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

小说:宛南旧事 作者:金小鱼字数:10499更新时间:2019-04-15 16:50:12

朱家的兴起让周边土匪流寇们彻夜难眠眼红心跳,常常趁夜偷袭朱家大院。只是朱家大院固若金汤,院内护院又有土炮和火枪,在青林的带领下做战有序,根本没把这些小股土匪放在眼里,土匪们每次都败阵而去,徒留下无数笑柄。朱家的兴起也让毒龙帮匪首黄天狼十分不安,整日和副官小钉钯商量如何攻下朱家大院获得巨大财产。朱家大院成了黄天狼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日不除一日不快。黄天狼多次带人攻打朱家大院都以失败告终。结果反搭十几个兄弟们的小命。黄天狼气极败坏对天发誓,我黄天狼今生今世必与朱家大院为敌不死不休。从此,黄天狼白天在老巢龙头湾做休顿,晚上便来攻打朱家大院,天天如此意欲攻下这块肥肉。朱家大院英恿抗敌火枪炮弹齐发,土匪们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是扰得朱家上下个个疲惫不堪心神不宁。朱家人将此事报与城里国军混成旅第七旅长郭培连。郭培连带人来时黄天狼带匪众一哄而散,国军刚走黄天狼又重新杀了回来,弄得朱家人苦不堪言。更何况每次请国军来,走时不都要给人家手里塞些银子。人家当兵的也不容易,不图你点东西何苦大老远出城为你效力。特别是那个郭培连每次走时,一双眼睛总在福珍身上打转,眼睛珠子似乎就要掉在地上了一样。这让朱家人十分的烦感但又敢怒不敢言,必竟人家是国军吃罪不起 。

朱二道和朱小道商量如何拒敌,不除去黄天狼这个畜牲誓不罢休。

夜幕低垂月暗星稀,黄天狼再次带匪众悄悄向朱家大院掩杀而来。咦!奇怪!今天朱家大院怎么没有动静,莫非有诈,副官小钉钯心里犯了嘀咕。黄天狼狂笑到,怕什么?莫非朱家大院人已死光了,再不然都吓跑了。小钉钯看着黑沉沉的朱家大院毫无动静不敢向前。黄天狼嚷到,瞧你那熊样!吓得尿裤子了吧!狗皮!你带头快速向朱家大院靠近开火。狗皮应声带一群喽喽一马当先向朱家大院冲去,岂料这正中了朱家人的计策。朱二道和朱小道在天黑之后早派人在大门外路边埋下很多炸药,炸药的引线用一根细绳系着绑在路边的两棵小树上,只要土匪冲断引线炸药立退爆炸后果不堪设想。正在冲锋的狗皮忽然感觉腿上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 咚 的一声巨响,电光火石齐发,前面几个土匪血肉模糊当场毙命 。跟在后面的黄天狼被气浪掀翻摔晕在地。小钉钯连忙抱起黄天狼骑上高头大马带着其佘匪众仓慌逃命。朱二道和朱小道在城楼上发出郎爽的笑声。

黄天狼在床上躺了几日恼羞成怒,用重金收买桐寨铺土匪刘麻子加入毒龙帮合二为一。决定再次向朱家大院展开进攻。小钉钯心生一计,悄悄附耳给黄天狼密语一番,黄天狼听后眉开眼笑不由抚掌叫好,此计甚妙!此计甚妙!

夏天雨水较多,每次都是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在一个暴风骤雨的晚上,黄天狼和刘麻子偷袭了朱家大院。这次他们不同往常真枪实弹的干。这天晚上黄天狼冒着大雨让匪众们拿着铁锹和撅头来到朱家大院外拼命的掘墙挖地。狂风急雨,大雨哗哗下个不停,闪电和霹雳不断划过天空,雨声和雷声淹没了匪众们掘墙挖地的声音。朱家大院城楼上的家丁们因雨大无法出来巡罗,都窝在炮楼里进入了梦乡。大雨一直不停的下着,家丁们做着香甜的梦。黄天狼和刘麻子则坐在不远处树林里的一个毡蓬下吸着大烟,笑眯眯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看来今天晚上朱家大院垂手可得。匪众们折腾了大半夜,城墙上的大青石砖一块一块被掘开了。匪众们咧着嘴巴笑了,似乎白花花的银子就摆在他们眼前。大雨仍一直下着。炮楼里青林在睡梦中被尿憋醒,青林起身撒泡尿正准备再次入睡。忽然听到风雨声中似乎还夹杂着异常的声响。青林警惕起来,冒雨跑出炮楼伏在城墙上向下望去,雨仍在哗哗下个不停,闪电一个接着一个,闪电的佘光把大地照得雪亮。借着闪电的光亮青林看见城墙下一群土匪正在掘墙挖地。青林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事不宜迟马上向朱二道和朱小道汇报而去。

