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出手不凡

小说:秀才兵 作者:刘晚香字数:6981更新时间:2019-04-04 10:35:58

“砰砰砰……”外面枪声大作,喊声震天:

“海仁强盗,莫做美梦啦,快出来送死吧!”

“犬羊一,你个狗娘养的,你个畜牲,快出来送死吧!——”

村里的鸡狗叫吠起来,山上的树木呼呼作响……这一切汇聚起来,犹如海潮扑向海仁他们。一向养尊处优的日本商人犬羊一哪见过这阵势,他刹时吓得身体象散了骨头架子,他的手死死扯着海仁的褂子角。

娘的,这世道也变得太快啦!老子的如意算盘真的要砸了?海仁听到外面响起暴风雨般的枪声呐喊声,一愣,鼠眼一瞪,掇起一杯酒一仰脖子灌进嘴里,顺手摔碎酒杯,抽出手枪一挥:“弟兄们,跟老子出去收拾他们!”话音刚落,人已冲出门外,犬羊一扯着他的褂子角也拖到了门外。

海仁是见过世面的,他很快判断出对手的人数并不多,他再一次把枪一挥,大喊:“弟兄们,只几个毛贼,经不住老子们几打的!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冲,打熄了枪声老子重重有赏!”

“只几个毛贼我们管他们做什么,我们玩我们的……”犬羊一边颤抖边嘀咕。

“不干掉他们你怎么玩得尽兴。兄弟们,朝有枪声的地方冲!”海仁把枪一挥,信心十足。

村后山坡上有枪声呐喊声,他们就往后山冲去。

村里其他人趁机从另一方向悄悄向深山转移,兵荒马乱年月,这样的事他们不陌生,因而有条不紊,不一会儿,他们就溶进了大山。

清兵蜂拥而上,宇伟龙的心弦有些颤动,他强压住心跳,自己对自己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怕不怕,大不了一死……他一边自己稳定自己的心胸,一边举枪瞄准。这些清兵都是海仁的八旗亲兵,平常游手好闲,媚上欺下,作威作福,见苦见累都躲得远远的,哪沾过苦累的边!这个时候躲不脱了,一股酒劲过后,原型毕露,他们爬山如同瞎子走路。宇伟龙的心胸平稳了些,他扣动扳机:“砰!——”“砰!砰!砰!——”胡子排长,朱兴旺他们的枪也响了。转眼间,清兵倒下了二个,海仁急令卧倒隐蔽,随即命令四个士兵回村去搞火把。那四个清兵不声不响爬向村里。

村里黑灯瞎火,天上的星星月亮也躲起来了,天地象钻进了黑煤洞。山村的狗还在“汪汪”叫吠,似乎是在驱赶强盗,或是请天地评理,或是给不屈者助威。这边山上,树木呼呼,犹如惊涛,宛若千军万马。清兵趴在山皮上,有的嗦嗦发抖,有的在心里哭爹喊娘,他们跟海仁一起来到这里,原以为跟往日一样——凑凑热闹——见缝插针享受享受——顺手牵羊捞点外快。万万没想到……千不该万不该……他们一个劲的在心里埋怨自己,埋怨海仁。黑夜的大山密林,对于这些清兵来说,犹如十八层地狱。

宇伟龙的心里更加有底了,他有一种摧枯拉朽的感觉。他想:凭这些草包怎么保家卫国?他想到了远古时候的禅让。他在心里说,你不行就放聪明一点,主动让位,何苦要垂死挣扎,何苦要祸国殃民,挖肉补疮,何苦要自送性命呢?!

十六根火把搞来了,周围亮了,还是解决不了问题,他们在不熟悉的崎岖不平荆棘丛生树高林密的山路上冲锋如同小孩学步。反过来,他们的火把为宇伟龙他们树起了明亮靶子,两坨及楠竹铺的本地人又熟悉地形,他们带着宇伟龙、胡子排长、朱兴旺一会儿钻到清兵头上的山岩上“砰砰”几枪,一会儿又抄到清兵身后的树林里“砰砰”几枪。眨眼间,清兵又倒下了几个。

海仁下令把火把集到一起,士兵背对火把埋伏在四周,他不敢贸然进攻了,他决定等天亮再说。

“为什么要等到天亮?咱们现在回去不行吗?何苦要趴在这里活受罪呢!”犬羊一小声对海仁说,“这山林又腥又臭!”

