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玉兔脱胎

小说:城门头 作者:黄九榕字数:7179更新时间:2019-05-16 07:42:07

1

终于有一天,罗杨林在《红色中华》上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消息了,他的脸上露出了笑意,他高兴地对丘兴光说:“老丘,我很快就要回去工作了。”

丘兴光把那张报纸翻过来翻过去地看,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报纸上说的事,似乎都和罗杨林无关,最重要的一条消息,是国民党发动了第四次“围剿”,这消息虽然不能说和罗杨林无关,但也并不算有特别直接的关系。丘兴光想,领导是领导,百姓是百姓,地势使之然,思想不一般。罗杨林说他就要出去工作了,那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于是,他差天生去街上买了一点烧肝花,说晚上要和罗杨林好好地喝点酒。

烧肝花是客家人的传统菜肴,是用猪网油混合面粉,包裹了猪肝、猪肉,卷成条状,然后油炸而成的。因其味道香脆,外酥内软,食而不腻,客家人把它当成佐酒佳品。二三好友,闲暇小酌的时候,烧肝花是最好的下酒菜。

丘兴光当然不能满足于用一盘烧肝花和罗杨林把酒谈天,还加了一碟家中常备的油炸黄豆,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碟豆腐干,叫了文岚和钟兰芳一起喝。可是两个女人兴趣不大。钟兰芳炒了一盘鸡蛋,端过来给两个男人配酒。就把文岚叫去后院了,女人们最感兴趣的还是美容美体的那些事情。

三杯过肚,罗杨林又以更加肯定的口气对丘兴光说:“老丘,我估计,慢则三两天,快则明天,我就要重新工作了。”

“好事呀。”丘兴光说,“上级要是让你出来工作,就证明你没有犯错误了。”

“真想工作呀,没有工作,人都好像要生锈了。”罗杨林摩拳擦掌,还伸了伸懒腰。

“你呀,真是不懂享福。”丘兴光说,“说是不让你工作,其实是让你休息呀,让你和你的爱人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多好呀。可你,你一心只想着工作。”

罗杨林在这里住了几天,丘兴光每天的工作他都看在眼里。他说:“你不是也一样,一个区合作社的事,你也忙得没日没夜的,没有一点停歇的时间。还好,带着一个天生,还能帮帮你。”

“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上级各个部门、各个方面来的指示、精神,基层都要组织,要落实,还要总结汇报。”丘兴光说,“事情多,还琐碎。”

“基层工作确实不容易。”罗杨林深有感触,“看来,中央精兵简政的思路是对的,不能让我们的基层干部连家都顾不上。”

“那倒也不会。你看我,忙是忙点,但挤一点时间,和你聊聊天,喝喝酒,还是可以的。”丘兴光举起酒杯,“罗部长,来,敬你。”

“可是你,多长时间没有做衣服了?我看外面店面的案板都很久没有用了。”

“还真是。”丘兴光算了算,“一年多,快两年了,那些模特都坏掉了,剪刀可能也生锈了。”

“听说,你也很久没有给兰芳嫂子做衣服了。”罗杨林小声说,“我可听小文说了,人家以前苗条的时候,你一件一件做旗袍给人家穿,稍微胖了那么一点点,你就懒得做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丘兴光急忙申辩?哪里是嫌钟兰芳胖呀,其实,是因为自己忙于合作社的工作,时间少了,再加上自己也就那么一点积蓄,大多花在公家的事上了,手头并不宽裕。但又想想,上次给钟兰芳量了尺寸,答应给她和文岚做的旗袍,也还是迟迟没有动手,心里觉得有点惭愧,就自我检讨说,“确实,懒了,有点疏忽了。”

罗杨林推心置腹地和丘兴光说:“老丘呀,有病,我们都要治,你看兰芳嫂子,帮小文治疗,多细心呀。我想,她帮你治疗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我们有仇恨,要记在国民党反动派身上,记在欺压老百姓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土匪恶霸身上。”

丘兴光知道罗杨林是出于好意,想在将要离开的时候,和他说说心里话。他说:“罗部长,谢谢你的提醒,我懂。”

