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回 报仇雪恨

小说:兵器谱:夺魂针 作者:凡尘字数:3443更新时间:2019-06-08 15:06:04

无垢犹如被晴天霹雳,到此时他还是不敢相信,一心要去自己性命的却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他后退了两步,胸中气闷难当,道:“不,不会的,当年是他救了我,是他把我扮作绣衣刺客,藏在皇宫。”

杏儿对江湖中人心叵测再是明白不过,淡淡道:“是真的,他连陆姐姐都能欺骗,没有不杀你的理由!”无垢苦苦思索着入冬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低低道:“太祖皇帝被杀之后,我与他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所以才被江湖人追杀,他生死之际求我以鬼门十三针下周天十三大穴,就算武功再高,也不过月余性命,他为什么还活着?”

这时僧人道:“你本不属于这个江湖,又何须明白这么多?”无垢看着杏儿,倏然仰天狂笑,笑得泪流满面,一个翻身骑上马背,雪花飞溅,眨眼间人已远去。杏儿拔足追去,涕泪横流,道:“无垢哥哥,我在玉门关等你回来。”雪花渐渐落下,荒寒之中弥漫着冷漠与孤独,命运带给人的绝不是坚强,而是无情。杏儿遥望着群山远处的雪花,低声道:“无垢哥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只剩下你了。”

僧人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我佛慈悲,莫要妄自添那许多杀孽。”杏儿回过头来,冷冷瞧着僧人,道:“鬼谷冷二爷,我说得没错吧!”那僧人微微颔首,自然是承认了。杏儿上前道:“天罡指乃是鬼门祖师凌老前辈所创,后将这门绝学送到了天山。如今能懂得天罡纯阳的法门,又有这一身惊世骇俗的内力,天下除了鬼谷门人,又能有谁?江湖传闻鬼谷冷二侠由善音律,未及弱冠便以一张凤尾琴败尽天下英豪,就连少林的苦慧禅师也败在琴音之下,不想临江城一战,绝迹江湖,原来是做了和尚。”

此人确是鬼谷冷银月,被人提起往事,脸上万般懊悔,不敢言语。杏儿又道:“慈悲!真是笑话,你昔年杀过的人,无论你如何慈悲,也洗不干净你的罪孽。你剃度出家,又有何用,有时候杀人那才是真正的慈悲!像你这样的人,空有一身武功,却这般的糊涂,看来鬼谷的弟子也不过如此!”

冷银月弱冠以前年少轻狂,败了江湖上许多成名数十年的名宿,这些人虽不是他亲手所杀,但这些英雄败于这般小儿手中,不免心中郁郁寡欢,到死也咽不下这口气。如今悔恨半生,自以为出家慈悲,凭着自己的一生武功可以救许许多多的人,可江湖就是江湖,并非慈悲就能救天下人,这半生以来都错了,错了半生,悔了半生,还不如这个小丫头活得明白。

风雪呜咽着掠过峡谷,孤坟就矗立在崖边,凄切的埙声低声回荡,久久不绝。杏儿望着爷爷的坟墓,道:“冷前辈,你不需在此陪我,你应该去救人!”冷银月道:“无垢的武功已经极高,他若要杀人,又有谁能躲过他的夺魂针?我不用救他,他走之前将你托付我,我就应该信守承诺,保你周全。”杏儿冷笑一声,道:“前辈误会了,不是让你去就无垢哥哥,你应该去救被无垢哥哥杀的人。”

冷银月虽是武林前辈,被这小丫头一顿抢白,也不好反驳,只是双手合十,口念一声佛号。

又是大雪,杏儿仰望着雪空,轻叹一声,道:“老天爷,你欠我的太多,你不能再抢走我的无垢哥哥。”

这一声轻叹里,千般无奈。

夜已深,无星无月。无垢站在角楼上,心中思恋着杏儿,暗暗道:“也许前辈说得对,我不是江湖人,不需要明白那么多。先杀赵匡胤,再杀杨俊,我不需要真相!”

巡夜的侍卫提着灯笼走过楼下,雪花飞舞的瞬间,一个人影拦住去路。众人只见寒星闪动,咽喉一阵冰冷,便纷纷跌倒,再也没有知觉。

他已经在这角楼上观察了十日,百丈外便是赵光义的寝宫,六天前他本就可以下手,可是西厢阁里透着不一样的气息,似乎隐藏着一个武功极高的人,但却又不像是人,多日盘查也未见西厢有人走出,只是每日有宫女送进许多食物,至少是二三十个壮汉的食量,吃东西时总是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声。

无垢此时再也无法忍耐,只希望今夜便了结这里的一切,从今往后再也不愿踏入中原半步。杀了巡夜的侍卫,捡起地上一个灯笼,缓缓逼近寝宫,到了宫前十丈处,一众侍卫和太监陡然瞧见一个孤独的身影挑着灯笼站在雪中,无人不吓得一身冷汗,个个咽喉发干,一时间竟然都说不出话来。过了片刻,才有人刷的拔出腰刀,道:“有刺客!”可是他只说出了一个字,人便已死在了当地,手中的刀呛啷啷落在青石上。余人更是恐慌,平生见过无数生死,可抬手间便杀人于无形的手法却从未见过,况且此人来得无声无息,一身墨色的斗篷,挑着一个昏暗的灯笼,瞧也瞧不清他的脸,只觉得这个鬼魅一般的人浑身都透着一股逼人的杀气,若不拔刀还好,倘若敢在他面前拔刀,必死无疑。

