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骗人的红丝线

小说:汉口的拆白大王 作者:文心雕梦字数:3279更新时间:2020-12-31 16:19:24

民国初年时,汉川县刁汊湖一带的血吸虫很多,当地不少居民因此得了大肚病。有家姓鲁的渔户,攒了些钱后,决定离开那个鬼地方。

他们搬到武昌城南门外一条小巷里居住,开了个杂货铺做生意为过日子,因鲁家经营有方,很快发了起来,由杂货铺发展成了商行。

鲁老板夫妻只生了一个女儿,名叫水月。这姑娘年过二八,因像貌奇丑,尚示婚嫁。正在他们老夫妻为女儿的婚姻着急时,一日夫人告诉鲁老板,说女儿的腹部有些异样,怕是有了丑事。

鲁老板先是一惊,沉吟一会之后说:“女儿虽早过笈开之年,但她严守闺阁,又不曾乱跑,加之像貌丑陋,不会有沾花惹草的事端。一定是原籍带来的大肚病。”

夫人却说:“姑娘好久未来女儿月月红了。怕不是大肚病吧。”

他们再问女儿水月时,她又委曲得哭了一大场。

其实姑娘确实是得的大肚病,因病重而闭经,当然几月无例假。鲁老板见问不出什么名堂,也无它法,先给女儿买了打虫子的药吃再说。

却说有一天周少贵在桥口街上闲逛,出门不远,与一个举着招牌的驼背游医揸身而过。周少贵觉着那人有些面熟,仔细一看,那人正是以前住在硚口河边的棚户邻居、江湖郎中涂疯子;往日的老朋友。于是故意闪到路边,将马夹脱下来蒙着头大喊:“郎中,郎中,救命!”

涂郎中见有人喊,以为是来了生意,忙转身回顾,跑到周少贵面前客客气气地说;“您哪里不舒服?我给您看看。”周少贵笑而不答。涂郎中急了道:“这位先生,莫把我当“时辰”混。我的肚子还饿着呢。”

周少贵这才把衣服拿开,露出脸来。涂郎中一看是周少贵,大喜。于是两个朋友欢天喜地携手走进一家酒店,边吃边喝边谈。

两人是越说越亲热,酒也是越喝越多,话也是跟着越说越长。最后谈到婚姻的事情,结果两个人都说自己是光棍。

涂郎中突然想起什么,说:“前两天我到武昌去行医,走到司门口一带时,被一个杂货铺的老板娘喊到她家里为他们的女儿看病,原来那女孩待字闺中不曾婚嫁,肚子却大了。我给那女孩拿了脉,却又不象孕相,大概是湖区的大肚病(血吸虫)吧。那女人若真是偷人搞大了肚子,也许还有人要她;如果是得了大肚病,就没人敢要她了哦。”

周少贵道问:“她家的杂货铺大吗?”

“铺面蛮大呢!”涂郎中说,“看样子很有钱。”

周少贵道:“不作人看作钱看也是好的,你何不把她讨回家来?”

涂郎中说:“那女娃象貌也丑,也并未说要嫁给我,罢了罢了,现在只是饮酒闲谈而已。”

酒后,俩人各自散去。周少贵却一直把这事记在心里,分手时还特地向涂郎中打听了那杂货铺的招牌名称和具体位置。

原来涂郎中说的那杂货铺就是‘汉川商行’,涂郎中见的世面少,把那商行说成了杂货铺。这商行就在武昌司门口月亮巷。

周少贵将地址和店名牢牢记在心上。他知道,要想把鲁家的钱搞到手,必需从鲁小姐的肚子入手。

第二天,周少贵果然跑到武昌去踩点,按照涂郎中说的地址找去,果真有个‘汉川商行’。周少贵沿着鲁家的商行转了一天,发现那鲁小姐频繁地上茅房;

原来血吸虫腹水时,挤压肾脏,产生尿频。周少贵见这女子的情况与涂郎中所说一样,就开始动脑筋准备用计设法骗她。

第二天,周少贵在一家绸缎铺买来一大圈大红的绸丝线。趁着无人看见的时候,周少贵悄悄把那绸丝线从鲁家茅房一直牵到鲁家屋后的菜地里。

不久,鲁小姐果然又来上茅房,看到地上有一条很长的红丝线,连忙捡起来,准备拿回去绣花。

当时绸丝线很贵,鲁小姐本是小户人家出生,以前在家受过清贫,哪里舍得地上的丝线,于是她连忙小心翼翼把它捡起来,顺着红线的方向,一直绾啊绾的,将红丝线一直收到屋后的菜地里。线收完时,才发现地里藏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而且线的另一端正捏在那男人手里。

姑娘发现有诈,忙抽身往回跑,周少贵一下子拉住她的手说:“姑娘,我们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啦!”

水月姑娘虽久居深闺,对爱情久有渴望,但她也知来者不善,并不依从。拉扯之间,鲁老板听到动静出来看见,恶狠狠地跑过来要打周少贵的人。

周少贵连忙扑通跪下作揖说:“岳父大人,小婿只因家贫,从不敢言婚,请看在未出世的外孙面子上,成全我们吧!”