这时,钟兰芳和文岚从里面走了出来,钟兰芳让文岚上了桌,坐在罗杨林旁边,她自己也在丘兴光的旁边坐了,还拿起酒壶,为罗杨林和文岚斟酒。

罗杨林羡慕地看着丘兴光和钟兰芳:“要是在和平年代,人民安居乐业,你们是让人多么羡慕的一对呀,一个是饱读诗书的做衫师傅,一个是聪慧美丽的女郎中,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就是说你们的,乘龙配凤,比翼双飞,也是说你们的。”

钟兰芳说:“哎呀,不敢当。罗部长,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才子佳人。是从天上飞来鄞江的一对金凤凰呀。”

“这个比喻好!”丘兴光赞许地看着钟兰芳。

“可是,他们又要飞走了。”钟兰芳不舍地看一眼文岚。

“哪里会飞走呢?”文岚爽朗地说,“我和老罗只是去工作而已,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兰芳姐。”

钟兰芳亲热地握着文岚的手,转头问丘兴光:“兴光,我们要怎么欢送他们?”

文岚忙说:“不用,不用,已经给你们添太多的麻烦了,特别是兰芳嫂子,这一段时间以来,比我亲姐还贴心,比我亲妈还疼我,这一段时间,我可享福了。”

“兴光前几天还说要帮我们做旗袍,两件,你一件,我一件。”钟兰芳说,“我心想,你怎么也能呆到他把旗袍做好。可他,也忙,忙到现在也没有空。”

“怎么敢。”文岚说,“你已经送我很多衣服了,你看,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你送的呢。”

“我刚才还说,老丘把嫂子娶回家了,就不爱给嫂子做衣服了,看来是错怪老丘了。”罗杨林说。

“那还真是错怪兴光了,他是个衣痴呀,一有时间,就要琢磨女人的衣服的。”钟兰芳说,“我就是他免费的模特和试验品。”

“不好意思。”丘兴光解释说,“就是这一段时间,太忙了,选布样的时间都没有。”

文岚说:“丘师傅,你选好布样,给嫂子多做几身衣服吧,就不要考虑我的了,她的衣服都让给我穿了,我很合身,我就穿走了,你帮她做新的。”

丘兴光说:“我答应我老婆的,刚才,罗部长也批评我了,说我不关心老婆,我一有空,就要做的。”

“不不不。真的不要,我到部队是要穿军装的,你帮嫂子做。”文岚诚恳地说。

“哎哎哎。”钟兰芳挥挥手,对丘兴光说,“我们不要再说衣服的事了,好不好,说说怎么为罗部长和小文饯行吧。”

“对。”丘兴光为钟兰芳及时打断了大家对衣服的讨论而高兴,他说,“我早想好了,我要亲手做一道手工菜。”

“什么菜?”说得如此郑重其事,不光罗杨林和文岚都感到好奇,钟兰芳也颇感意外,“你还会做手工菜?”

丘兴光说:“我让天生去双洲找兔子了,我来做‘玉兔脱胎’。”

“玉兔脱胎?”钟兰芳说,“没见你做过呀。”

“我会做。”丘兴光得意地说。

2

客家菜中有一道菜叫“玉兔脱胎”,菜名听起来够玄的。但菜名中的“玉兔”不过是家养的兔子,“胎”就是猪肚。“玉兔脱胎”的烹调工序是客家菜中最为繁杂的。宰杀兔子和清洗猪肚本来就要花不少时间,还要将兔子加上香料、米酒翻炒,炒半熟后,再将兔子填入猪肚内,用线将猪肚缝好,放入盆内,加鸡汤,溶入胡椒粉和盐,加盖,旺火蒸两个小时。然后,拆去缝线,摆放在长盆内,才能上席。上桌后,厨师当着客人的面,用菜刀切开猪肚,这时候,里面的“玉兔”和诱人食欲的香味就一起“脱胎”而出了。

听丘兴光介绍完“玉兔脱胎”的制作过程,罗杨林马上制止:“不要,不要,这样太麻烦了,心领了,我看还是做一点简单的就好了。”

“麻烦?”丘兴光说,“我这样的做法,还是简化的。我跟你们介绍一下,清朝的时候,这道菜是怎么做的。”

“听老丘讲讲故事是可以的,真做就没有必要了。”罗杨林说。

“清朝时,客家人做玉兔脱胎,是先将人参塞进麻雀肚子里,然后,将麻雀塞进鸽子肚子里,再将鸽子塞进小母鸡肚子里,小母鸡又要塞进兔子的肚子里,最后才将兔子塞进猪肚内,再用线缝上,放入盆内,加鸡汤,蒸熟。”

“天哪!”文岚叹道,“一个套一个,这简直就是做‘套娃’呀!这要多少人工?”

