。只有在最后可能她自己也有些厌了,才顺着尹钰的推力回到了房间里。

郭慧明目睹着尹钰陪同女人进入房间,便再没出来。他看了看表,发现同警察约好的时间转眼就到。因此房间里正与女人攀谈的尹钰听到了郭慧明下楼梯时急促的脚步声。

“是个男孩,比一般孩子都要重,看来将来会长得好高。”尹钰尝试着以孩子为切入点,那是寻常母亲都很乐于谈论的话题。有人说女性唯一的渴求是为人所爱,可母亲的唯一渴求是听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孩子。但是生了孩子并不代表就是母亲了。

女人无动于衷,头扭向窗外。

尹钰打量着女人的眼睛,看不到窗中的倒影,也看不到光泽的闪亮,有的只是浑浊的黑色。

“您愿意看看孩子吗?我可以把他带过来哟。”

······

“那是您的孩子。”

女人终于有所触动,她回过头来正视尹钰,“是我的,但是没有意义。”

“没有意义?”

“我以为把孩子生下来他就会离婚然后和我在一起。”

尹钰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地看着女人,这个女人的身份是全天下妻子仇视的敌人。

“十年前他说孩子还在上学,要等等。十年后的现在他孩子都有女朋友了,他还说等等。我本来不爱他的,但是现在——”

“因为是十年。”尹钰小声嘟哝着,换做以前她本该对眼前的女人嗤之以鼻,但是现在,此时此刻她竟有些同情。

“是啊,十年,我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我能把孩子带来吗?他还没有名字。”

女人面无表情,既没有点头表示同意也没有摇头拒绝。尹钰一心想着能把孩子带来兴许女人会恢复些生气,所以在她的眼里,没有明确表示拒绝的女人就是同意了她的提议。她裂开了嘴,哼着曲出了房间。然后过了一小会便又推着婴儿车回到了女人面前。

“他虽然一直在哭,但是是健康的表现哦。”尹钰向女人介绍着孩子,就好像那是她亲生的一样。但事实上对面床上躺着的冷漠女人才是孩子的母亲。

“您——”尹钰并没有见到她想象中的女人开心的笑颜,取而代之的仍旧是面无表情的刻薄面相。

“我只是没拒绝,但是我也没答应要看孩子。”

“前一小时他还是您身体中的一部分啊——难道十月怀胎的痛苦是假的吗?难道刚才在产房您的努力是装出来的吗?难道——”

“够了,你懂什么?一个二十几岁的丫头?连做爱的滋味都没尝过吧?”

似乎是被女人和尹钰的对话吓到了,婴儿突然停止了哭声。

尹钰鼓着嘴,赌气将婴儿车硬生生推到床边女人肉眼可见的地方,“他是您的孩子,不是用来维持感情的工具。爱情从来不需要孩子来维系!”

“那不过是因为你没谈过恋爱罢了,男人都是一样的。”

“不是的,不一样。我在谈恋爱,有很爱我我也很爱的男朋友。他虽然有些木讷,虽然经常会忙于工作而没有及时回复我的消息,虽然我们从来没讨论过结婚后的生活,但是我并不觉得木讷的他比那些会说情话的男生差什么,也不觉得男生忙于事业是坏事,更不会因为没讨论过结婚就不憧憬和他组建家庭。我也想过有个家,然后我为他生下一个孩子,他回家后我会和孩子对他说欢迎回来,他难过时我会和孩子一起陪着他,他事业挫败时我会和孩子一起鼓励他。可是即便没有孩子,我也还爱他。即便未来他不爱我了,要离我而去了,我也会爱我的孩子。”

“连孩子都没有,就说些自以为是的话,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幼稚吗?”

“我在这儿实习了五天了,虽然每天很幸苦,虽然医患关系并不像媒体夸耀的那么平和,虽然偶尔也会有像你这样不幸的妈妈,但一个个生命的诞生却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有他们,因为有他——”尹钰的手指向婴儿车中的孩子,“我才有坚持下去的动力,才会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好!”

“这又不是你的——”女人发疯似的也用手指向婴儿车,然而在她的指尖快要靠到孩子的手掌时,婴儿车中的孩子用手握住了女人那根熟悉而又陌生的手指。女人的愤怒、女人的呐喊、女人的不安顷刻间被新生孩子给化解。她的眼睛中含着久违的泪光,那是许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感觉。

“手足抓握反射。”尹钰喃喃道,那是新生婴儿独有的条件反射。

女人慢慢从床上坐起来,不知道是她自己不想抽出手指还是没法抽出手指,总之她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慢慢靠近着那个一个小时前还是她身体一部分的孩子。

“这个给您。”尹钰从婴儿车的一侧取出奶瓶递给女人。

女人接过奶瓶放到了孩子嘴边,没想到这乖孩子竟瞬间开始了吮吸。

“这是吸吮反射。宝宝们都很乖,他们能依靠的只有我们。”尹钰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那是她看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再度上演的欣慰的表情。她打心底里替宝宝和女人高兴。

“您好——”郭慧明唯唯诺诺地坐在桌子的一边,另一侧则是按约定来到医院的张问新和安国邦。他们在附近找了家咖啡厅。

“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向你了解一下情况。”张问新摊开黑色的笔记本,不断敲击着走珠笔的根部,发出令人不悦的声音。这也是给人压迫感的询问技巧之一。

张问新将早上从中和总部那儿取来的保险单复印件递给郭慧明,“这个还有印象吗?”