天将亮时,雨渐渐停了,朱家大院的围墙在匪众们的挖掘下终于倒塌了一个二米多的缺口。

匪众们见状势若疯颠呼啸着一拥而上冲向缺口意欲攻进朱家大院大开杀戒。不料冲进缺口尽头才发现,缺口那端有一张巨大的铁丝网牢牢挡住了去路推之不动。家丁们隔着铁丝网炮火齐鸣,一群攻进缺口的土匪无处躲藏纷纷中弹身死。冲在最前面的刘麻子子弹在他身上穿了数不清的洞,刘麻子倒在地上彻底变成了麻子。后面的土匪见势不好妙纷纷后撤扭头便跑急于逃命。经过这次斗争黄天狼手下伤亡惨重,安静了很长一阵子。出此良策的小钉钯也遭到了帮规的处罚。

时值盛夏,朱家当口商铺生意开始进入旺季,仓库货物将尽。附近县城几个分号也纷纷催促要求发货。朱二道和朱小道同家人商量决定再去北方进一批货源,一路上危险但利润也比较可观。商量结果由朱小道,青林,朱询,朱统,朱大愣带几十人人一起上路。其它众人留守朱家大院以防黄天狼偷袭。一行几十人趁着天亮未亮之际匆匆向北出发而去。

一个月后,朱小道带众人驾着十几辆满载货物的马车凯旋而归,马车行至南阳地界时天色已晚,南阳城门早已关闭。朱小道决定绕道城东红泥湾附近的死人谷,经过死人谷再有几个时辰的路程就可到达朱家大院。沿途的顺利让大家放松了警惕。朱小道派朱洵骑快马先回朱家大院报信,通知朱二道派人前来接应,以防意外。

龙头湾毒龙帮老巢里黄天狼躺在在睡椅上昏昏欲睡。前哨来报,大当家的!据探子来报,朱小道押了几十辆货物已到南阳境内,城门早已关闭他们有可能绕道红泥湾死人谷附近通过,那是必竟之地。黄天狼一骨碌爬起来喝到,还不快去通知所有兄弟们大厅里集合。前哨领命而去。毒龙帮的大厅里黑压压的站满了土匪,松油灯高高燃起把大厅里照得如同白昼。黄天狼站在高台上大声呼到,今晚有个发财的机会兄弟们要不要去?大厅里人头窜动群情激昂,喧哗声一阵高过一阵,个个磨拳搓掌争先恐后。黄天狼吼到,兄弟们!抄家伙跟我走,说完骑上马带头向死人谷方向急奔而去。

朱询回到朱家大院向朱二道把路上情况如实汇报一番,朱二道听后喜上眉梢,想不到此次如此顺利,不出几个小时货物就能运回朱家大院。朱二道立退备马,带着国富和国兴前接应朱小道,李小娥吵着要和朱二道一起去,豆花听后笑着说,二嫂去了我也要跟上去。朱二道说,那行!就留下国欣和国勋守家吧!朱二道 把朱国欣喊到面前再三嘱托,这才率众人骑马而去。朱小道带领众人驾着十几辆货物的马车马不停蹄向城南方向朱家大院急赶 。经过死人谷时天起风了,风打在马车上啪啪作响,朱小道抬头向死人谷高地上望去,朦胧的夜色中高地上恍惚有人影晃动。长年行走江湖的警觉让朱小道顿感不妙,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置在心头。朱小道低声命今到,大家快寻找掩体趴下卧倒。

