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报仇雪恨

小说:三界武皇2无双神子 作者:李雪夜字数:3398更新时间:2019-08-12 06:25:39

费元浩自远处挣扎爬起。

他的胸口处,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斜着横过他的胸膛。

那里,皮肉外翻,鲜血淋漓,骨头上也出现了一道整齐的切痕。

只差那么一点,风溟杀就能破开他的骨头,斩开他柔软的内脏,直接将他杀死,甚至是分尸!

柴山郡新一代中的第一才子,有天才之称的公子,此时于惊恐之中心脏狂跳。

他看到了那双肩只剩淋漓鲜血的付勇,心里的恐惧便再度升腾,此时,他却已顾不得这位“贤弟”,急忙运功全力封闭伤口血脉,要先止住流血,保住自己的命再说。

付勇惨叫着踉跄后退,但在风小辛冰冷目光注视之下,他却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风小辛缓步向前,道:“接着,你便再将欠舒心的账还了吧!”

“别杀我,求你别杀我!”付勇惊恐大叫,一下跪倒在地,用力磕头:“那事真不是我做的,你是找错人了呀!”

风小辛冷笑:“找错人了?且不说你先前糊弄费元浩说的那些事——那天事发后,我去过你的房间,在床上发现了血迹,也找了客栈周围,那枯井虽然隐秘,但还是被我找到了!”

付勇全身剧震,叫道:“是有人栽赃,一定是有人栽赃!”

“栽赃?此事倒不难查——常人不会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动心,能行如此恶事者,只有异于常人,有特殊之好者。只要到你家黑山府一查,便能知道你是不是专好这口!”风小辛厉声道,“而且……只怕那一夜,你也曾想让姓祁的老东西将我杀了吧?只是我没有住任何一家客栈,他没找到我而已。”

“不不不。”付勇惊慌摇头,“我没让祁老杀人,我只是让他把那小姑娘……”

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乱之中说漏了嘴,吓得面色惨白,连连磕头:“英雄,好汉,大哥,大爷!只要你不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付家……”

“富了不起吗?”风小辛大吼一声,一脚将付勇踢得凌空飞起。

付勇被这一脚直接踢碎了下巴,满嘴的牙齿在空中飞舞,带着鲜血落下。

他摔落在地,痛苦挣扎,却再说不出话。

风小辛走了过去,冷冷道:“接着,是你欠舒心的。”

他一抬手,一道风水之刃便在掌缘出现,他将手一挥,一道小型风溟杀出手,直接斩在付勇两腿之间,向上而去,将他下体与小腹一起斩开!

鲜血内脏横流,付勇惨叫着翻滚,整个滚成了一个血人,挣扎了许久之后才断了气。

周围观者看得胆战心惊,情不自禁地再向后退。

人们都被这血腥的一幕惊呆,看着一身黑甲的风小辛,心里生出恐惧感。

“别……别看了!”有人小声对身边人嘀咕,“赶快寻宝才要紧!”

许多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急忙离开,但还有一些人忍不住想看这事的结局,还是留了下来,在远处观望。

费元浩这时才止住了血,但为怕伤口裂开,却一动也不敢动,面色铁青地看着风小辛,问:“接着,你便要杀我了吗?”

“我杀你干什么?”风小辛哼了一声,“你顶多算是个糊涂蛋,哪至于死?我杀付勇是为了舒德兄妹报仇——这混账因为耍少爷威风,要驱逐客栈里先来的客人而与我起了冲突,舒德仗义执言斥责了他几句,他便记恨在心,又看中了舒德的妹妹舒心,这才半夜派人将舒德杀死,将舒心掳回客栈污辱后杀死。那舒心才十二三岁的年纪,他竟下得去手,简直禽兽不如!难道不该死?”

“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费元浩有气无力地说。

风小辛冷笑:“方才我与付勇的对话,你不聋的话便都能听到,不傻的话便都能听懂。你若执着于面子不肯承认是自己错了,那我再解释也无用,你爱信不信!”

说着,转身就走。

费元浩恨恨咬牙,却不敢再多言。

围观的人们急忙躲开,生怕挡了这黑色杀神的道,再被一刀斩杀。

风小辛转眼走远,到了无人处,紫阳飞掠出来,道:“主上,真的很解气。”

风小辛苦笑一声:“解气又有何用?舒德兄妹也活不过来了。”

紫阳一时沉默,半晌后道:“人总是要向前的。”

风小辛点头:“不错。我们萍水相逢一场,他们被奸人所害,我已为他们报了仇,便算对他们有所交待。紫阳,咱们已经寻到了宝物,下山交差吧。”

“怕不是这么简单。”紫阳道,“我感应到这山中符文似乎很多,远超柴山武院招生之数,咱们还是多得一些比较好吧。”

“也好。”风小辛点头,“在前带路!”

