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小说:老侯脱贫记 作者:李奎字数:2388更新时间:2019-05-29 14:50:58

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打黑除恶风暴,给张石匠父子带来了转机。

司马一鉴撰写的《鱼水村见闻》早就到了县委书记县长的案头,已读上一遍两遍,程书生和雷天一伙违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县委县政府决定以打击林书生和雷天一伙黑恶势力揭开青山县打黑除恶序幕。村民拍手称快,程书生被逮捕那天,许多村民买了几大盘鞭炮在鱼水村村委会门前炸得蓝烟翻卷。村里那些与程书生有染的女人也忙碌起来,买上大大的一罐沐浴液,给身子冲了一遍又遍,生怕程书生的臭味钻进了皮肤里面,又四处收集桂花茉莉花,放在大木桶里,冲满温水,泡了三天三夜也不愿出来,可还是不放心,随身揣着香水,一个时辰就猛喷一气,有过敏症的人,一准被她们浓浓的香水味熏倒在地。她们完全是瞎折腾,程书生的臭味依旧笼罩着她们,因为村民们早就知道她们与程书生有苟且之事,臭味已经储存在了村民们的记忆里,很难抹掉。厉政才一直为程书生遮风挡雨,真正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受到了“双开”处理,并移送司法机关。厉政才、程书生、雷天的所有非法收入全部收缴国库。他们的表演足够精彩,为了金钱,为了一己私欲,伤天害理,手段毒辣,最终一个个以锒铛入狱而谢幕。

县政府围绕拐子湾采砂厂召开了相关单位及部门的专题会议,拟定了专题会议纪要,认为拐子湾采砂厂的权属应当归于张子辉父子名下,厉政才、程书生、雷天一伙占有采砂厂纯属巧取豪夺,解除程书生、雷天拐子湾采砂厂所有权,将采砂厂归还给张子辉父子,并责成相关部门协助张子辉父子完善采砂的相关手续。张子辉儿子接到乡政府送去的文件,嚎声大哭,急忙扶起骨瘦如柴的父亲去拐子湾采砂厂,还带去了铁锤、錾子、凿子,他用凿子劈开石块,石块的新截面散发出甜丝丝的清香,张子辉顿时两眼放光,爬伏在石块上,将鼻子贴上石块的新截面,贪婪地将新石的气味吸进鼻孔,仰脸一个喷嚏,喷出了郁结于心的秽气,瞬间神清气爽,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欢快的山歌顺口溜出。

老侯的脸壳戏刚刚拉开序幕。脸壳戏已获准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欧阳局长承诺全力支持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老侯得到艺术家的指点,唱戏的技艺得到了很快的提升。联合国官员对脸壳戏的称道,让他有了新的想法。原来他不知为谁唱戏,现在他明白了为谁唱戏。他知道师傅将戏班子交到他手上,就是要他把脸壳戏唱给更多的人听。虽然没有更多的村民痴迷脸壳戏,但他比师傅幸运,将戏班子带进了旅游公司,给四方来客唱戏,还被省里叫去省城,给联合国官员唱戏。给洋人唱戏,师傅想都不敢想,老侯做到了,唱得在联合国做官员的洋人满脸堆笑。他不再满足只在旅游公司唱戏,还要去大城市唱戏,上北京唱戏,漂洋过海,将脸壳戏唱到欧洲美洲非洲;他不只为乡亲们唱戏,还要为大城市人唱戏,为中国人唱戏,将脸壳戏唱给黄皮肤人听白皮肤人听黑皮肤人听……

老侯的新房已建好了,粉刷得亮闪闪的,添置了液晶彩电和电冰箱。老侯搬进新房那天,特地邀请我去听他们戏班子唱戏。他说,李老师,我们都学了新手艺,你来的话,我们好好给你唱几出。我好些日子没听老侯们唱戏了,也不知他们唱戏的技艺长劲了多少,经他这么一说,真还想欣赏几出联合国官员也叫好的脸壳戏。老侯搬新居,我有说不出的高兴。老侯一家不再住在偏远,没有公路,野猪肆虐的野猪坨了,也不用在陡峭,荆棘野草丛生的风口垭爬上爬下。我没有什么好礼物,只抱了两盒冲天雷去凑凑热闹。欧阳局长听说老侯搬进新居,特地委托我送来两副对联。一副:唱曲唱人生一出曲一出人曲曲入曲,演戏演世事一台戏一台事戏戏出戏。一副:诚实做人人旺健康幸福,勤俭持家家兴和谐美满。欧阳局长的对联道出了老侯为人为事,也是对老侯一家的衷心祝福。老侯家的家庭境况越来越好了,用一个惯用比喻,就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民办医院承担了妻子治病的所有费用,有稳定收入,五险买了,没了后顾之忧,老侯唱戏的收入可观,一笔笔帐算下来,不吃低保,也够了脱贫条件,“两不愁”“三保障”样样过关,我在老侯家的贫困户档案中自信地写上了三个字:已脱贫!

我紧赶慢赶到鱼水村时,戏班子伙计们已经戴好了面具,准备唱戏了,见我去了,忙围过来争着跟我握手。在我跟伙计寒暄时,大黑狗冷不防将一双前爪搭到了我的身上,把我吓了一大跳。伙计们哈哈地笑了起来,李老师,黑二也想跟你握手呢。虽然大黑狗显得很友好,但我还是害怕,不敢跟它示好,伙计们这么一说,弄得我十分尴尬。侯婶给我解了围,冲大黑狗吼了一声,死黑二,快下来!大黑狗乖乖放下一双前爪,却伸长着红嫩嫩的舌头,摇摆着尾巴,拱起脑壳一个劲地蹭着我的小腿。侯婶知道我怕狗,一边挤开大黑狗,一边跟我打招呼,李同志,多谢多谢,你工作那么忙,我们以为你来不了。我告诉她,你们家的喜事就是我的喜事,我哪能不来呢?再忙也得来。侯婶特别地客气,难为你了,李同志。我向她问了侯大爷的情况,她高兴地告诉我,好多了,好多了,还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幺魔被抓后,他就不再乱嚎了,你说怪不怪。经侯婶这么一说,我幡然想起侯大爷的每次喊话,都是脸壳戏《平叛招亲》中的戏文。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侯大爷心里有一件事一直深深地折磨着他,那就是当年他偷偷救下的婴儿,成了祸害乡里的恶魔,一声声喊叫其实就是诅咒程书生,现在程书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他终于放下心来。

太阳也赶来给老侯家凑热闹,尽情地将白花花的阳光洒向老侯家新起的房子,崭新的墙体闪动着炫目的光晕;洒向红艳艳的对联,金色的柳体行书闪耀着亮丽的光泽,弥散浓浓的喜气;洒向一副副脸壳戏面具;洒向一张张欢喜的笑脸……

脸壳戏鸣锣开戏了。今天的主角还是老侯,老侯家脱贫了,自然该唱老侯脱贫记。我赶忙点燃冲天雷,只听得啾的一声响,炮仗向上冲起一条火红的线路,将欢喜的气氛送上空中,咚的一声响,炸起红黄闪亮的花朵,爆出一朵蓝色云烟,翻卷着好似一面彩旗,在明媚的阳光照射下特别迷人,悠悠然飘向高远的天空。

  李奎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