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出手的资格

小说:三界武皇2无双神子 作者:李雪夜字数:3392更新时间:2019-08-13 06:49:11

风小辛看着洛教习,郑重点头:“是!”

一众监考以及第二组的诸考生在旁听着,都已经义愤填膺,此时听到那纨绔正是付勇,纷纷喝骂:

“这人简直猪狗不如!”

“那书生死得好可惜啊!”

“付家不过是黑山府中小小家族,子弟便敢这么张狂?真不知天高地厚!”

洛教习沉着脸问风小辛:“那小姑娘多大年纪?”

风小辛道:“不过十二三岁而已。”

诸人一时震惊。

“这么小的孩子他也下得去手?”

“说他是猪狗,都算污辱了猪狗!”

“这种人,千刀万剐都不足惜!”

洛教习沉声道:“若此事真是如此,付勇便该死!若是由我动手,也只会比你更狠!”

风小辛道:“便是如此。而且此事费元浩也可作证。”

“他?”洛教习一怔。

风小辛道:“费元浩要与我交手,是因为付勇说是我杀了舒德兄妹——便是那书生兄妹。但两个客栈相隔了半个城,当时付勇又是一大早便离开客栈赶路,他又如何知道舒德兄妹遇害?这岂不是从侧面证明此事与他有关?”

“不错!”洛教习重重点头。

诸人望向费元浩,心里不免起了轻蔑之心,暗想:这等猪狗不如的东西,你竟将他当朋友,也真是瞎了眼。可见你这识人的能力也真是不怎么样!

费元浩的脸色变得极是难看。

程教辅这时道:“这些也都只是他的一面之词而已!”

风小辛不理他,对洛教习道:“洛教习,您现在立刻派人去两边调查,一边去黑山府,暗查付勇是否喜好幼女;一边去那小城,查舒德兄妹之死的详情,一一对应我所说细节,看是否有误。但要切记,这事不能让付勇的护卫知道。”

洛教习点头,招手唤过四位监考,道:“你们四人的能力与人品,我是信得过的,你们现在立刻分头去两处,务必要调查清楚!此事关系重大,不可轻忽!”

“是!”四人点头,转身便去了。

程教辅一时眉头深锁。

洛教习向第二组的考生道:“你们别在这里看热闹了,抓紧时间,快入山寻宝吧!”

诸考生应声之后,急忙向着山上而去。

洛教习望向费元浩,向一位监考道:“你带他下去疗伤,不可有失。”

费元浩走时,凝视风小辛半晌,目光复杂。

风小辛与他对视,面带微笑,从容不迫。

“山水终有再相逢。”费元浩转身而去,留下这么一句。

“我等你。”风小辛道。

洛教习看着风小辛,问:“入山寻宝之事,全被这一战搅了吧?”

风小辛微微一笑,举起那只手。

他在洛教习赶到之时,故意使用玄武圣体,却只唤出了手部的护甲将手背包了起来,所以洛教习并没有看到那些光闪闪的符文,此时,只见风小辛手上护甲收拢入体,几十枚符文便一起闪动光芒,不由惊得失声惊呼:“怎么这么多!?”

一个监考忙道:“报告主考,刚才我已查过,风小辛共获得符文六十四枚!”

“六十四枚!?”洛教习一脸震惊。“那岂不是早破了先前最好的成绩?”

“超了一倍有余呢。”那监考说。

洛教习打量风小辛,忍不住问:“你这小子,怎么做到的?”

“怕是我跟符文有缘吧。”风小辛认真地扯淡。

洛教习满面震惊之色,忍不住道:“若不是节外生枝,你便是……”

“洛教习!”这时,程教辅沉声道:“事情到底如何,还不可知,但就算一切皆如风小辛所言一般无二,他一未报官府,二未告之本院,私自利用寻宝比斗的机会残忍杀害付勇,都于情于理于法不合!他做下这等事,我等便应将他交给官府处置,不论他取得何等成绩,柴山武院都不应再予录取!”

“这……”洛教习一时犹豫。

程教辅道:“洛教习,你我只是主考,上面还有武院。而武院之上,可还有国法!他若是本院学生,当然可算半个官家人,出手惩治犯法的奸徒便无可厚非。但他只是一介平民,那便是滥用私刑,便是目无国法!”

“程教辅这话就说错了。”风小辛微微一笑。

“什么?”程教辅瞪大了眼睛,“笑话!你难道想跟我说:路见不平人人可管吗?真是可笑!国有国法,院有院规,若人人按自己心意好恶行事,我大巽国岂不是乱了套?”

“我不是说这。”风小辛缓缓摇头,道:“我说的是‘一介平民’这事。”

程教辅冷笑:“难不成你还是官家人?”

风小辛认真点头。

“一派胡言!”程教辅大怒。

风小辛笑:“我一个字也没说,您怎么就说我是胡言?我言啥了?”