高地上的黄天狼朝谷底挥了挥手,匪众们枪炮齐发,密集的子弹向谷底众人射去。朱小道唷喝到,不好!我们中埋伏了!兄弟们给我狠狠打。朱家人借着马车的掩护开始反击,天昏地暗狂风大作,黑暗中看不清土匪到底有多少人。朱家人一味的反击,双方都有伤亡,子弹 嗖 嗖 作响,不断在山谷中穿梭,朱家不时也有人倒下,情况十分危急。黄天狼带着匪众们一时半会也不敢攻下谷底,以免朱小道带人冲破卸口突围上来。有小喽喽向黄天狼提议,大当家的,现在风大,要不我们在山谷里放一把大火,把朱家人烧个精光多省事啊!何必浪费子弹!黄天狼瞪了喽喽一眼,骂到,你个蠢货!我们不但要朱家人的命,还要他们的货。一把火烧了可好,货物不全烧光了吗,喽喽自知激怒了大当家吓得不敢再吱声。大风过后不时有闪电划过天空,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先是几大颗雨滴落下来,紧接着大雨片刻而至,啪啪啪的雨点砸在地上溅起团团水花。雨声中还隐约夹杂着雷声,雨越下越大,不时有闪电划过天空,谷内的沼泽中一片泥泞。青林踩着泥泞跑了过来,三爷,快带兄弟们撒!我看准是黄天狼这老鬼使得坏,保命要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些烧。朱小道一边朝谷顶反击一边喝到,你带兄弟们先撤,我断后。话音未落,一颗飞来的子弹呼嗖着钻进青林的胸口。青林一个趰趄摔倒在泥泞里,大雨哗哗而下倾盆不止。不知是雨水还是血水渗透了青林的衣服,湿透的衣服裹在身上一片冰凉。朱小道跑过来抱起奄奄一息的青林。青林气息渐弱,三爷,我。。。。。你快带兄弟们撤,我可能不行了。。。。。青林惨惨的笑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朱二道带人行至半路,忽然听到死人谷方向传来枪声,便知准是出了意外。莫非三弟中了黄天狼的埋伏?朱二道怒不可息冒着大雨率众人急速前进向死人谷方向赶去。

死人谷里战事仍在继续着,朱家人伤亡惨重。土匪们把山谷围得像铁桶一样,死死咬住不肯放松。

朱小道满脸血污大声喝到;朱大愣!

朱大愣;到!

朱小道命令到;今晚我们可能此劫难逃,你带一部分兄弟赶快向山谷出口处撤退,日后好为我们报仇!

朱大愣;三爷!

朱小道历声命今到;不要罗嗦!快撤!

朱大愣;是!含泪领命而去。

朱小道又喝到;朱统!

朱统;到!

朱小道用手指指旁边的乱石堆说到,你带几个兄弟从那个地方强攻上去,争取夺得左边制高点。快!我掩护你上去。

朱小道手持双枪,愤怒的子弹不断从枪膛中飞出击落在土匪身上,中弹的土匪倒在地上齐哭乱叫。朱统借着朱小道的掩护攻上了左边高地。忽然一声惨叫,朱统被土匪折大刀划破肚皮又从高地上跌落到了谷底,白花花的肠子散落一地。

朱大愣全身鲜血又从山谷的出口方向转了回来。

朱小道喝到,什么情况?

朱大愣泣不成声;三爷!山谷出口已被土匪堵死,十几个兄弟全没了!