罗杨林也说:“太排场了,这个架式,感觉是在组织一场大战了。”

“值得呀。”丘兴光说,“客家人把这么多的时间花在一道菜上,不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的,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看丘兴光不再往下说,文岚首先就不乐意了,她对钟兰芳说:“兰芳姐,你看,你们家老丘在卖关子呢。”

“也是。“钟兰芳似乎知道是为什么,她对丘兴光说,“卖什么关子嘛,你不告诉小文妹子,难道也不想告诉罗部长。”

“好吧。”丘兴光要说了,想到什么,又停住,声明说,“我讲的可是一个故事呀,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罗杨林看丘兴光三番五次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必有蹊跷,但看钟兰芳微笑的表情,知道内容肯定也是无伤大雅的,就鼓励说:“老丘,讲。”

“清代,鄞江有一个姓郑的金店老板,家财万贯,妻妾众多,但很遗憾,膝下无子。郑老板求神问卜,药治食疗,办法用尽,就是不见成效。时间一年一年过去,郑老板的求子之心越来越迫切,精力和体力却越来越不行了。他的妻妾也为他着急。其中,有一个擅长烹调的小妾就想了一个办法,吩咐厨师在猪肚内逐层填入兔子和乌鸡、白鸽、麻雀、野山参等等,蒸熟之后,端给郑老板服用。居然迅速见效,后来子孙满堂。玉兔脱胎作为一种饮食疗法,就在客家人中流传开了。”

听完丘兴光的故事,文岚似有所悟。罗杨林轻轻地笑了一声,不说话。

“不过就是一道食疗的方子吧。看这配伍,也就是健脾养胃、壮阳补肾而已。”钟兰芳不以为然地说。

这时,天生提了一个大菜篮子回来了,他朝大家点头打了招呼,要往后面的厨房走去。

“天生回来了。”钟兰芳往菜篮子里看了一下,高兴地说,“兴光,材料齐全,做吧,不要等明天了,今天就做。”她看文岚还一脸懵懂的样子,就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吃了就知道,好妹子,你老丘大哥是为你好。”

文岚求救地看着罗杨林。

“老丘,阴谋呀。”罗杨林说完,又凑到文岚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话。

“这样呀。”文岚听明白后,反而大大方方地说,“老丘,不用了,不用玉兔脱胎,兰芳嫂子每天早上给我们蒸的酒酿桂圆鸡蛋,就足够了,够补了。再说,老罗这几天,身体也没怎么透支呀,是吗?老罗。”

罗杨林什么也不说,“嘿嘿嘿”地笑着。

“你‘嘿’什么呀?”文岚笑着打了罗杨林一下,又对丘兴光说,“再说,老丘,我们现在也不急呀,我们要等到革命胜利之后,再考虑传宗接代。”

听文岚这么说,丘兴光反倒不好意思了:“也不完全是那个意思,你和罗部长都要去承担更重要的工作了,帮你们补一补,把身体养得棒棒的,为革命多做工作。为百姓多做好事呀。”

“这话说得好。”文岚说,“也希望你身体健康,革命需要你这样的模范干部。”

3

准确地说,“玉兔脱胎”其实是钟兰芳做的。丘兴光收拾好那只小兔子后,没过一会儿,就有一匹快马来到河西街,到了做衫店,带来一份要罗杨林和文岚到省苏报到的命令。

丘兴光把接下来的事交给钟兰芳,就和罗部长聊大事去了。这反而让钟兰芳高兴,她要结合中医的食疗方法,让“玉兔脱胎”的作用更好些。她要让大家都吃好,包括丘兴光。药补不如食补,或许,这也是让丘兴光康复的一种方法。她想。

