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前因后果

小说:三界武皇2无双神子 作者:李雪夜字数:3320更新时间:2019-08-13 06:48:56

“风小辛!”程教辅转头望向风小辛,厉喝一声:“你为什么无故动手杀人!?”

风小辛看着程教辅,微微一笑:“学生可不是无故杀人。明明是费元浩与付勇合谋诱我,想联手将我除掉,结果被我识破奸谋,击伤了费元浩,杀掉了主谋付勇,怎么到了费公子的嘴里,倒都成了我的不是?”

他摇头一叹:“有些人啊,真是长了一副英俊潇洒的好人模样,偏偏做的却全是坏事,说的全是谎话。可悲!”

“一派胡言!”费元浩激动大叫,立时咳嗽起来,伤口险些崩裂。

他勉强压住疼痛,道:“程教辅,若不是未料到他竟然会下这般重手,学生又如何会为他所乘,受这么重的伤?”

诸人闻言,心里惊讶:便说费元浩不可能这么轻易被风小辛重创,却原来是这么回事!

许多人看着风小辛,心里隐约有鄙夷之意。

别说他们,就算是第一组诸人,也只有十几人亲眼见到风小辛超越费元浩,夺得真武塔第一,其余人对风小辛的实力根本全不了解。

而费元浩大名早响遍柴山郡,诸人当然认为他才是当之无愧的精英、超越诸人的存在。若是不使手段,绝无人可以将他重创。

但也有人疑惑:就算是费元浩大意,也不至于自己被打成这样,对方却毫发无损吧?

程教辅冲几位监考道:“你们看住风小辛,我去去便来!”

说着掠到费元浩身边,从怀中取出药瓶,拿出丹药让费元浩服下,再亲自出手,以内气镇压费元浩伤口,示意费元浩带路,再入山中。

监考们惊愕地看着风小辛,急忙将他围住。

风小辛一笑:“几位不用担心,我又不理亏,才不会跑。”

紫阳在他心中问:“主上为何不提杀付勇的前因?”

“先不能提。”风小辛在心里回答,“这程教辅显然已经被付家买通,自然要向着付勇。我若提起前事,他必会派人通知姓祁的老家伙,让他及早去毁灭一切证据。所以我只是说费元浩和付勇妒贤嫉能,要联手对付我,我才痛下杀手。等真有信得过的人插手此事,我再提前事不迟。”

“主上想事真是周全。”紫阳赞叹。

山中,费元浩带着程教辅来到付勇身死处,看到付勇的尸体,程教辅脸色一时苍白,身子一晃,眼前发黑。

他这次可没少收付家的好处,因此,才主动帮助付勇作弊,在他身上施加了符法之力,能避开真武塔与这山中的符阵监测,就算作弊也不会被发现。

而且,付勇主动与费元浩结识这主意,也是他为付勇出的,还亲自教了付勇如何投其所好说话,才能让费元浩对其大生好感。

否则以付勇这骄横的纨绔,又如何能令费元浩这等大家公子视其为友?

如今,付勇惨死在柴山武院之中,他又如何向付家交待?

那一大笔好处不但要全退还付家,恐怕还要再赔上一大笔!

而且自己收了别人好处,却没照顾好人家孩子,这事传了出去,今后还有谁会来找自己帮忙?这岂不是断了自己财路?

程教辅越想越怒,恨恨骂道:“这贼子,好狠的手段!”

转眼间,便带着费元浩回到山下,远远看到风小辛,只恨得咬牙切齿,大步向前而来,叫道:“将他拿下!”

几位监考不敢犹豫,立时向前。风小辛也不抵抗,任他们将自己摁住,只是高叫:“程教辅,你只看结果,不调查过程,这有失公允!明明是他们妒贤嫉能,联手设计害我,我是正当防卫,杀人无罪!”

他不抵抗、不挣扎,只是高声叫,诸监考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程教辅厉声道:“还敢强辩!?你这等狠毒恶人,我柴山武院如何能容下你!”

刹那间,他周身内力升腾而起,运于掌上,一步向前,道道威压向着风小辛压了过来。他高举手掌,厉声道:“今日我便诛除你这恶徒,以正视听!让所有考生都知道,想在柴山武院里行这些奸恶之事,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他这一掌威力惊人,眼见便要打下,风小辛一时咬牙,心道:这家伙竟然敢当众杀我?好汉不吃眼前亏,干脆拼了!

正要运起玄武圣体反抗,紫阳却道:“主上不必害怕,有人来了。”

就在此时,一声厉喝响起:“住手!”

接着,一道人影自远而近,转眼到了近处,抬手抓住了程教辅将要落下的手掌。

却正是那洛教习。

洛教习眉头深锁,问道:“程教辅,你这是做什么?”