朱小道一愣,瞪着发红的眼睛吼到;兄弟们!跟土匪拼了!冲啊!此刻朱小道已做出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打算。

朱二道带领朱家众人赶到死人谷时,看见土匪们正拼命向谷底的朱小道射击。朱二道怒不可息命领大家四下散开,在土匪背后发起猛烈进攻。枪响之处,土匪们纷纷倒地身亡。土匪不提防有人背后偷袭,慌乱之中忙分兵一半转身防御,另一半防止谷内朱小道众人突围上来。朱二道弹无虚发,嗖 嗖 两枪向黄天狼头上射去。喽喽们见状连忙推开黄天狼迎上了枪弹,中弹的喽喽倒地向谷底跌落下去。谷底兄弟们一拥而上,喽喽们瞬间变成了一团肉泥。战争呈现了胶合状态,朱小道几冷次突围都未成功,朱二道的进攻遭到黄天狼匪众的顽强敌抗。大雨仍哗哗下个不停,黑暗中枪声更加密集。

此刻,埋伏在树林深处的另一伙匪众正有黄天狼的副官小钉钯带领悄悄向死人谷围拢。其实黄天狼早料到,朱小道被困死人谷朱二道听到枪声必然来救援。黄天狼等得就是朱二道的救援,等到朱二道的救援到来他们来个双重包围,前后夹击让朱家人有来无回。

小钉钯带匪众转到朱二道身后猛烈开火,密集的枪声骤然响起,几个家丁顿时倒地身亡血流如注。朱二道情知有变讯速回身反击,连忙命今到;国兴,朱力,小娥和豆花你们带人拦住后方土匪,国富,柱子和光头你们带人绕过大树后面强攻前面高,长毛和其它人散开给我狠狠的打。战事不容乐观,国富带人强攻高地不成被逼退下来,反折了几个兄弟,柱子和光头也中弹身亡。嗖 嗖 的子弹不断在人群中穿梭,落在树丛中打得落叶片片飞扬,泥桨四处乱溅。朱二道身负重伤却顽强的敌抗着,长毛和朱力倒在血泊中,其它兄弟们也都早已精疲力尽。谷底的朱小道带人一次又一次攻上高地,又一次又次被黄天狼打压下去。突然一声炮响,朱二道头破血流栽倒在地上,国富身负重伤匍匐着缓缓向国兴爬了过来,哥,国富伸出粗大右手紧紧的拉着国兴,一股浓烈的鲜血从他口涌出。国富拉着国兴的手慢慢的松开滑落了下去。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朱二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体早已冰冷。国兴伏在朱二道身上泣不成声。山谷上朱家兄弟子弹所剩无几,小钉钯似乎也看出了朱家人的困境,并不急于开枪而是向他们慢慢的靠拢。李小娥愤怒的扔下空枪,从腰间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对着土匪吼到,狗日的,想活捉老娘门都没!我李小娥二十年后还是李小娥!就完拉响手榴弹的合身向土匪扑去。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十几个土匪倒成一片血肉模糊。李小娥被炸得在空中翻飞几圈又重重摔倒在地方,溅起片片泥浆。大雨仍哗哗下个不停,闪电一个接过一个从头顶掠过,电光火石之间,豆花哭喊着从大树后面跑了出来,二嫂! 砰 的一声枪响,一颗飞来的子弹击中了豆花的额头,豆花一个翻身倒在地上,鲜血汩汩从枪眼处涌出。

谷上子弹尽绝的朱家人被土匪围在林中的一片洼地里,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国兴和几个朱家人紧紧抱在一块,这一刻大家都在等待死亡的降临。小钉钯眯着双眼大声唷喝到;准备!射击!土匪们拉响枪栓瞄准了朱家人。众人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等待他们的是无边的黑暗和万丈深渊。枪响了,哭喊声乱成一片,树林里腾起了团团血雾,人群惨叫着纷纷倒地身亡。至此朱二道的救援人员全部被土匪黄天狼的部下消灭在死人谷上无一生还。