“现在不能撤。我们要是调头往回走,他们追着咱们的后背开枪,咱们还有命吗?”海仁回答,“等到天亮,我们就不怕了!”

犬羊一无言以对。他在心里说,这老兄还精明着哩,看来死不了!他这样想着心里稍微安稳了些。

宇伟龙他们照亮光的地方打枪,海仁立即命令朝响枪的地方还击,他们有长枪,射程远,人又多,立刻占了上风。胡子排长抢先阻止打枪,他们撤到清兵长枪射程之外的地方隐藏起来。清兵没了目标,打了一会儿枪后也停了射击。双方僵持着。

夜空,乌黑的云海黑浪翻涌。山野里的生灵象是被刚刚止熄的枪声和还在燃烧的火把惊骇住了,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胡子排长、朱兴旺他们对这些并不生疏,从军之前,他们长年在山间田野日夜劳碌奔波,从军后,他们在训练中也不曾含糊过,所以,对夜里钻山林,并不发怵。宇伟龙开初有点不适应,但他生在山里,毕竟有过十来年山里生活的底子,再加上从军后在训练中实实在在补了火,因而在山里转了几圈后,也就行动自如了。

宇伟龙对胡子排长说:“咱们往清兵那边靠近一点,看有没有可乘之机。”

胡子排长同意,他们随在两坨及楠竹铺青年的身后悄无声息地靠过去,他们听到了清兵的说话声:

“奶奶的,这鬼地方,不知道是什么虫子把我的鸡巴咬了一口,痒得要死!”犬羊一的声音。埋伏在犬羊一身边的海仁也感到下身簌簌发痒起来,他还顾不得这些,他心急火燎,他要考虑如何收场。他感到四周漆黑一团,分不清东西南北。他心慌得厉害。他清楚:他是把自己及家人的命运全部押注在犬羊一身上的,要是这个犬羊一不高兴了,那就是断了他走向日本国的桥梁,他的希望及全家人的生路也就完了。这这……他心浮气躁,忐忑不安,他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犬羊一先生,让您受苦了真是不好意思,等天亮我捉几个毛贼剥皮抽筋给您看,挖心割肝给你吃!”

“好呀,我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剌激好玩过瘾的事情哩!”犬羊一来了精神,声音稍大了些,“据说那东西有奇效!”

“对对!”海仁强打精神附和。

“砰砰砰……”声音引出枪声,一颗子弹剌溜一声从犬羊一耳边擦过,犬羊一浑身一抖,海仁的帽子飞向身后也顾不得了,一边命令开枪还击,一边拉住犬羊一滚向一棵大树后面,两人趴在冰凉的山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清兵一开火,宇伟龙他们就不伸头了,他们迅速隐蔽起来。清兵胡乱打了一通枪后也停止射击,不敢挪窝,山林又寂静下来。

时间如雾般飘去。天空惭惭增进了亮色,大地渐渐露出轮廓,雄鸡开始“喔喔”啼叫。

“娘的,放着那么多好鸡好鱼好肉不吃,要老子们趴在这里活受罪……”清兵里又传出嘀咕声。

“谁说话,找死呀!”海仁低着头吼道。

“砰砰砰……”宇伟龙他们又在另一个方向射出子弹,清兵又是还击,火力很快盖过了宇伟龙他们。

宇伟龙死心了,明摆着的,自己这一方只十多人,四个人会打枪,只两支长枪,火力有限,主动找敌人拼,无异于找死!不找敌人拚,天亮后要想消灭他们,连想都不能想了。怎么办?

