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乔郎梅郎

小说:千年咒 作者:箫予字数:3617更新时间:2020-08-30 19:41:06

“你他娘的算个什么东西……”

罗慎钦以胜利者的姿态又大骂几句,慢慢住了口。

梅良辰冷冷地道:“你当年参与了残害无辜女婴一事?”

当年在玉龙城,罗慎钦是第一个将屠刀伸向女婴的人,也是下手最毒最狠的人。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将此事当成一生的丰功伟绩,得意洋洋道:“你舅舅亲手杀了那个绝世祸胎,把她剁的稀巴烂,替天行道为民除害,芸芸众生都得感谢我啊,哈哈哈……”

梅致远的头皮一阵发麻,罗慎钦在他眼中的形象更为扭曲,仿佛张着血盆大口的狰狞恶鬼。

梅良辰拖着长剑,在地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沉声道:“至今不能确定那个孩子是不是乔家小姑娘,就算她是,也不该落得如此下场,罗庄主真是好本事,恶妖邪祟你除不了,在毫无反抗之力的婴儿面前威风凛凛如神附体,人做事天在看,恶有恶报,你跑不了。”

罗慎钦终于想起他可能杀错了人,哑巴了半天,道:“怎么能怨我,我怎么知道乔城主那么狡猾,是你爷爷砍断了乔雨林的两条胳膊把婴儿夺过来的,你冲我发什么火。”

梅良辰面露杀气,用长剑指着梅君则,道:“老爷子真是好本事。”

梅君则气恨罗慎钦多嘴多舌,更气恨梅良辰大逆不道的态度,道:“反了天了,你想杀我不成?”

梅良辰心念电转,咬牙道:“乔城主曾是显赫一时的大宗师,玉龙城富可敌国高手如云,法器符咒名震天下,怎会被你轻易砍断胳膊夺走孩子。你究竟做了什么?”

瞬息之间,从前没有想过的问题纷纷涌进脑海之中。

云霄宫保存着各大家族的历史,梅良辰曾翻阅过无数次,因对乔城主半生的经历尤为唏嘘同情,对乔家的历史格外关注。其中有一段记载,他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

乔氏一族数百年来庸人辈出,渐趋没落,一场地震毁去无数宫殿楼阁,死伤惨重,玉龙城一蹶不振,退出了三大家族三足鼎立的历史舞台。直到现任城主乔雨林凭空出世,彻底改变这一局面。

此人与梅雪亭同样是少年成名,朗眉星目面如冠玉,一身修为登峰造极,崇拜者难以计数。

当时因为这两大世家公子掀起了著名的南北之争。杏花春雨梅间雪,乔郎梅郎谁第一,是个长盛不衰的话题。

每个人的崇拜者常常争得面红耳赤。

他二人也是互相不服气,拿出看家本事在雪山之巅决斗一场,打的天昏地暗星辰无光,三天三夜不分胜负。

但在梅雪亭娶妻生子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乔雨林将第一夺了过去。

他父亲突然过世,乔雨林临危受命,继任城主之位。数次远赴东海,寻到价值连城的宝藏,充实了财库,扩建玉龙城,广收弟子,精心培养,他的发妻乔夫人也是女中豪杰,自学医术成才,北方曾一度流行天花病,乔夫人研制出防治天花的良药,免费赠送,为乔家赢得了一片赞誉之声。

短短十几年,乔氏一族后来居上,压过袁氏一族,并隐隐有赶超梅家的势头,乔雨林功不可没,世人赞他是中兴之主,风头之盛,稳稳地超过了梅雪亭。

家族史上记载,此人命运的转折点正是在十六年前,他身受重伤,截去两条臂膀,沦为废人,如流星陨落,光芒尽失。乔夫人在大火中严重烧伤,一张脸完全损毁。城中高手短短数日中死亡过半,乔氏家族再次一蹶不振,直到乔陌寒正式成为少主,效仿其父远渡重洋寻得一笔海盗留下的宝藏,重建玉龙城,勉强恢复了几分从前的繁荣风光。

乔雨林哪里是身受重伤截去两条胳膊,原来是被梅老太爷生生砍断的。

那场大火又是如何烧起来的?为何没能及时救出乔夫人?一众高手为何相继死亡?

桩桩件件,都是疑点,家族史没有详细说明,分明是梅家做贼心虚,不敢如实记载。

梅致远慌忙夺下他手中长剑,道:“良辰,你累了,跟大哥回去休息。”

梅良辰把舒平和两名随侍弟子都赶到书房外面,关紧了门窗,布下一个隔音的结界,道:“你到底是要除去祸世妖星,还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铲除眼中钉肉中刺?你让我去查乔姑娘是死是活,分明是想故技重施。”

梅致远惊慌慌道:“祖父不是这种人,你别胡乱猜测。”

“大哥糊涂,”梅良辰道,“你感激他多年对你的栽培,被感恩之心蒙蔽了双眼,这种人永远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只要私欲能满足,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都是以降魔卫道为己任的名门正派,理应互相扶持,公平竞争,他怕被乔氏夺走第一家族的位置,打出一个替天行道的幌子置乔氏于死地。如今乔氏再次有崛起的势头,他定是寝食难安,说不准哪天在睡梦中被仇人割了脑袋。若是问心无愧,他为何撒谎说是乔城主夫妻亲手杀了女儿?”

梅君则怒道:“你脑子里灌了多少迷魂汤,倘若事实如此,早已传遍天下人尽皆知,还用得着你在这里凭空想象?”