凌晨的时候,雨停了,战争也接近了尾声。几声零星的枪声响过,死人谷又恢复了安静。

死人谷的泥泞里一片狼藉,朱家人的尸体横七竖八散落遍地,朱小道卧在血泊里奄奄待息。黄天狼不再开枪带领匪众攻下谷底慢慢向朱小道围拢靠近。殊不知朱小道在马车下面已安好炸药,炸药的引线就在朱小道手中。朱小道待黄天狼走近自已准备开枪时拉响了炸药引线,咚 的一声巨响,马车瞬间四分五裂,干货和粮草四处飞溅。黄天狼被货车上麻袋击中砸得晕死过去。其佘匪众除小钉钯之外无一幸免全部被炸死在死人谷里。小钉钯负伤爬起来扒开麻袋把黄天狼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消息传到朱家大院马春花当场昏厥过去,朱家上下仅存的十多个家丁也都哭得死去活来。朱家老小悲不胜哀,全部沉浸在悲痛之中。马春花强打精神和朱国欣一块花些银子托人央求国军混成旅一个团,护送着来到死人谷把朱家人的尸骨一一捡回。从此,老朱家便一厥不振。店铺里生意一落千丈,各个分号的店铺也开始疏于与朱家来往。马春花一夜之间苍老许多,两鬓的头发渐渐斑白。黄天狼受此重创后销声匿迹不知去向。

又过了一年,朱国欣和刘福珍的儿子朱传才已经学会了走路。朱国勋也娶了城外张老头的女儿张玉兰为妻。随着时间的流失,朱家人的伤口也在渐渐愈合。

这一年黄天狼也没闲着,黄天狼和小钉钯用重金收买地痞流氓重整旗鼓队伍讯速壮大起来,毒龙帮进入了鼎盛时期。黄天狼再次打家劫舍,手段惨忍至极,以至于达到无法复加的地步,上刀上,下火海,点天灯,炸油锅,刮竽头,夹子洞,拔萝卜,鬼推磨,旱地葱,踩地雷。。。。。。手段无不用到极致。黄天狼别出心裁的发明一种新玩法。就是把抓来的村民脚朝上头朝下绑在木桩上,匪众们骑马从中间经过,手起刀落,一刀一个,把村民们的人头砍下,鲜血四溅片片腥红。黄天狼美其名曰切西瓜。

黄天狼队伍壮大后再次卷土重来攻打朱家大院,炮火齐明日夜不休。朱家人在马春花的指挥下防守有序,拒不开战也不出门迎敌,只是躲在在城楼后面时不时的反击。等土匪云梯搭上城墙,家丁们马上出击推倒云梯。绳索抓上城墙,家丁们就用刀砍断绳索。土匪们坠入城墙之下摔得哇哇大叫,如此几番黄天狼最终一无所获败阵下来。朱国欣为防不测把朱洵叫来,由朱询护送刘福珍和儿子朱传才去了唐河县黑龙镇娘家。刘福珍的舅家表弟张小佳在黑龙镇民兵团任职,刘福珍回到娘家相当安全些。朱国勋也和媳妇回到娘家省亲。朱家大院由马春花和朱国欣母子俩把守日夜警戒。

小钉钯再次向黄天狼献计耳语一番,黄天狼听后大笑不止。

夜,大地陷入了深深的沉寂之中。黄天狼带领匪再次来到朱家大院外,这次他并未着急炮火齐鸣。而是让人抬来一个大油桶,把一百多只大老鼠在油桶里浸泡过后,然后把老鼠点上火顺着朱家大院门墩下的缝隙塞进了朱家大院,一百多只着火的大老鼠因身上疼痛在朱家大院四处乱窜,柴房里,厨房里,睡房里。。。。。片刻间,熊熊大火在朱家大院燃烧起来,守城的家丁争先恐后从城楼上跑下去救火。匪众们趁着夜把云梯搭上城墙进入院内,急于救火的朱家人还未曾发觉,朱家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枪声骤然响起,仓慌迎敌的十几个家丁全部被土匪们击毙。朱国欣力战而死,死之前抱起小钉钯向柴房火坑里跳去同归于尽。黄天狼带人把朱家大院珍重物品洗劫一空扬长而去,任通天大火在朱家大院蔓廷燃烧变成灰烬。黄天狼在走之前把马春花也绑在了马背上。他敬重马春花是个人才并没有杀害马春花,而是让马春花在毒龙帮老巢里给匪众们洗衣服做饭砍柴。马春花本想一死了之,但又转念一想我若是死了朱家大院的血海深仇由谁来报,不如隐忍下来等待时机东山再起。马春花忍辱负重在毒龙帮老巢存活了下来。

