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风铃恋情

小说:狼女艳情 作者:剑解谜语字数:4860更新时间:2019-04-16 09:05:35

我送走了梅仙,回到失去了女主人的空屋里,回忆和整理我与蓝雪从前的恋情。

四年前,在一家精品店的门口,挂着一排喇叭形的银制风铃,每当风吹过,叮叮当当,叮叮当当,风铃彼此敲击。

二十二岁的蓝雪路过这家精品店,被风铃声吸引了,就走进店里,看着一只只精巧的风铃。

店主是一名年轻的女孩,很精明,知道对方对风铃产生了兴趣,就摘下一只风铃,问:“小姐,想买吗?”

蓝雪回答:“是,多少钱?”

而我此时正在店里,打量蓝雪已多时,只见她忽然一摸口袋,惊叫一声:“不好,我的钱包不在了,肯定是我在街上行走时,不小心被小偷盯梢,小偷扒窃了我的钱包。”

店主用不屑的眼光望着蓝雪,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正要收回风铃。

我对店主说:“我买下它。”

店主乐意,我买下风铃后,把它送给蓝雪,说:“我叫楚荆雄,我就是偷走你钱包的小偷,为了弥补你的损失,送一只风铃给你。”

蓝雪接过我买给她的风铃,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我的名字就在这两句诗里,我一见你风度翩翩,就知道你不是小偷,谢谢你买风铃替我解围,不然,我将是多么尴尬。”

我说:“我从两句诗里,解读出你的名字叫蓝雪,你就像蓝色的雪花一样漂亮,我好喜欢你。”

蓝雪竖起娥眉,怨怒地说:“你替我解围,原来是为了打我的主意,算了吧,这很无聊,再见。”

她很不高兴地走出了精品店。

我为我的侄子买下一只风铃后,也走出了精品店,我是大学植物系教授,新学期第一天,我到院校里去上课。

我正在院校的林荫路上行走,一抬头就看见了一捧着厚厚书本的女孩。

真巧,这女孩就是昨天我在精品店认识的蓝雪。

蓝雪也看见了我,吓了一跳,吃惊地问:“虽然我很感谢你送风铃给我,但你不该说喜欢我,你在这儿做什么?故意来追我吗?”

我说:“不是来追你,我是来上课。”

蓝雪问:“原来,你也在这所大学读书,为什么我以前不认识你?”

我说:“我是第一天报道。”

其实,我是从美国留学归来,刚刚应聘到这所院校当教授,她当然不认识我。

蓝雪说:“这么说来,你是第一天报道的新生。”

我笑了:“可以这么说,以后我们相互学习,相互性-交,不……不……不,是相互交流。”

我进了教室之后,走上了讲台,讲台下面坐着上百名大学生,而蓝雪坐在一群人中,如同鹤立鸡群。

蓝雪看见我站在讲台上,惊得目瞪口呆!

我开口了:“今天是新学期第一天,我好为人师,也好为人朋,以后就是你们的老师和朋友,请大家多多指教。”

嗡地一声,学生们在下面吵开了,尤其是蓝雪,刚刚认为我是第一天报道的新生,得知我是她的教授之后,不断地向周围的闺蜜打听关于我的资料,尤其是调查我有没有女友?

这一堂课在轻松的氛围中度过。

从此以后,我和学生们成了朋友,他们和我谈植物,谈动物,谈流行音乐,谈霹雳舞,谈古今中外的名人,只是不谈性生理和性生活。

蓝雪每次夹在人群中,对我投出崇拜的眼光。

我与学生打成一片,我不但辅导他们的专业课,还指导他们私底下的艺术活动。有一次,学生们演出古装戏《吴王与西施》,在排演的时候,蓝雪就请我当艺术顾问。

在我的英明指导下,这次演出活动旗开得胜,蓝雪演活了西施,演出一结束,观众为之疯狂,为蓝雪欢呼,简直把她当成了现实版的西施。

男生们被她倾城倾国的美丽所倾倒。

由于演出成功,演员们举行盛大的庆功宴,我不是演员,也就没有参加宴会。

在宴会上,蓝雪没有见到我,兴趣索然,神思恍惚,我听说她喝酒过多,烂醉如泥。

别人扶她回家。

她在家中,大吐了一场,连续旷课两天。

第三天,我去她家看她,她母亲不允许我进门,其实,我也不想进去,正好交给她母亲一张短笺,就走了。

她的母亲把短笺传递给睡在床上的蓝雪。

蓝雪看见短笺上写着我创作的歌词:“叮当!叮当!叮当!

风铃敲进了我的心房,旧梦如烟,新愁正长……

问一声心上人你在何方?