郭慧明接过保险单,仔细打量了一下,紧锁的眉头暗示着他的不安,“这个——朱正允先生——的确是我之前实习时拉的客户。”

“直接承认了啊,那好办多了。”安国邦坐直了身体,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因为店里没有其他客人,所以之前得到了老板抽烟的许可,“知道你为什么被中和不予录用吗?”

郭慧明愣了一下,面露疑虑,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人,朱正允,你的客户,前两天死了。”

“死——死了?”郭慧明的咖啡端到嘴边,愣是没喝下去,半只手连通咖啡悬在空中。

“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我只是看你浑浑噩噩的,连自己为什么被不予录用都不知道。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都在干些什么?满脑子只有情情爱爱吗?”安国邦毫不客气地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很大一部分也是他想向自己女儿发泄的内容。

“说实话,我们不是很能理解你是怎么和朱正允扯上关系的?”张问新补充提问。

“啊?”面对张问新和安国邦的左一句有一句,郭慧明似乎还没缓过神来,“不是,他就只是普通的客户啊。”

“撒谎!”安国邦佯装很愤怒的模样,一把夺回保险单,重重地拍了下桌子,不单是郭慧明被吓着了,一旁的老板那里也传来了杯子打碎的声音。

“可是——”郭慧明还想解释什么,张问新已经接着安国邦的话继续追问下去了。

“你是在中和总部实习对吧?我们了解到那边的话是压根不负责个人业务的。说句难听点的话,像朱正允这种数额程度的保险,总部那边根本就是懒地搭理吧?也就是说正常流程情况下你根本没机会接触到朱正允这个层次的客户。”

“呃——但是——”郭慧明小心翼翼地从安国邦掌中取过保险单,“可是警官你们看,这保险单上的办理地址的确写的是中和总部那块。”

“废话,我们不知道?所以叫你来解释一下,要不找你干什么?”安国邦再次扯开了嗓子,那模样、那语气着实具有威慑力。

“唔——好。嗯——我是说,那天天气挺好的,那个朱先生——嗯——很高——”

“说重点!办理保险的经过!”安国邦不耐烦地吼道。

“啊,好。当时他一个人来的,来的时候很急——”

“很急?”张问新有些意外。

“对,很急。那大概是一个多月前?唔——去年十一月份吧,两三个月前了,就算是那个季节了,他也是满头大汗,喘着粗气,看起来像是一路小跑过来的。”郭慧明努力在回忆着那天的场景,“不过——唔,他那天是替他们企业办理的业务。”

“朱正允的企业?鹏城纺织厂?”张问新追问。

“对,是单大合同,说是那个企业全体员工打算新的一年在我们家——”郭慧明忽地想起来自己早已经不是中和的实习生了,“啊,不,在中和上保。”

“照你这么说,朱正允当时和你商谈的是关于鹏城纺织厂全体员工的企业合同?”

“对的。”郭慧明斩钉截铁地回复道。

“可是——”张问新用手指了指那份摊在桌面上的合同,“这份保险单上明明显示的是个人保险。而且你刚才说的是鹏城纺织厂是打算从明年开始在中和投保,可这份保险单是两个月前就开始生效的。我们先不谈人寿保险到底符不符合规定,但是你的前言后语和这事实就完全不搭杆。”

“这个——”郭慧明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小子,我就问你一句话。”一直保持沉默的安国邦此刻开始了质问,“就眼面前这份保险单,是经由你手办理的吧!”

郭慧明点了点头。

“所以就别扯其他的,你就给我解释一下这份保险单是怎么回事,你可别跟我说在中和个人业务和企业集体业务能混为一谈。”

“这个——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保险单。我记得签署合同中的投保人是鹏城纺织厂,被保人是全体员工,就只有这些了。”这回,郭慧明没有怎么犹豫,眼神很坚定地明确着自己的态度,“这已经是我全部能想到的了,就算你们再怎么逼问,我也只能回答这么多,因为我只知道这么多。”

张问新和安国邦大眼瞪小眼地盯着郭慧明,这个从见面起就一直唯唯诺诺的年轻人莫名其妙地一下子硬气起来,令人费解。

  杨隙名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