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2

小说:我有预感,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作者:赖赖赖小哥字数:3403更新时间:2019-05-27 07:11:45

林妙的成绩很好,而我的成绩很一般,最后她在中考的时候以优越的成绩考到了市高中,而我也在她的那个城市里读了职校,学校隔的不远,却很少见面了。

毕业之前,我拿着自己精挑细选的同学录来到她面前让她写,我记得她最后一项留言里,她写下了一句话“我有预感,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我问她,“什么是伟大的人?”

她自信的看着我说了八个字:“家喻户晓,名声远大。”

然后,我们就各奔东西,没怎么见过面。

这些年,她一共打过三次电话给我。

而每次接她电话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想掐死她的想法。

第一次来电,我正趁着老师转身写黑板报的时候准备逃课,半蹲着走路准备到门口的时候,包包里的电话铃声竟然响了。

我低声骂了一句:“妈的,谁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然后我就开始着急的翻包包找手机。

妈的,昨天周末开了声音忘记调回震动!

等我找到手机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多了一个沉重而恐怖的人影,她的影子照在我的身上,像一把严厉的剑准备把我刺伤一样。

我停顿了两秒,看到了身旁的一个橡皮擦,猛地一扑,抓着橡皮擦就站了起来。“我的妈呀,原来你在这,还好没有掉了。”

然后转身装作才看到老师的模样,吃惊的问:“老师?你怎么在这?是我捡橡皮擦打扰到你上课了吗?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橡皮擦我找到了,老师你就继续上课吧。”说完就往座位的方向走去。

感觉包被什么扯住了,我转过头,看到了包的另一边在老师的手上,我嘿嘿的笑着说,“这不是最后一节课了嘛,快下课了,所以我就背着包了,谁知道收拾东西的时候,橡皮擦掉了。这不是普通的橡皮擦,这是我奶奶临终前手上死死抓住的一块橡皮擦,就在最后的那一刻,她还把我叫到她的身旁,一边叮嘱着我要好好读书,一边奋力的抬起早已没有力气的手,手中握着的,正是这块充满了奶奶希望的橡皮,所以我才会在课上到一半出来捡橡皮。”

老师依旧冷冷的看着我,一手抓着我的耳朵把我拎回了位置。在全班30多人的目光下被老师骂着:“装,你继续装。你一女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成方圆呢。”

我低头说:“成方圆得有多胖,我妈说了,女生不能方圆,要苗条……”

一下课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林妙,穿着带花的长裙,脸上的妆厚的和刷墙似的,V领里包裹的酥胸极其吸引人眼球,尽管人瘦了好几圈,胸依旧还是那么大。

我把她拉到后操场上,问:“你怎么瘦了那么多?差点我就没认出你来。”

她对我笑了笑,说:“上个月刚抽的脂肪,这两天又回弹了几斤。”

我问她哪里来的钱,她只笑笑,没有说话。

读高中的钱还是她父母东凑西凑,最后不知道卖了什么换来的。

她说:“我不读书了。”

我“哦”了一声。

她又接着说,“我觉得我在那个破学校不会有什么出息,我会成为伟大的人,但并不是在那个学校继续待下去。”

我问她接下来要怎么办。

她说:“我要去上海创业,找个有钱的上海老公嫁了。我有种预感,我觉得我的伟大会从上海开始。”

第二次来电,我正在和男朋友打啵,他正准备献身于蒸包笼,帮我把我这韭菜馅的包子变成肉馅的,情意正浓,一个电话如同一泼冷水,浇灭了我们俩的热情。

林妙说,“我离婚了。”

我大吃一惊。“你什么时候结婚了?”

她说一年前就结婚了,没有摆酒,没有通知村里人。只是单纯的领了证,孩子都快一岁了。因为她没有收入,所以孩子判给了男方,她在上海得到了一栋房子还十几万的离婚费。

我安慰她没关系,以后想孩子了可以去幼儿园看看她。

她奇怪的看着我:“没关系啊,孩子判给他正和我意,我也不想带孩子,会拖累我走向伟大。”

我愕然,没有说话。

她又接着说,“我觉得我在变得伟大之前可能会变成一段时间的渣女,不谈恋爱只谈性。”

她又说:“成为伟大的人注定就无法平庸,伟大代表了不平凡。然而做渣女是我走向伟大必经的一条路。”