钟兰芳花了不少时间,洗干净乳鸽、猪肚,然后,把一根高丽参放进乳鸽的肚子里,又把乳鸽塞进小母鸡的肚子,再装进兔子的肚子里,最后,塞进猪肚里,缝好切口。然后,把猪肚放入盆内,加上生姜、八角茴香和米酒,盖好,放进锅里蒸。

文岚在一旁看着,感叹说:“真麻烦。”

钟兰芳说:“客家女人疼老公,不厌其烦。”

“不会吧。偶尔做做,还可以,经常这样,就别想干别的事了。”

“哪里会干不了别的事?”钟兰芳说,“你不知道河西街这些开店的女人,都是前面要忙店里,后面要忙家里,连轴转的。”

“难怪大家说,客家妇女能干。”文岚说。

过了两个小时。钟兰芳打开锅盖,等蒸气散尽,打开盆盖看看,一股浓香飘出来,文岚吸了吸鼻子:“真香。”

钟兰芳挑起猪肚,用一把长剪刀,拆去了猪肚上的缝线,又盖好,把剪刀放在盆上,端出客厅。

文岚跟着出来,大声说:“两位先生,哦,还有天生,三位先生请上桌,吃饭了。”

钟兰芳把盆子上的剪刀递给丘兴光,就揭开了盆盖。一股浓香飘荡开来,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充满药香和肉香味的蒸气。丘兴光把剪刀递给罗杨林,请他剪开猪肚。罗杨林也不客气,按丘兴光的指点,剪开猪肚。眼见猪肚里的兔子“脱胎而出”。

文岚说:“原来这就叫‘玉兔脱胎’呀。”

丘兴光尝了一口汤,表扬钟兰芳:“不错,味道很好。”又指导罗杨林继续用剪刀剪开兔子的肚子,又剪开乳鸽的肚子,一阵比一阵更加浓郁的香味纷纷扑鼻而来。

文岚说:“听说你们福建有一道菜,叫‘佛跳墙’,说是庙里的佛闻到那香味,也要跳出墙来吃。我们这个‘玉兔脱胎’,恐怕天上的神仙都要下来了吧。”

“是呀,要是真的来了,就请入席吧。”丘兴光说。

大家边吃边喝边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忽然,天生惊呼一声,鼻子里流出了血。

钟兰芳赶紧找了一张纸,让天生把鼻血擦干净了。

她告诉大家:“年轻小伙子火力旺,吃不了这大补的东西。”又对天生说,“没关系,这‘玉兔脱胎’补而不燥,你再拿一些纸,去厨房用冷水浸浸,冷敷一下,一会儿就好了。”

大家又就小伙子补气太过流鼻血的事情,调侃了天生几句。钟兰芳说,天生大了,该考虑为天生说一房媳妇了。文岚接上钟兰芳的话说,她可以给天生介绍一个护理队的姑娘。

罗杨林看天生躲在厨房里不好意思出来了,就冲里面喊道:“天生,我们不说你了,你出来吃饭吃菜。”

“哎。”天生涨红着一张脸,不好意思地走了出来。

            4

吃完饭后,大家帮着文岚收拾行李。文岚来的时候是空手的。要走了,钟兰芳给她收拾了一个大包袱,放在店面的案板上。

罗杨林看看那个大包袱,又看了文岚一眼:“怎么这么多东西呀?”

文岚解开那个大包袱,一看,里面又还有几个小一点的包袱。再解开其中一个略大一点的包袱,是衣服。把衣服的包袱解开,里面又分成了侧襟衫、内裤、掩腹几个小包袱。另外的几个包袱里,还用油纸隔了,防止串味,一个包是药,有药粉和草药。另一个包是吃的,有油炸花生米、油炸黄豆等等。

“这分明又是一个套中套呀。”文岚眼中含着泪花,“兰芳姐,你是恨不能让我把你的家都搬走呀!”