叮当!叮当!叮当!

风铃奏出了我的悲凉

红颜易老,青春不长

你可听到我遥远的呼唤?”

她从短笺上读出了我的心声,并从她母亲嘴里得知我已离去,就从床上一跃而起,握着短笺,冲出了家门,一直追到我的屋外,在外面猛烈地敲门。

我一打开门,她就直闯而入。

在我的房间里,她举起短笺,叫嚷着:“这是你写给我的情书吗?你以为你是谁?是教授就有资格向我示爱吗?你自信我会爱上你吗?你太骄傲,太自信了!我明确答复你,我讨厌你!”

我瞪大双眼,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干脆一口气说完。”

她的脸庞变得苍白,身子后退两步,嘴唇蠕动出颤抖的声音:“我……我……我……”

我不等她说完,就一把拥住她,嘴唇吻过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她的泪水。

半晌,我把嘴唇凑近她的耳边,悄悄说:“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买下风铃送给你?因为我见你的第一眼就已爱上了你。”

呵呵,她哭了又笑了,笑了又哭了,她哭了,是因为爱了;她笑了,还是因为爱了。

就在这天,我们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不久,我们开始约会,相约去公园,划着一条小船,荡漾在碧波上。

蓝雪扬着长长的睫毛,用幸福的眼神打量我,说:“你说你见我的第一眼就爱上了我?这是不是太快了?”

我就坐在蓝雪的对面,摇着木桨,对她说:“这就叫做一见钟情,一见不能钟情,那就两见钟情,如果两见不能钟情,所谓三见钟情就不存在,一见钟情是爱情的最高境界。”

蓝雪说:“可是我对你不能一见钟情啊?”

我笑着说:“你对我是两见钟情,上次不是接受我甜蜜的亲吻吗?”

蓝雪说:“有人说,爱情起源于时间,这就是所谓日久生情,一见钟情多半靠不住。”

我反驳说:“一见,两见,三见都不能生情,那么,日久还能生什么情?我看日久生情就是虚伪。”

蓝雪说:“你是教授,我是学生,如果我们结婚,你不害怕流言蜚语吗?”

我说:“你难道不曾听说,有一位82岁的大学教授爱上28岁的女学生,饱受非议,他们还是结婚了?照样生活得幸福。”

蓝雪说:“我知道,这位大学教授姓扬,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那位女生姓翁,非常漂亮,非常崇拜这位82岁的老教授,用28岁冲破82岁的篱墙,嫁给了他。”

我说:“就是在小学,在初中,在高中,师生恋也不违法,何况在大学乎?你何必害怕非议?”

蓝雪震动了一下,说:“在小学,在初中,在高中,师生恋是违法的,在大学不违法,你别非驴非马乱扯一气。”

我笑着说:“我当然知道,我是跟你开玩笑,如果你是在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我会等到你上大学,再和你谈恋爱,然后等你在大学毕业之后跟你结婚。”

蓝雪的脸上飞上一朵红晕,说:“你发誓非我不娶吗?”

我放下手中的木浆,停止划船,向她举起一只手,说:“我发誓,只要你非我不嫁,我今生今世非你不娶。”

蓝雪也向天空和湖水发誓:“我也郑重起誓,只要你非我不娶,我今生今世非你不嫁。”

我激动了,冲过去,企图一把抱住她,把她搂在怀里狂吻,没想到,动作过激,震得小船摇摇晃晃。

她一声惊呼:“当心,船要翻了。”

我慌忙定稳了身子,坐回原位,拿起桨来,划稳了小船,我们松了一口气,不由得相视一笑。

这次约会划船之后,我回到院校照样教书,蓝雪每天在教室里照样上课,由于她在那次成功演出过《吴王与西施》,她的演技和美丽,暴得大名。在校内,她成了校花;在校外,无数富豪倾慕她的美丽。

忽然有一天夜晚,她对我说:“我打算去参加选美,你同意吗?”

我说:“选美是选你的外表,而外表都是天生的,如果你在选美大会中一举成名,那就感谢上天,如果落榜,也无所谓,无论成败与否,你都应该保持一颗美丽的心,我支持你。”

蓝雪自豪地笑了,说:“谢谢你,我会好好努力,争取榜上有名!”