“兵者,诡道也……”《孙子兵法》上的文字涌上他的脑际。

海仁的心里也没闲着。他已准确判断出对方顶多只有十几人,几杆枪,再有就是土铳。他在心里说,这要是在白天,哪用得着这么折腾,屙几泡尿,还用不着人人屙,都可以把他们淹死!鸡快叫,天快亮……蓦地,海仁想起了武昌的清军,想起了火,眼前的火堆又给他增添了信心,他决定放火烧山,他命令士兵向左、右、山上一齐开火,同时,命令士兵点火,顿时山林中火光冲天。

两坨,大傻子及楠竹铺青年见燃起漫天大火,慌了手脚,他们不能冲上去救火,也不能开枪打击敌人,敌人的枪不停地射出子弹,掩护着大火向四周蔓延,也掩护着他们自己不遭枪击,海仁的部署滴水不漏。

胡子排长说:“找个地方躲躲吧,不然咱们就没命了。”

“这不难,跟我来。”两坨及村里人把胡子排长他们带到一匹光突突山崖中的石洞里。

宇伟龙眼望冲天大火,热血直往头上涌,他克制着自己。他明白,只有消灭他们,才能保住这一方的安宁。他又想到,一些大人物提出推翻腐败王朝是何等英明!

“咱们回部队去吧,反正村里人已躲进山里,等清兵撤退后他们就可以回来了。”胡子排长说。

“是呀,靠咱们四个人是消灭不了他们上百人的。他们终究要撤退,有山在还怕长不出树?”朱兴旺也说。

“你们一走,天亮了,他们肯定要把村子翻个稀巴烂。”大傻子忧心忡忡说,

“只要人在,损失一点东西怕什么!”胡子排长说。

宇伟龙静静地听着他们对话,他没有往如何摆脱眼前的处境这个方向想,他在如何消灭眼前的强敌这条思路上急行。当他听到大傻子说敌人天亮后肯定要把村子翻个稀巴烂之时,心胸豁然一亮,他抑制住兴奋,冷静地前思后想,仔细推敲一番,成竹在胸。他问:“你们村里有老鼠药吗?”

“有,还有蒙汗药,山里人家,家家都要准备一点,都是用来对付害虫野兽的。”楠竹铺青年一时没想到眼前的这位长官突然问起这个是什么意思,茫然回答。

“大火烧起来后,清兵肯定以为咱们不烧死也会吓跑,他们肯定会回到村子里去吃肉喝酒,人以食为天嘛。你们何不先摸进村给他们准备准备呢?……”宇伟龙说出了自己的计谋。

“哎哟,你这位长官真是神人呀!”楠竹铺青年惊喜地双手捧着宇伟龙的双肩说,“我们怎么就想不出这么高的计谋来呢?”

“我这位老同学就是神奇!”大傻子也说。

“你们可能是急其它事去了,没有往这方面想。好了,快去快回!”宇伟龙说。

“对,兵贵神速!”胡子排长更感到宇伟龙的计谋是一条妙计,他暗中称奇:宇伟龙,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宇伟龙,你的脑子怎么就这么灵呢?你考虑问题,你说话,你做事,有好多跟常人不同,你莫非是神人?是诸葛亮转世?是天上的星宿下凡?

“注意村子里的狗,你们进村,它们要大叫的话,怕引起清兵的怀疑。”朱兴旺补了一句。

“没问题,我们都是狗的主人,我们有办法对付这个事。”楠竹铺青年说。

大火熊熊燃烧,鸡啼声此起彼伏。黎明前的夜幕下,两坨、大傻子及3名楠竹铺青年压抑着兴冲冲的神态爬回山洞。

“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们按长官的意思准备好了。”楠竹铺青年说着打开一个大油布包,有鱼有肉有素菜,大傻子晃了晃手提的酒坛子:“冷的,将就吃点喝点吧!”

“哈哈,你们想得真周到!”宇伟龙笑着说,“肚子还真饿了。”

他们也不客气,吃喝起来。两坨大傻子主动到洞口边吃喝边俯瞰村里动静。

东方放射出霞光,原野薄雾缭绕。远处已出现男女忙碌的身影,楠竹铺村冷冷清清,只有薄雾环绕。

“清兵下山了,快看,那些狗日的真的下山了!”大傻子压抑着兴奋小声说。朱兴旺跑到洞口朝外张望,两坨说:“快走快走,有好酒好肉等着你们哩!”