紫阳一掠向前,很快指出一个位置,风小辛向前而去,再得了一枚符文。

如此在山中一路搜寻,一气得了几十个符文,将手背都填满了,这才作罢,按原路下了山。

此时,第二个百人组却还没有到,监考见风小辛这么快下来,有些惊讶,一位上前问:“怎么这么快便下山了?寻宝比的并不是谁先找到,而是谁找到的更多,别人宝物数量若超过了你,就算你再……”

不等他说话,风小辛收起了玄武圣体,举起了手来。

只见那只手手背之上,发光的符文连成了一片,仿佛是一片对着阳光的镜子一般,看得那监考目瞪口呆。

“怎么……怎么这么多?”监考一时失声。

其他监考凑了过来,看着这一手背的符文,也都是满心震惊。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到这么多符文,这简直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风小辛一笑:“也许我与这些宝物有缘吧。”

监考们惊讶地凑前打量,检查后确认都是柴山武院符师布置的符文,证实风小辛没有作弊,不由大感震撼。

一位监考数了数,忍不住说:“六十四枚符文,这成绩前所未有啊!”

“江山代有才人出嘛!”风小辛笑道,“说不定下一届就有人又超过了我呢!”

那监考不置可否,心里却嘀咕:武院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才是三十枚,你这一下超出一半有余……说以后还有人能超越你?不大可能!

“请跟我来。”一位监考示意风小辛跟他过来,似乎是要回真武塔那边。

就在这时,只见程教辅与几位监考带着第二支百人考生队赶了过来,那监考急忙上前见礼。

程教辅远远看到风小辛,很有些惊讶,等走近些,看到他手背上那闪烁的符光,更是震惊无比。

“他又是第一?”程教辅指着风小辛问那监考。

监考点头:“一共获得符文六十四枚,无疑是本届第一,更是有史以来获得符文最多者,正要带着去见两位主考,不想您竟来了。”

程教辅打量风小辛,风小辛冲他嘿嘿一笑,程教辅不由皱眉。

第一便第一吧,这样的人才,连费元浩都有所不及,付家的小子比不过也是常情。

只要付家小子能有个好成绩,便不算我没帮上付家的忙。

程教辅点头:“那便不用去真武塔那里了,洛教习一会儿也会赶过来。都在这里等吧。”

监考点头称是。

第二队的考生,惊讶地打量风小辛,看着他一手背的符文,不明所以。此时有监考向他们解释了寻宝之事,他们这才明白,自己是要入山寻找符文。

如此,他们却比第一组人多占了些便宜,事先便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不必没头苍蝇一般乱撞了。

这看似不公,但实际却也是考核中的一项——气运之考。

他们若能来得再早些,便看不到风小辛,便不可能知道要找什么,反而是因为来得晚了些,便正好碰到。

这便是气运。

这一组人上了山,迎面却碰上了一人,他们看着那鲜血满襟者,一时惊得目瞪口呆。

来人,正是费元浩!

费元浩踉跄向前,脸色苍白如纸,几位监考见了都惊讶无比,急忙向前而来,将他扶住。

“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和教辅也吓了一跳,急忙走了过去。

那第二组人顾不得上山,都站在一边惊讶地看着,也都想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竟然能使费元浩这第一天才伤成这样。

费元浩目视远处的风小辛,咬牙抬手指向他,向程教辅道:“程教辅,我要举报此人!”

“他怎么了?”程教辅急忙问。

“入山寻宝,可以有争斗,但不能故意伤人,这一点,先前已经有监考特意叮嘱过。”费元浩道,“但他不但无视监考所言规则,更是无故挑起争斗,以极残忍手段杀害他人,如此心狠手辣之人若是能入柴山武院,岂不让全郡英才心寒?”

诸人闻言大惊,有人忍不住想:我的天,这么说来,费元浩是被那风小辛所伤!?

诸人看着费元浩胸前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再看看一脸云淡风轻毫毛也未损一根的风小辛,心里都震惊无比,有人忍不住想: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说费元浩与他的差距……便真有这么大?

难不成……他已是真武之境!?

程教辅也吓了一跳,急忙问:“你的伤是风小辛打的?”

费元浩点头:“正是!我阻止他行凶杀人,他便出手将我重伤……”

程教辅再问:“他杀了谁?因为什么?”

费元浩一脸悲愤:“他手段极为残忍,先是斩断了付勇两条手臂,再斩破其下腹,令其翻滚哀嚎半晌方死……”

“谁!?”程教辅瞬间瞪大了眼睛。

“付勇!”费元浩说,“黑山府付家公子,付勇!”

程教辅的脸色一时铁青,眼里杀机流露!

  李雪夜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