这之后,她投入紧张的竞选活动中,各种人群包围了她,她忙于更换服饰,忙于出入美容机构,忙于接待记者,忙于参加各种宴会,她忙得晕头转向,已没时间上课了。

最后,她经过了初选、复选、决选,过五关,斩六将,当选为选美冠军。

夺冠之日,她站在舞台上,接受无数的鲜花,微笑与掌声,她喜悦,她兴奋,她微笑,她扬眉,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而蓝雪从舞台上一走下来,举办方就为她举办了宴会。

我闻讯出席了宴会,但她过于招蜂引蝶,场面过于喧嚣,我抽身隐退了。

事后,蓝雪跑到我的房间里,责备我没有为她捧场。

我惘然若失地说:“那种场面就像一群苍蝇逐腥,嗡嗡嗡嗡,充满喧哗,不适合我,我看见那些苍蝇似的男人就想吐,以后我不想在那种场合见到你。”

蓝雪说:“你很清高,很清纯,认为那种场面很俗,认为我很俗,瞧不起那种场面,瞧不起我吗?”

我说:“你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风铃吗?一阵风吹,铃声叮当,那种清脆的铃声,只适合两人聆听,只适合唤醒孤独者的回忆和灵感……”

她似乎被我的话语震惊了,受到了启示,痴痴地望着我。

我趁机拥住了她,轻吻她,在她耳边低喃:“我不仅爱你美丽的外表,更爱你不染俗气的灵性。”

蓝雪低下了头,把脸颊埋进了我的怀里,闭上眼睛,她觉得心境虚空,在我身边,她似乎获得宁静。

那是风铃叮叮当当震响出来的宁静。

但这种宁静不长,她离开我之后,杀进娱乐圈,许多影视公司开始向她抛递红绣球,不久,她与某大牌影视公司签约,一颗明日之星即将升起。

签约之后,她找到我,问:“你支持我当演员成为影视明星吗?”

我说:“你会走红,我将把你当成偶像。”

蓝雪欢呼雀跃:“谢谢你支持我,我马上就要担当《财神与美女的疯狂恋》的主角了,我会一炮走红!”

我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她回答:“现在我的事业刚刚起步,我不会结婚,你不能拖我的后腿,影响我的前途。”

我说:“看来我很难与你这当红明星结婚了?”

她说:“你别讽刺我,我一定会大红大紫,属于我的是无数鲜花,掌声和香槟酒。”

我说:“大红大紫就那么重要吗?你一定要得到无数人的追捧才满足吗?”

蓝雪生气了,说:“我认为,你是嫉妒我将成功,不希望千千万万的支持者把我当成偶像,你害怕我比你强,你显示出男人的狭隘和猥琐! ”

我更生气,说:“你被名利冲昏了头脑,你不必理我,我也不必理你,我不需要被世俗喧嚣所包裹的女人。”

蓝雪底气十足地说:“几天前,有位富豪对我说过,他会等我功成名就迎娶我,爱我的人排成长龙般的队伍,我还没有答应他。”

我也提高了语气,强硬地说:“你可以去找那位富豪,或者去找别的更有钱的姓富的豪哥,反正追你的男人排成的队伍比万里长城还长。”

她愤怒地大骂:“你除了狭隘和猥琐之外,还很卑鄙无耻,你根本不配当大学教授,就算你是科学家,我也瞧不起你,你给我算了吧!”

这次我们相见,不欢而散。

从此以后,她开始了演艺生活,很快就成了杂志的封面人物,出席各种年度晚会,上电视唱歌、当主持人,当节目佳宾,不到半年,就红透了半边天。

一天深夜,她拍完了一场戏,正要从拍摄场地收工回家。

我出现在她身边,说:“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她不耐烦地说:“有很多人约了我,正等着我去赴酒会,你有什么话快讲!”

我说:“你推掉别人的约会,我是你男朋友,你是我女朋友,我们单独在一起聊聊。”

她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那些人都是影视界大佬,得罪不起,我不能推掉他们。”

我叹了一口气,说:“那好,我直接告诉你,我向你求婚,你尽快跟我结婚吧!”

她立即反驳我:“你不是对我说过,我被名利冲昏了头脑吗?你不是说过不理我了吗?为什么自相矛盾地向我求婚?”

我也反驳她:“你也曾对我发过誓,只要我非你不到娶,你就非我莫嫁。”

蓝雪反驳得更快,说:“是你首先违背了誓言,你怎么反过来怪我?”

我说:“我现在向你发誓,我愿意娶你。”

她说:“不行,我以前太幼稚,对你认识不深,现在我成熟了,我们不适合,再见。”

这是我们第二次不欢而散。

总之,我与蓝雪的爱情死了两次了,不可能复活了,正因为如此,我才一气之下,跑到神农架去隐居,而在那儿,我遇到了梅仙,我爱上了她,她才是我理想的对象。

蓝雪绝对不是。

  剑解谜语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