黄天狼的凯旋归来更增加了土匪们的士气,土匪们变本加利向附近村子打家劫舍,手段越发惨忍令人发指。朱国勋和张玉兰夫妇在得知朱家大院被毁之后气郁难当,本想复仇但自已身单力薄手无寸铁,又怕黄天狼斩草除根前来报复。于是,朱国勋和张玉兰在张老头的带领下一路向南走入了湖北境内。

马春花整整在毒龙帮老巢待了三年,这三年里马春花天天看黄天狼杀人越货。马春花的心也开始坚硬冰冷起来,马春花天天祷告希望共军的部队能打到南阳,把黄天狼一伙斩尽杀绝以报前仇,可是时间久了,马春花渐渐绝望了。城南的红花开了又谢,谢了又红,始终没见有人打进黄天狼毒龙帮的老巢。这个冬天大雪如约而至再次把南阳古城紧紧包裹,寒风像刀子一样划过村庄和田野,荒郊野外滴水成冰。晚上马春花在睡梦中被一阵喧哗声惊醒,不用说就知道黄天狼又在打家劫舍。马春花隔窗向外望去,借着雪光的映照只见黄天狼带头押着十几个穿军装的人,看样子像是共军。后面有数辆马车,马车上全是棉袄和棉被。马春花心里一揪,黄天狼这是作孽啊!共军正在前线打日本鬼子,前线因缺衣少棉好多战士被活活冻死在战场上。黄天狼却把共军的救命物资给劫了,这个该遭天杀的。马春花一夜未眠左右难安。第二天,马春花到牢房去给共军送饭时,发现其中一个共军队长模样的人好像在那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马春花盯着他又看了两眼,这一看不打紧。突然,马春花愣住了,马春花愣愣的站在那记忆的闸门如潮水般打开,往事纷沓而至。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已失散多年的弟弟马启程。虽然经历风霜雪雨马启程的模样大为改变,但马春花还是认出了自已的弟弟。马春花泪水长流哽咽着问,曲子!你是曲子吗?曲子是马启程的小名,这个小名只有父母和姐姐小时候叫过,过往了好多年马启程几乎都忘记了自已的小名。忽然听到有人叫曲子,马启程先是一颤,跟着也立即认出了姐姐马春花。马春花抱着弟弟泪水长流,曲子!这么多年你都 去哪了?姐姐想你想的好苦啊!马启程强忍住泪水推开马春花用手指了指门外,意思是门外有人把守,此时说话不便。马春花会意放下饭菜含泪而去。

晚上马春花趁土匪们睡熟之际,把柴房的干柴全部铺开又浇上菜油点了一把大火。马春花摸到牢房用砍柴的斧子奋力砍开门锁,把十几个共军全部放了出来。马启程找到自已的武器抢得几匹快马一伙共军向毒龙帮老巢外夺路奔去,土匪们急于救火并未发觉。黄天狼发现共军逃脱怒不可息带人一路急追。马春花和马启程同乘一骑。黄天狼瞄准马启程就是一枪,马春花合身扑上去挡在马启程身上。子弹钻进了马春花后背。鲜血在背上泅出一片殷红。共军一伙随从掩护着马启程边战边退向树林深处隐去。

马启程抱着马春花痛心疾首的哭着,姐!姐!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是曲子啊!马春花目光开始涣散。恍惚中她看见母亲刘香兰正微笑着向她走来,后面还跟着父亲马本年。刘香兰还是那样年轻漂亮。刘香兰笑眯眯的拉着马春花的手向远处走去。马春花微笑着闭上了双眼,眼角两颗晶莹的泪珠至死未溢。