“嘿嘿嘿……”山洞里的人都小声笑了。

“等一下你们看两坨家的烟囱,肯定要冒烟。”宇伟龙没动,他坐在原地满有把握地说。

“嘿嘿嘿……”大家又小声笑起来,他们心里有谱。

一会儿,大傻子就小声嚷了起来:“真的,两坨家的烟囱真的在冒烟了。”又过了一阵,大傻子又报:“不冒了,熄了。”

酒足饭饱,宇伟龙抹了抹油光闪亮的嘴唇站起来,大手一挥说:“咱们要把敌人引出来。两坨,你带我们到一个显眼容易撤退的位置去。”

“咱们还去惹他们做什么?就在这里坐等不行吗?”两坨说。

“吃饱了,要活动活动。”宇伟龙说。

“对对。”楠竹铺青年的脑子转过弯来,他们懂,他们不要那些肮脏的死尸污坏了他们的家园,他们在心里暗暗佩服宇伟龙想得周全。他们带领宇伟龙他们一口气转移到一个前可以看见全村,后可以顺利撤退象猿猴的下巴一样突出的山岩上,他们一齐向村子里开枪,不会打枪的就扯开喉咙呐喊:“狗强盗,你们的死期到啦!”

海仁也是酒足饭饱,又听到山上响起了枪声喊叫声。他想:没把你们烧死,算你们命大!你们还不识相还不滚开,这大白天的,老子还怕你们不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几个小毛贼!海仁抽枪一挥:“兄弟们,大白天的,不怕什么了!最好活捉几个回来抽筋剥皮给犬羊一先生开开眼!”清兵“是”地一声劲鼓鼓冲向山上。他们的肚子鼓鼓的,底气也是足足的。

胡子排长理解宇伟龙的意图,两坨还在兴冲冲地往山下射击。“莫光顾过枪瘾了,咱们往山上撤!”胡子排长说。

他们往山上撤一段打一会枪,再撤一段再打一会枪,硬是牵着清兵的鼻子爬上了山腰。这时,清兵一个接一个倒下地去。海仁这才发觉大事不好:这是怎么啦?难道酒肉里下了毒?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着呢?几十百把人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一步呢?那时,大家都在猴急猴急的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谁会往这方面想呢?……海仁感到头昏脑胀肚子痛,胡乱打了一通枪,“扑嗵!”一声砸下地去。犬羊一一手指着海仁一手捂着肚子,弓着腰,满脸汗珠,他的身子转了大半个圈子眼望东方也倒下地去。

天亮之时,海仁料想对方不死也会被大火吓跑,他准备带犬羊一回村补偿补偿,没想到全村人全跑了,只有酒肉还在,他们的肚子经过一夜折腾正咕咕直叫,他的八旗亲兵也嚷着肚子饿了,受了一夜的罪,要好好弥补弥补!这不是现存的么,海仁二话没说,命令亲兵生火热菜,亲兵见长官松了口气,除烧火热菜的几个士兵外,都说去方便方便,便抬腿跑向门外。饭热菜香之后,他们再三三两两的聚到这有酒有肉的屋子里。酒肉是大家先已吃过的,又是大白天,他们还要多什么心呢?放开肚皮享用就是了!海仁毕竟是海仁,他比别人清醒,他还没有忘记向犬羊一道歉,再一再二再三道歉,还拍胸口说,经济上一定加倍补偿!直到犬羊一说不怪他了为止。他能在经济上补偿犬羊一什么呢?他只能羊毛出在羊身上——等士兵吃饱喝足之后,命令士兵把村子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带走,然后换成金钱送给犬羊一,这该对得住你犬羊一了吧,你犬羊一难道还要翘尾巴?海仁边喝酒边在心里打着小九九。没想到饭后还没来得及打一个嗝,山上又响起了枪声呐喊声,他根本没把那枪声当一回事,他打算几下几下解决掉山上的枪声再兑现对犬羊一的承诺——搬东西!常言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海仁他们只有到阎王那里去搬东西了。