鲁小姐因有大肚病,一时有口难辩,鲁老板也不想多问,心想,反正女儿人也大了,肚子也大了,若留在家里,是一个说不出口的大麻烦,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决定将周少贵招来入帮为婿。

“快把眼镜先摘了再跟老子讲话。”鲁老板大声吼着,同时一脚步朝周少贵踢去。

等周少贵摘下眼镜时,鲁老板一看是个独眼,便冷笑着说:“原来是个半边街(瞎子),你要想做我女婿也行,我得搞瞎你的另一只眼睛。”

周少贵慌忙说道:“我如果双眼全瞎怎么养家糊口呢?”鲁老板道:“我家虽无万惯家产,却也能养得起你这个闲人。愿则留,不愿则走。”

周少贵看这鲁老板不好惹,准备就汤下面,借故溜走,边走边道:“俗话说,穷无穷根,富无富苗,谁也不能保证一世富贵。古书上说,铜禄山主前半生有皇帝赐的铜山铸钱,可谓世间首富,可到后来还是因饥饿而亡。没有眼睛万万不能,就是金枝玉叶也不能用眼睛来换娶。”说罢加快脚步往街上走。

“给我站住,”鲁老板恐怕周少贵逃掉,急忙上前把周少贵揪住,说:“你凭白搞大了我女儿的肚子,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今天你得给我还一个良价,否则打断你的狗腿。”

这时,鲁家小姐急忙申辩道:“爹爹,我真的不认得这个独眼龙。”

鲁老板一听气极了说:“你这个蠢婆娘,让人家把肚子搞这么大,马上就要生在家里了,还遮拦什么?这个瞎杂种都已承认,你还护着他,你若放走了他,生的孩子就是私娃。”水月姑娘见说不通,急得直哭。

鲁老板把周少贵押回屋里,关上门,软硬兼施:

鲁老板一会儿用刀架在周少贵的脖子上威逼;

一会儿老板娘又跪在地上给周少贵磕头,求周少贵丞担做男人的义务。

最后周少贵同意,说:“好吧,容我回去请个媒人来提亲,马上就把喜事给办了。”

鲁老板一听此言喜上眉梢,但又怕周少贵借故跑掉,说:“你就在我家好好呆着,至于请媒人的事,只要你开口说请谁,具体跑腿的事由我安排人,无论如何你也是我的女婿。”

周少贵看一时半会也走不脱,一时也不知请哪个为媒。想了半天,想起涂郎中来,这件事也确实是由涂郎中酒后提起。于是周少贵就对鲁老板说:“就请硚口的涂郎中吧。”

周少贵说了涂郎中的地址,鲁老板派小伙计飞奔而去。巧的是小伙计刚过长江,就碰到涂郎中在王家巷码头等船。

原来涂郎中第一次到鲁家去给鲁小姐看病时,也是小伙计从街上请来的。小伙计因此认识。小伙计说了请他做媒人的事,涂郎中开始有点不相信,又怕是笼子;后来一想,自已曾给周少贵讲过关于鲁家小姐肚子大了的事,再问小伙计那新郎的特征,小伙计说那新郎是个独眼。涂郎中更是确主人那人就是周少贵。便爽快地答应同他前往。

走了几步,涂郎中又害怕起来,他知道周少贵做的是拆白党的营生,更怕是周少贵出了什么乱子把自已也牵扯进来,于是徘徊不前。小伙计见状急了,又是跺脚,又是作揖道:“我的涂老先生,算我求您了,新人就是等着您去才能拜堂啊!”

涂郎中故作镇静道:“做媒人是要脚步钱的,还有鞋子钱,茶钱,开门利市钱的,你给我送来了吗?”

小伙计则说:“莫说你的几个小钱,连新姑爷的一切费用都由鲁老爷安排好了。只等你去喝喜酒,拿喜钱了。”

涂郎中随小伙计来到鲁家时,鲁家果真已张灯结彩。鲁老板见媒人一到,立即安排拜堂,周少贵见到涂郎中时,做了个鬼脸。涂郎中差点笑出声来。

到了进洞房的时候,鲁小姐虽然觉得不快,到了这步田地,也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其实周少贵也是个童男,一直未接触过女人,到了脱衣上床时,周少贵看到鲁小姐的肚子挺得大大的,有些新奇,便用手去摸,慌忙火急地想上床行云雨之欢。

鲁小姐病怏怏捂住自已的身体,有气无力问:“你为什么欺骗我爹,说肚子的孩子是你的?”

周少贵死着脸皮说:“我已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单生一人,我很想有一个家,所以跟你父亲撒了个谎。实在是不得已。”

婚后第三天,鲁小姐病重不治而至亡。

安葬了鲁小姐后,鲁老板正准备隔日撵周少贵走人,

周少贵当夜叫来几个同伙,把鲁家搬了个精光。

  文心雕梦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