程教辅急忙收了内力,洛教习这才松了手。程教辅道:“洛教习,你跟我来,一看便知。”

说完,带着洛教习向山上而去

洛教习满腹疑惑,跟着他来到山中付勇陈尸之地,一见那尸体,不由吓了一跳:“这……这是遇见了什么妖兽不成?”

程教辅摇头:“是被那风小辛杀的!”

洛教习着实吃了一惊,问:“原因如何?”

“还不是……”程教辅张口想说是风小辛为抢夺符文出手杀人,但电光石火的一瞬突然想起风小辛那满手背的符文。

一个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六十四枚符文的人,会动手去抢别人的符文?

这是不是……有点浪费时间?

于是他脑筋飞转,道:“还不是跟费元浩付勇他们因为争夺第一的事闹出了嫌隙,一言不和便打了起来?费元浩说风小辛是无缘无故杀人,风小辛说是费元浩和付勇联手设陷要害他,我看都是朝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说。实情当就是我猜的这般。”

“大有可能。”洛教习点头,然后再皱眉:“只是这杀人手法也太……”

“太残忍了!”程教辅急忙说,“出手这般凶狠,简直如同妖魔野兽,咱们武院如何能要这样的人?”

“先前匆匆一眼,没看清楚,但我隐约看到费元浩受伤不轻,是风小辛打的?”洛教习问。

程教辅点头:“费元浩说,是因为他没想到风小辛会下这么重的手。”

“倒也有可能。”洛教习点头。“但就算如此,你也不能举手便要杀人。毕竟是真武塔考试的第一名。”

“是。”程教辅急忙说:“是他当时嘴硬顶撞我,我一时气愤,这才……”

“算了。”洛教习道,“若查明他真是因为一言不合,便使这么残忍的手段杀人,就算将他杀了以给付家一个交待也无不可。但事关人命,却必须查清,若不是我们想的这样,也不能冤枉了他。”

“是。”程教辅点头。

两人下了山,洛教习派出几个监考,指明了大致方位后,让他们前去收尸,自己走到风小辛面前,皱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洛教习,是费元浩和付勇两人联手设计陷阱想害我,我识破之后,为了自保,只好跟他们动手,结果就伤了费元浩,杀了付勇。”风小辛答。

洛教习看着风小辛,心道可惜。

真武塔第一,一人独对费元浩与付勇二人,重伤一人,杀一人,这本届第一的名头,确实是实至名归!只可惜,这孩子出手怎么这么不知轻重?

他又望向费元浩,道:“你来说说。”

费元浩拱手道:“我们为何要设陷引他,他可敢说?”

洛教习一怔:还真是他们设下陷阱诱他?

他好奇地问风小辛:“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风小辛看着洛教习,只觉他目光真诚,但仍犹豫,道:“此事关系重大,您是否能做得了主,定我的生死存留?”

“能!”洛教习重重点头。

“好!”风小辛道:“那我就从头说起——来时路上,我投宿一座小城,城中没什么像样的客栈,好不容易找了一家,正吃着饭,却突然有人闯了进来,要将所有客人驱逐,整个客栈归他一人居住,说是怕我们的穷酸气脏了他。有位习武的住客和他理论,却被他的护卫直接打断腿赶了出去。洛教习,您说这人可恶不可恶?”

洛教习皱眉:“如此行事,当然可恶,若我在当场,必狠狠惩治!”

风小辛连忙点头:“可不是?我可看不惯这种恶人,于是与其争执起来,但不等动手,楼上下来了一位书生。这书生并未习武,但却比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更像个英雄,仗义执言斥责那纨绔子弟,结果惹得对方生怒要伤人,我这才与其护卫交手。那护卫是真武境,我没能讨到便宜,此时捕快赶到,调停之下此事便不了了之。我怕书生遭他们报复,便带着书生离开,另寻客栈。但城小,客栈少,却只剩下一间房屋,只够他们兄妹居住,我便将房间让给他们,自己找空地搭帐篷过了一夜。本来说好第二日一早再见,可不想到了客栈一看,书生却已遭了毒手,其幼妹也不见了踪影。我想起昨夜冲突之时,那纨绔看小姑娘的眼神不对,于是带着捕快赶到客栈。可捕快知道对方是真武境,而我是魂武者后,便不愿插手我们的冲突,见死的也只是个普通书生,便想大事化了,息事宁人。后来我自己调查,在那纨绔房间床上发现血迹,又在客栈附近的枯井中,发现了小女孩被污辱后的尸体。请问洛教习,换成是您,您怎么想?”

洛教习沉声问:“你所说的纨绔,是否是付勇?”

程教辅站在一旁,脸色极是难看。

费元浩眉头深锁,心事起伏不定。

  李雪夜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