雪渐渐停息,无垢站在雪地里,身上满是雪花。云楼里月光洒在雪地上,无垢看着自己的影子,道:“在这片江湖里,想要活着,你不过也是杀人的人。”仰头看了一眼明月,叹息道:“好皎洁的月光,可惜了,却是杀人的夜晚!”话音刚落,人已破门而入,门外的侍卫一直未敢言语,此时听见冰针破空的声音,吓得纷纷大叫:“救驾!”可是话音落处,冰针无不穿喉而过。

无垢破门而入的那一刻,数十枚冰针已经射向了龙床,鬼魅一般的身法吓得宫女一声惊呼便晕厥。一身的仇恨如今也算有个了解,可是杀人的感觉跟背负着仇恨一样难受,他不愿再留在这个地方,转身离去。倏然旁里一个娇柔的声音道:“杀了人,就这样走了吗?”这是个熟悉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几分豪门女子的气息。无垢不敢回头,道:“他死了,我该走了!”

那温柔的声音又道:“你为什么不敢回头看我!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无垢道:“你是救人的,我是杀人的,你我都不必知道彼此。”

那人冷笑一声,道:“没错,我救的人,他的命就是我的,没我的命令,你离不开皇宫!”

无垢道:“我要离开,你留不住的!”

那温柔的声音此时变得有些僵硬,道:“是吗?这世上还没有不属于我的东西,你的命都是我救的,你必须留下!”

无垢不理会她,纵身往外,一个箭步到了雪地里。倏然耳畔一阵咆哮声,声音震得人五内翻腾,眼前黑影闪过,两只胳膊已经被人拿住,骨头被捏得咯咯作响。又是一声咆哮,人已被凌空掷出,但他伸手兀自不弱,右手指尖在一片雪花上弹去,雪花立时化为冰针朝那黑影射去,自己飘身落在了房檐上。无垢定睛瞧去,却是那只老猿,但见它手中举着一个身披铠甲的侍卫,冰针正好刺入上护心镜两寸,针上的寒气正泼墨一般洇开。

老猿似乎感觉到手上死尸的寒气,掷开尸体,抓起积雪在胸口扑打几下,仰天一声咆哮,朝无垢扑去。老猿虽然身法迅捷,但终究也不过是个畜牲,此时无垢若以冰针杀它易如反掌,一来这老猿的主人曾救过自己性命,二来犯不着与这畜牲争强斗狠。身上黑袍一抖,飞身跃起,道:“姑娘相救之恩,在下谢过了。”正要越过殿宇离去,眼前倏然寒光闪动,一个身穿锦袍的汉子,手中弯刀已然顶在自己胸口,只要他手上劲力一吐,弯刀便可轻易搠入胸膛。

无垢看着这个人道:“你为什么带着面具,敢不敢摘下面具看着我!”那人的手在抖,刀也在抖,刀锋上的光华映着月光不停地闪烁。无垢一步步的向前,那人却一步步的向后倒退,似乎杀人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十分可怖的事情。那人退到屋檐边,已经无路可退,弯刀一挺,喝骂道:“站住!”无垢大笑数声道:“怎么?你不是要杀我吗?为何此时却下不去手?来呀,杀了我!”抓住弯刀往自己胸膛刺去。那人却用力将弯刀回拔,道:“你…你可认出我了?”无垢苦笑一声,过了片刻,道:“杨俊,我倒真不想认出你来!我以为你是个好人,可你却带着面具,我无垢从今往后没你这样的朋友!今日你我刀兵相见,要么杀了我,要么放我离开!”

这时那女子温柔的声音道:“如果我告诉你,你杀的人还活着,你还走吗?”无垢闻声一震,但见东边一个身穿龙袍的人带着御林军走来,正是赵光义,道:“便是此人弑君,还不拿下!”

皇宫里霎时间灯火通明,铁甲铿然,数万人潮水一般涌向寝宫外。无垢深陷绝境,怒喊道:“天不助我!”右手一扬,斗篷卷起屋上的积雪,数百枚冰针疾射而出,挡者无不披靡。随即飞身扑向那女子,五指如铁钩一般张开,道:“既然救我,为何又害我!”老猿见主人有难,斜刺里扑出,砰的一声将无垢撞翻在地,又一个俯身,将无垢如小鸡一般捏在掌中,动弹不得。

无垢气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问道:“你到底是谁,既是要杀我,当初又为何救我!”那女子道:“我是大宋的公主,你也是我的子民,除了我,没有人可以从我的手上杀一人,十殿阎君也不能!”无垢道:“你…当时你救我之时就应该认得插在我身上的镰刀,我既然是朝廷要杀的人,也就是你的敌人,你不应该救我!”女子道:“我说过,没有人可以从我手上抢走任何一样东西,没有什么是不属于我的,你也不例外,就算你死,也不能死在别人的手上!”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