“要是能搬走就好了,把我也搬去,天天陪你。”钟兰芳难舍难分地搂着文岚。

丘兴光和罗杨林在旁边看着,互相笑着摇了摇头。头还没摇完,两个男人的眼中也漾出了泪花。

这情景也被文岚看到了,她含泪笑了起来,摇着钟兰芳的身子说:“兰芳姐,你看,那两个还是男人呢,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又吸了一下鼻子,清清喉咙,“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我还要回来的嘛。”笑着说完,却流泪了。

钟兰芳这才松开了手。

天生这时又提了一袋东西过来,沉甸甸的,很重的样子。

“还有呀,什么东西?这么多。”文岚问道。

钟兰芳解开天生递过来的包,告诉文岚:“这是酱油豆腐干。好吃,又好带。平常可以配饭,去外面工作的时候,带上几片,可以当点心充饥。晚上的时候,罗部长要是有空,想喝一点米酒,也不用找别的菜了,拿这酱油豆腐干配酒,方便。”

文岚仔细看,这个酱油豆腐干跟以前吃的豆腐干不同,很薄,也很硬,色泽呈咖啡色,半透明状,四四方方,平平整整的,像一张琥珀色的“豆腐纸”。她拿了一块,闻了一下:“很香呀。”

“这种酱油豆腐干是老丘老家的特产,放半年都不会坏的。” 钟兰芳说,“你尝一块吧。”

“不了不了,刚才吃太饱了。”文岚说。

罗杨林告诉文岚:“这种酱油豆腐干真的很好吃,咸甜适口,味香耐嚼,营养丰富,佐餐下酒都很不错,我吃过好几次,但还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丘兴光介绍说:“酱油豆腐干的做法跟一般豆腐干是一样的。用大豆加工成豆腐,再将豆腐切成块,压干。只是酱油豆腐干要比一般的豆腐干压得更干一些,再加上甘草、大小茴香、肉桂、丁香、桂皮、香苏等等,放进酱油里煮过,用纱布盖好,在阳光下晒干、压平,就是成品了。”

“为什么要做这么复杂的豆腐干?”文岚问。

“闽西有八大干呀,做干的目的,一是利于保存,防止灾荒。还有就是方便馈赠亲友,客家子弟去外地经商或者求学,父母家人一定会准备一些酱油豆腐干,嘱咐他们沿途和到达目的地后吃,可以防止水土不服。”

“是吗。”文岚听得入迷,“那好吧,我带一点。”

“都带走。不够再回来拿。”钟兰芳不由分说地把酱油豆腐干塞进包里,为了制止文岚再次推辞,她拿着旁边的一包药,把文岚拉到一边,说悄悄话,“妹子,这是我帮你敷过的药粉,你要继续按我说的做,你会越来越好的。”

文岚说:“谢谢兰芳姐!”

一直忙到很晚,两对夫妻才去睡了。罗杨林和文岚还是睡二楼,丘兴光和钟兰芳还是保持文岚来的那天的样子,睡在后厅的客房里。

丘兴光没有马上去睡,他习惯了晚上在店面看一会儿报纸或书。但这个晚上他看不下去。一是该看的,他在和罗部长聊天的时候,都已经断断续续地看过了,二是二楼的响声大了起来,超过前几天的任何一天。坐在楼下,他也能体会到楼上的罗部长和文岚的激情和力量。丘兴光想,果然是玉兔脱胎呀,够威够力。

正想入非非,钟兰芳走了过来。丘兴光正要起身招呼。钟兰芳用一根手指挡住嘴唇,“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打扰楼上的好事。然后,她走到他身边,手扶他的肩膀:“你怎么样?”

丘兴光明白她的意思:“好像也没怎么样。”说完,他内疚地看着妻子。

但丘兴光发现,玉兔脱胎和酒,对钟兰芳却是有效的,她眼神迷离,满脸潮红,扶着他肩膀的那两只手也是滚烫滚烫的。

丘兴光不禁怜惜起妻子来了,他摸了摸她的手:“要是你不累的话,就帮我泡点药吧?”

“不敢。”钟兰芳倒了一杯水,大口喝了,解解内心的焦渴,“昨天已经泡过了,欲速则不达。”

丘兴光叹了口气。

“兴光。”钟兰芳若有所思地说,“心病,可能要用点心药来医。”

“什么意思?”丘兴光狐疑地看着妻子。

钟兰芳的声音是轻柔的,但丘兴光听了却如雷灌耳:“改天,我教林红岫做玉兔脱胎。”

丘兴光急忙站起身,想要对妻子说什么。

“你不要说。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钟兰芳按住了他的肩膀,“兴光,我一定要让你尽快好起来!”

  黄九榕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