“你!?”程教辅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告诉你:那没有用处!你以平民之身杀人,便是犯了法!”

风小辛认真地说:“可寻宝考试本身就允许动手伤人,这可是院规。而柴山武院又是官家的武院,所以,这便可以算是国法。国法允许我出手伤人,我哪里错了?”

“那只是可以原谅你失手杀伤他人而已!”程教辅叫道,“但你虐杀付勇是不争的事实,他被你斩断手臂,已经没有了抵抗之力,你继续出手,这是便虐杀,是私刑,是触犯了国法的恶行!”

“他怎么就没有反抗之力了?”风小辛道,“程教辅当时又未在场,怎么就敢断言?那付勇在真武塔时身上藏了丹药,偷偷服用;在这山中身上又带了护身的符法,阻挡了我必杀一击。这样手眼通天,作弊也不被发现的高人,我怎么敢确定他身上没有更厉害的东西?所以未能让他完全失去抵抗之力前,我只能全力出手。”

“你说什么?作弊?”洛教习皱眉。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程教辅大叫,“真武塔与符文山中处处都有符阵监督,谁能作弊?”

“可他偏偏就作了。”风小辛一撇嘴。

洛教习问:“这可都是真的?”

风小辛道:“我不懂太多,但相信武院的符师应该能从付勇的尸体上发现点什么吧。”

此话一出,程教辅的脸色就变了。

糟糕!

千算万算,漏算了这一点!

早知这小子如此精明,方才就应该先把尸体处理了才对,这下可好……

洛教习看了程教辅一眼,见他脸色变化,就已经猜出了一些端倪。他哼了一声,对风小辛道:“你放心,若真有人作弊,武院也不会任他逍遥法外!”

程教辅心里一颤,更恨风小辛,叫道:“洛教习,这些都只是他一面之词!不论如何,他杀了人……”

风小辛这时慢条斯理地说道:“程教辅方才说过——我若是武院学员,便可算是半个官家人,那样的话,惩奸除恶便不算犯了大巽国法,是吧?”

“你还未入……”程教辅厉声说着。

风小辛不急不忙地将手探入腰间纳器锦囊之中,将何静斋交给他的那一块腰牌拿了出来,举在程教辅面前晃了晃,问道:“程教辅知道这是什么吧?”

“这……”程教辅当然知道那是什么,看着那武院腰牌,一时愣在那里。

“你是我武院学生?”洛教习看到腰牌也吃了一惊。“这……这怎么可能?你既然是武院学生,又为何要来报考?你是哪一教院,哪位教习的门生?”

风小辛道:“洛教习,我之所以要来报考,便是要找一个付勇的真武境护卫不在身边,方便我为舒德兄妹报仇的机会!我这块腰牌得自于武院教习何静斋,此次本来是到武院找何教习报到,但未想半途遇到了付勇这恶贼行恶,于是便改了主意,跑来报考。”

“这……”洛教习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谁知这腰牌是真是假?”程教辅叫道。

“怎么能有假?”洛教习皱眉,“就算你看不清,难道我还会看错?”

“不不不!”程教辅急忙说,“我的意思是……怎么知道他这腰牌不是偷来的、拣来的、骗来的?”

“那还不容易?”洛教习道,“请何教习过来一认便知!”

“正是。”风小辛点头微笑。

洛教习立刻让一位监考去请,那监考疾疾而去,风小辛便在这边等。

不久之后,第三个百人组赶到,见风小辛立在那里,都是一脸惊奇。而此时,山下陆续有人下山,是寻到了符文下来交差的第一组考生。有人寻得不少符文,有人只寻到一两枚,听说最后胜负还要看符文多少,便又急忙返回了山上。

他们都情不自禁地多看了风小辛几眼。

风小辛冲他们微微一笑,举了举拳头。

那不是示威,却又是示威。

诸人看到他手背上的一片光亮符文,惊得目瞪口呆,许多觉得自己符文已经足够多的人,又急忙转身返回了山上,趁着一个时辰的时间未到,要再多寻一些。

而新来的这一组人见到此情景,都吃了一惊,有人甚至嘀咕:“宝不会已经全被他弄走了吧?那咱们怎么办?”

又过了一会儿,有两人飞掠而来,却正是先前离去的监考带来了何静斋。

何静斋听闻风小辛竟然来报考,十分意外,跟着过来的路上听了事情大致,着实被风小辛吓了一跳。

他到得前来,风小辛立刻上前见礼,他一摆手,抓住风小辛的手认真地查,然后惊呼:“真是六十四枚!?”

“一枚不多,一枚不少。”风小辛笑着说。“何爷爷,没给您丢脸吧?”

何静斋哈哈大笑,脸上笑开了花。

  李雪夜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