“快救火啊,这些树木,真心痛!”大傻子说。

“说傻子话,这么大的火,咱们怎么打得熄?”两坨说。

“那就把这些死尸拉来烧了,免得过几天腐烂发臭。”楠竹铺另一青年说。

“这倒是个法子。”两坨说,“去山里喊来乡亲们帮忙吧。”两坨说。大傻子及楠竹铺青年马上动手,一青年朝山上密林跑去。

“凡是带有火药的东西都要清理出来。”朱兴旺吩咐。

“真是强盗,死到临头了,还要偷东西!”拉死尸的人骂,他们看到每具尸体上的挂包都是鼓鼓的,打开看,全是他们村里各家各户的东西,有的水壶里不是装着水,而是酒,还有的塞满了小东西。

楠竹铺村其他人都躲在深山里的一个深山谷里,这是他们祖辈传下来的避难所。以前的乱世,他们的先人都是在这里躲命的,村里人都知道这个地点。这里谷幽林密,里面的人容易看到外面的情况,外人找到这里却是难上加难。老年人席地而坐,从容镇定,大家围坐一起,也不怎么慌乱。

枝叶上面煤堆一样的天空惭惭由深灰变为浅灰、淡灰转为乳白,枝叶间的鸟窠也有了动静,树林里出现了乳白的雾。

“唉,一夜过去了,不晓得家里么样了!”一个席地而坐的白胡子老人睁了睁皱如核头壳的眼皮叹道。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把那些强盗统统赶走……”一个老大娘佝偻着身子小声祷告。

“怪我,怪我害了乡亲们……”新娘伏在新郎的怀里边抽泣边小声说。

“莫说这话!”一老大爷急忙小声制止:“真是糊涂,怎么能怪你呢?要怪也只能怪这世道!”

“宁为盛世狗,不为乱世人。只愿真龙天子早点出世,早点治住这乱世……”

“喂,乡亲们,快收拾东西回家!”一青年跑进山谷报告。

“把那些强盗赶跑啦?”两坨父喜出望外。

“都干掉了,一个不留。”青年满面笑容。

“好好!”大家齐声叫好,纷纷起身。带有东西的收拾东西,没带东西的,抬腿便走。

“哎,还有一件事:做得动事的,到起火的地方去,有事要做,做不动事的回家。”

“知道了。”大家一 齐答应。

大火“噼噼叭叭”“呼呼轰轰”燃烧,映红了半边天。

“老伯,官府要是追究怎么办?”两坨父拉着胡子排长的手千感万谢,胡子排长问。

“追究?不会的,就是追究,兵荒马乱的,我们也有办法对付。您放心,放一百二十个心,没事的。”两坨父说。

胡子排长走向宇伟龙:“秀才老弟,你总愁没仗打,这不是打了一仗!”胡子排长眼望宇伟龙不无感慨:“唉,生在乱世,喝酒都喝不安稳!”

“秀才老弟,真服了你,这样危急,你一点都不慌乱。”本来就在宇伟龙身边的朱兴旺由衷感叹。

宇伟龙来不及回答他们的话,他望着眼前翻飞的火龙,心里五味杂陈,他小声自言自语:“只是苦了这土地这万物生灵!”

两坨父手拉两坨靠过来,一脸的庄重:“各位长官:俗话说,跟好人学好人。看来我这个儿子真变好了,我在这里把他托付给你们,请你们把他带成个好上加好的人!”

“我也真服你们了,从今往后,我要是再犯浑做傻子事,你们骂我打我枪毙我都行!”两坨两眼红红的湿辘辘的,他的眼神再也不是散散漫漫的了,而是聚在一束,显得坚定不移。

“算我一个,你们这样有情有义有智慧,跟着你们肯定错不了!”大傻子也说。

“三人行必有我师。各人有各人的长处,咱们团结起来,取长补短,从眼面前的事做起,把这个乱世给治治平平,大家说好不好?”宇伟龙说。朝阳下的宇伟龙更是朝气勃勃,英武豪迈。

“好!”大家齐声回答。

“嗨,快看——”两坨父手指东天,“我活了这把年纪还是第一次看到!”

大家朝两坨父手指的东方望去,也大为惊奇——蓝而放射着亮光的天幕上,朝阳和彩霞组成了一幅妙不可言的抽象画:厚重的朝阳仿佛是头颅脸面,下面有彩霞聚成象孔夫子塑像那样的衣著身躯,一只手自然垂立,另一只手举在胸前,食指以下四指弯屈,大拇指高高翘起……

  刘晚香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