张老头带着朱国勋和张玉兰在湖北武汉的汉正街上开了一家小食店,一待就是三年,三年下来多多少少还有些积蓄。当得知马春花惨死在黄天狼之手时,朱国勋和张玉兰彻底被激怒了,一家三口商量着如何回南阳报仇雪恨。张老头盘掉小食店跟着朱国勋和张玉兰悄悄返回了南阳古城。张玉兰雇人打听黄天狼的行踪,发现黄天狼有个不良嗜好!那就是逛窑子。而且他只去南阳城内最繁华的掩绿楼,掩绿楼里黄天狼有个老相好叫白天鹅。这白天鹅长得粉面似雪晶莹剔透且遍体生香,在掩绿楼一直都挂头牌,不知迷倒过多少痴情男子。白天鹅的来历无人知晓,也无人过问,必竟都是逢场做戏寻欢作乐而已。但张玉兰对白天鹅可是再熟悉不过。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那年,十二岁的白天鹅逃荒来到南阳郊外被两个混混劫持轮番奸淫,多亏张老头路过用锄头打跑两个混混,救下了白天鹅。白天鹅父母双亡无家可归,本想到南阳投靠姑妈,不料来到南阳才得知姑妈家早已人去楼空不知去向,无依无靠的白天鹅偏又遇见两个混混。张老头叹其命苦,把白天鹅领到自已家中收养,自已的女儿张玉兰也有十二岁,白天鹅正好可以和张玉兰做个玩伴。白天鹅在张家住了几年。那一年,河南境内大旱,尤其南阳最为严重。家家户户颗粒未收,因饥饿死亡者不计其数,田间荒地随处可见尸体白骨。贫苦的南阳人民开始捋榆钱,吃树叶,树叶吃光后剥树皮挖草根吃,草根挖绝后人们又开始吃观音土,直到最后观音土也吃光了。大批饥肠漉漉的逃荒难民迫于生计开始往西迁移,数百万南阳人民纷纷外逃远走他乡,这是河南人民一部血泪斑斑的逃难史。中国史称,走西口,河南史称,叶落长安,南阳人称,望长安。当时在南阳流传着这样一首歌曲,望长安,长安远,长安路上血斑斑,泪未干。 望长安,长安难,爹娘儿女不相见,肠寸断。。。。。此曲在南阳大地流传甚广。这一年张老头因饥饿少粮双腿浮肿瘫痪在床上半死不活。张玉兰的哥哥在走西口的路上跌落悬崖客死他乡。为了保命十五岁的张玉兰头插草标跪在南阳府衙街头自卖自身,不求温饱只想活命。正好这天马春花回家路过时看见这一幕,马春花看张玉兰眉眼周正,虽不是很漂亮但也耐看。于是花钱买下张玉兰意欲给朱国勋做媳妇。朱国勋见了张玉兰欢喜的不行,豆花看了也甚感满意,于是两人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白天鹅看张家人穷得实在过不下去了也不愿赶自已走心里难受不已,为了不拖累张老头一家,白天鹅一个人悄悄走进了掩绿楼。白天鹅对老鸨声称自已是外地逃荒过来的,无依无靠才出此下策的。老鸨白捡一个女儿自然是高兴的眉开眼笑。白天鹅在掩绿楼渐渐挂上了头牌。白天鹅把挣到的钱换成粮食,常常放在张老头屋里便悄悄离去。张老头的病得到了控制,双腿也慢慢可以下地走路了。张家人咬紧牙关终于挺过了最难熬的一年。

古城南阳华灯初上,大街小巷莺歌燕舞。掩绿楼的楼牌上一个个浓妆艳抹坦胸露背的姑娘们,媚眼频抛花枝乱颤嗲声浪语的叫到,大爷!进来玩玩呀!挥动的小手绢犹如一朵盛开的红花。掩绿楼大门外一个口红齿白的英俊少年款款而入,姑娘们一哄而上又拉又扯,少爷陪我们玩玩嘛!见到这么英俊的帅哥,姑娘们定是相互抢夺争风吃醋。老鸨扭动着丰乳肥臀笑着走过来,哎哟!少爷真是稀客啊!来!快!楼上请。不知少爷看中了我们哪位姑娘。少年语气冰冷道;白天鹅。老鸨嘻笑着眼珠翻动,噢!少爷真是好眼光,白天鹅可是咱这头牌。不过。。。少年拿出几块银元放在老鸨手上,老鸨立刻媚笑着说,行!我马上去安排。

白天鹅见这么俊美的少年来到自已房中,急不可待连忙关紧门窗脱衣褪裤。少年嘿嘿一笑,把头上的鸭舍帽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头青丝长发。白天鹅一惊立退认出是张玉兰。兰姐,你这是?张玉兰压低声音说,别吱声,我找你是想商量个事!