我和男朋友面面相觑,挂掉电话之后都没有了任何热情,而我的胸,依旧还是韭菜馅的。

年底回到家里,途中路过初中的校园。

和记忆中的初中没多大的区别,唯一的变化便是每届都不一样的学生和老师,还有那越来越破旧的教学楼。

记忆中的木棉花谢了又开,开了又谢,如同每一届的学生一样,走了一届又来了一届,学校早已没有我们的身影,就如同我们也从未在学校留下过什么一样。

一百米处的一位老师长得很是眼熟,盯着他思考了近五分钟都没有记起这个老师叫什么名字,而老师也在远方打量着我,小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也没能叫出我的名字。

我记得他是我初中的某位老师,他记得我是他某届里一个难搞的学生,但我们连对方名字的一个字都叫不出来,就连听到对方的名字都会觉得有些陌生。

记忆就是如此,总是无声无息的在你的过去里偷走很多东西,慢慢的,就会连回忆都失去了。记得或不记得已无意义,都已是过去,不会再联系。某人从你的回忆里消失,你也从某人的记忆里荣幸下台。一切都是随缘。

自从我上职高之后,我就没有回来过老家,每天都在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过着还不如农村人嘻嘻哈哈的生活。

林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打听到我今年回来过年,竟坐着一辆黑色的路虎来到学校门口找我。喷着香奈儿的香水,手中的包包是LV的最新款,鞋子是普拉达的,身上那件超深V的紧身齐B小短裙价格估计也不便宜。

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她说:“我每年都会回来过年,我和你说过,我可能会做一段时间的渣女,这就是我之前的床伴刚刚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愕然,没有问她那个客户是谁,脑海里只想起了我刚刚唯一见到的那位老师,微胖的身形,顶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一副很憨厚的中年男人的样子。

我又问她,“这辆车是你的?开车的男人是你男朋友?”

听到我的话,她哈哈大笑起来,对着车上的人大声说了一句:“林海,她说你是我男朋友耶。”

随后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揽着林妙的肩膀大笑着对我说:“我孩子都和你们差不多大了,我和林妙只是来追寻快乐的。要不你明晚陪我,我给你比林妙还多一万的价钱。”

林妙在他怀里撒娇似的抖了几下,娇骂道:“你这样我今晚不会让你好过的。”

男人低头说了一句“小砸表”便和林妙吻了起来,手也很自觉的从她深V的领口探进去揉捏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离开。

男人离开后,我和林妙走在熟悉的校园里,林妙说,“还记得当年的那个称吗?我们再去称一下好吗。”

站在称上,我并没有像小时候那样低喃着:“胖了胖了”,而林妙也没有低喃着:“瘦了瘦了,瘦五斤。”

看着称上的数据,林妙哈哈大笑了一会儿,说:“终于达到了当初想要的体重,却没有达到当初想要的生活。远离了平穷的生活,却早就忘记了幸福的英文该怎么拼。小赖,我是羡慕你的,但是却不想要你的生活。”

我说:“嗯。”

她又继续说:“你一直就是保持你的体重,而我却是搁下一切来让自己拥有你的体重。”

我又“嗯”了一声。

她还说:“韭菜馅永远比肉馅好卖,可是肉馅的却永远比韭菜馅的卖的贵。而我这两个肉馅的包子确实为我赚了很多钱。”

她撇了一眼我的胸,继续哈哈大笑的说:“韭菜馅的还是韭菜馅的,经过那么多年的风吹雨打,还是那个韭菜馅。可当年的那个肉馅却已经不是那个肉馅的了。”

眼泪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她没有伸手去擦,任由它被风吹干。就像她从来都不会去舔舐自己的伤口,却总渴望一个类似风的男人将它治愈,结果只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她说,“伟大的人永远都没有时间去管制自己的伤口,她们只需要把自己发挥的淋淋尽致就可以了。”

她第三次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接了,我不知道自己这会是最后一次接听她的电话,也不知道自己是她临终时唯一联系的人。她的电话内容只有两句:“以后过年替我回家看看我爸妈,还有,你要好好活下去。”

最后一句话说的很轻很轻,轻的我快听不见她说什么,然后,我听到了手机里传来一阵巨大的坠落声。

每年过年,我都会替林妙回家里看看她的父母,而她的父母每年过年都会坐在大厅里紧紧的盯着那个已经张开的大门,喃喃的说上一句:“妙妙今年又没回来,妙妙去年也没回来,妙妙明年一定会回来,明年一定会回来……”

我强忍着泪水,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让它流下了。

每年的这段时间,我的脑海里总会会围绕着一个声音,她说:

“我觉得,我很成为一很伟大的人。”

我问她,“什么是伟大的人?”

她自信的看着我说了八个字:“家喻户晓,名声远大。”

  赖赖赖小哥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