“哈哈,”梅良辰冷笑连连,道:“与你同去的人好意思四处传扬自己干过的龌龊事?玉龙城经此一劫,为了自保谁敢招惹你?梅宫主千算万算,没算到乔氏一族如此坚韧,没算到乔城主会以残废之躯继续奋发图强,调教出一个出众的乔陌寒,待他实力雄厚,就是找梅家血债血偿的时候,云霄宫将来若有大劫,就是你造的孽。”

梅君则神色变幻不定,一把掀翻了书案,扬长而去。

梅良辰大声道:“你别妄想我会当你杀人害命的刽子手,别再妄想动乔家女儿一根汗毛。”

梅致远心中一片冰凉。

难道梅良辰的种种揣测都是对的?祖父被戳了痛处揭了短,不得不落荒而逃?

梅良辰一闪身,眨眼之间来到罗慎钦站立的那张桌子旁,长剑一挥将其劈成两半。罗慎钦惊叫一声摔了下去,离地面尚有一尺的距离,梅良辰揪住他后衣领,把人翻了过来,夺过母亲的牌位。

罗妍吓坏了,道:“表哥,你别这么凶。”

梅良辰用衣袖轻轻擦拭牌位,交给梅致远。罗慎钦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哀嚎道:“老三,你怎么可以这样待我呢。”

梅良辰把人薅起来,掐住他脸颊用力一捏,“咔嚓”一声,竟是将他的下颌骨捏的粉碎。

梅致远这一惊非同小可,道:“他毕竟是我们的舅舅,你这是以下犯上。”

梅良辰拖着昏死过去的罗慎钦,道:“邪恶歹毒,禽兽不如,再敢胡言乱语我割了他的舌头。”

罗妍痛哭流涕,在后面追着喊着:“表哥别这样,你放了我爹吧。”

梅良辰拖着罗慎钦过了一道道院门,无视宫中弟子惊奇错愕的目光,径直朝云霄宫的大门走去。

梅致远一手抱着母亲的牌位,一手去拦着他,道:“他固然可恶,但长辈就是长辈,传出去不会有人在意真相,嘲笑斥骂之声都会集中到你身上。名声越来越坏,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你。”

“我问心无愧。”梅良辰一脚踹开大门,将半死不活的罗慎钦扔了出去,紧接着把哭成泪人的罗妍推了出去。

拔出长剑,道:“从此以后,你父女二人不准踏进此门一步,伸左脚砍左脚,伸右脚砍右脚,胆敢双脚齐进我要你们的命!”

罗妍吓得不敢哭了。

梅良辰关上大门,插上门闩,心里终于敞亮了些。

数日之后,梅致远的忧虑尽数成真。梅良辰成为舆论讨伐的对象。普通百姓,各大家族的弟子聚在一起就讨论纷纷,斥骂梅良辰忤逆不孝嚣张轻狂,背弃婚约在先,毒打娘舅在后,

真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以下犯上的混蛋畜生。

听着舒平打探来的消息,梅致远痛苦地捂着额头,道:“小雨的名声如何?”

舒平道:“五小姐的名声也被人作践透了,荷风庄的一群臭流氓到处散播谣言,说她差点把老太爷活活气死,还说是罗庄主亲自出手教训她一顿,五小姐磕头求饶才作罢。”

梅致远苦笑道:“你说这丫头到底是精明还是蠢,年纪太小,不懂得收敛锋芒,到头来只会害了自己。父亲当年就是锋芒太盛吃了大亏,如今一把岁数还是老样子,小雨蠢,他要负大部分的责任。”

舒平道:“大公子,咱们不出面辟谣吗?”

“没用,”梅致远道,“假如你跳进河中救了一个溺水的老婆婆,有人诬陷是你推老婆婆下水,相信你害人的绝对占了多数。即使有证据证明你是救了老婆婆的恩人,害人的传闻依旧会沸沸扬扬。”

舒平听的目瞪口呆,道:“若是老婆婆出面证明呢?”

“会有人说她胆小怕事不得不屈服。”梅致远苦笑之意更浓,道:“人心很复杂,也很简单,他们永远只会相信那些卑污恶劣的传言,越恶劣就越精彩。人生无聊,茶余饭后总得找个笑柄乐一乐。以别人的卑污恶劣,来衬托他们的高尚善良。”

舒平心里很是难过,道:“您好好劝劝三公子吧,明明他才是高尚善良的那一个,如今被诋毁的不成样子,还有五小姐,我真没想到她的脾气够人喝一壶的,鸡蛋碰石头,这不是找死吗。”

梅致远笑着看他,道:“你不也是鸡蛋碰石头,你好好记着,以后在老太爷面前要学会装聋作哑。”

舒平嘿嘿傻笑,道:“知道了。”

梅致远喝了口茶,低声问道:“你姐姐怎么样了?”

舒平道:“挺好的,快要做娘了。”

梅致远神色一僵,说不出是喜是悲,鬼使神差问了一句:“男孩女孩?”

舒平道:“大夫只能确定是双生子,不确定男孩女孩。”

“双生子?”梅致远的神色颇为古怪,道:“双胞胎有长得不像的吗?”

舒平道:“有啊,当日我姐夫听说是双生子,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怕将来分不出老大和老二,大夫当时就安慰我姐夫把心放宽,说双生子也有长得不像的,一个酷似其父,一个酷似其母,看着就乐呵嘛。”

梅致远疑虑顿消,道:“你去忙吧,我去看看良辰。”

  箫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