事!啥事?白天鹅十分诧异。张玉兰把白天鹅拉进账内密语了一番。

三月三,上独山。一年一度的庙会节。古城内外张灯结彩烟花齐明。舞狮子的,玩龙灯的,撑旱船的,扭秧歌的,耍猴子的,卖艺的,卖金创药的,胸口碎大石,魔术杂技应有尽有,异常热闹不亚于元宵佳节。大街小巷人来人往争相赶会。掩绿楼的生意更是爆满,闲瑕的士兵,有钱的财主,游手好闲的少年浪子们无不在这里寻欢作乐,谁不想在这温柔乡胭脂地里沉醉千年。黄天狼上得二楼大大咧咧推开了白天鹅的房门。白天鹅白了黄天狼一眼娇嗔道,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想死我了。黄天狼哈哈大笑,真的想我了吗?说着抱起白天鹅便扔在床上。白天鹅爬起来用手挡住黄天狼凑上来的臭嘴媚笑道,黄爷!你急啥啊!还怕我跑了不成!今天是三月三庙会节,难得有这样的良宵美夜,你我何不小酌一杯。等醉酒之后及时行欢也别有一番风味啊!黄天狼兴起,喝道,那还不敢快备酒菜来。白天鹅连忙吩咐龟奴们拿来烈酒,又备了几个精美小菜。两人打情骂俏喝了起来。黄天狼自持酒量过人在白天鹅劝说下一碗一碗喝个没了。片刻间屋里一片狼藉,黄天狼酊醇大醉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白天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黄天狼挽扶上床脱光衣服。黄天狼躺在床上发出均匀而畅快的鼾声。白天鹅在黄天狼的脸上拍打几下,黄天狼仍然沉睡不醒。看来时机已经成熟不能再犹豫了。白天鹅从黄天狼的衣服里摸出手枪,对准黄天狼的额头扣动了扳机。只听 噗 的一声闷响。鲜血在黄天狼的额头上弹起一朵红花。黄天狼挣扎两下便停止了鼾声。女扮男装的张玉兰越窗而入,手起刀落砍下黄天狼的头颅用布包了扬长而去。待张玉兰走远,白天鹅这才打开房门,然后自已假装晕倒在地。路过房间的小桃红看见满地血污和晕倒在地的白天鹅吓得尖声叫起,不好了!不好了!杀人了!掩绿楼里一时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古城南阳郊外的黑松林里,张玉兰女扮男装静静的矗立在那里。黑暗中走出了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

矮小男人;兰姐,你找我有事?

张玉兰;我想请你帮个忙。

矮小男人;啥忙?

张玉兰;把这个人头挂在瓦店城楼桅杆上。

矮小男人;黄天狼的人头?

张玉兰;这是一半订金,你先拿着。事成之后,明天晚上在这里付你另一半钱。

瓦店城楼守城士兵天亮时发现桅杆上竟挂着个人头,守城士兵拆掉桅杆把人头扔到了城外。城外大街上有人认出是黄天狼的人头,于是人们奔走相告无不拍手叫好。受过土匪祸害过的人们开始击鼓奏乐载歌载舞。人们把黄天狼的人头当成西瓜到处踢打踩踏,有的妇女和婆娘们兴奋的痛哭流泪哇哇大叫,老天爷啊!你终于开眼了啊!要了这魔鬼的狗命!说着用拳头和巴掌朝黄天狼的人头上敲打,还有妇女扑上来用牙齿生咬活啖,更有甚者拿来锥子扎,拿来剪刀戳。人们像疯狗抢食一样唯恐抢不到黄天狼的人头不能报仇雪恨。

此年,共军的剿匪行动在南阳正式开始,龙头湾毒龙帮群龙无首被共军一网打尽,其佘小股土匪也一并擒获。至此,朱国勋和张玉兰才重返朱家老宅起屋建房重建家园。

作者。黄书浩 河南省南阳市陆营镇党沟村2队 电话 18037709505 微信同号

QQ1577706566

  金小鱼说:

        这是一部家族秘闻,希望能重见天日,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