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一章 跟踪追击

小说:刀塔恩仇录 作者:笑傲字数:3534更新时间:2019-03-09 08:49:29

第二十六回 蛇山访古寺 鹰涧惠老僧(上)

黑山一役,铁叉山义师损伤五百余人,马匪则几乎全军覆没。

追随鲍撼天多年的吉如义、祥云升殒命,鲍撼天黯然垂泪,亲手将两人尸身焚化。阵亡将士的骨灰都封存于坛罐之中,标上名字,待战事结束,带回铁叉山安葬。

金风心下恻然,感觉这些人血洒黑山,都是自己间接造成的,内心深感不安。

鲍撼天聚集众头领,商议追剿孟中天匪帮余孽。于德水说:“大哥,孟中天霸占的两座山头都丢了,大势已去。我们直捣黄龙,径直杀进威远堡,将‘孟家一窝虎’连锅端了,斩草除根!”

鲍撼天点头道:“嗯,除恶务尽,立即整合人马,直扑威远堡,务要将孟胡子余孽一网打尽。不过大家记着,不要滥杀无辜。”

众人乘胜鼓勇赶到威远堡,出乎意料,并不见孟家党羽露面抵抗,街道上冷冷清清,商肆店铺大都关门闭户,市井一片萧条。

金风疑虑道:“我看有古怪,孟家只怕设有诡计。”

宋扬不以为然:“孟家如今树倒猢狲散,还会有多大势力?”

话音未落,威远堡四面烟尘骤起,大股官军叫嚷着合围上来。

众人一惊,都将目光投向寨主。

鲍撼天冷哼一声,傲气横生,说道:“这样一小股官军也应付不了,如何能夺取大清江山?弟兄们,迎上去,杀他个落花流水!”双脚踹镫,一马当先杀向官军。

身后部众士气一振,呐喊着迎着官军杀去。

官军为首的是个年轻武官,金风认出正是当日押解洪彤天游街的那位林总兵之子林小鹏,身边跟随着“铁头狮子”熊发亮、“闾山三友”等人。金风暗道:“孟家果然与锦州总兵府官匪勾结,蛇鼠一窝!”

鲍撼天挥舞鎏金盘龙棍,棒影映着日光,金光闪闪、杀气腾腾,所向披靡,势不可挡。

熊发亮久闻其名,颇不服气,纵身一跃加入战团,喝道:“大胆反贼,休得猖狂,熊某在此,有种的跟我较量较量!”说着赤手空拳迎斗鲍撼天。

鲍撼天喊声“好!”,一翻身跃下马背,盘龙棍向地上一戳,说道:“光头佬,你赤手空拳,我用棍法赢你不算好汉。老夫就空手领教你的高招!”

鲍撼天师出“太祖拳”门,相传宋太祖赵匡胤未成大业之前,曾到少林寺做过俗家弟子,学习拳棒,多年苦练,颇有心得。后以少林为根,自开一门,后世称为“太祖拳”。

“太祖拳”源于少林,又异于少林。刚柔并济,古朴精奇。明代抗倭名将俞大猷便精于“太祖棍法”,号称棍法天下第一。

鲍撼天精熟“太祖拳” 、“太祖棍”,拳棒功夫炉火纯青,“炮打龙头”、“火箭穿心”、“铁锤开肋”、“油锤灌顶”一招快似一招,招招抢攻。

熊发亮出身“金顶门”,凭借“金钟铁头功”和“大快活掌”实至名归地做到“金顶门”掌门人、锦州总兵府武术总教头。双掌“拨云见日”、“指天划地”隔开鲍撼天来拳,“力劈华山”、“快马挥鞭”、“恶风扑面”、“反掌推印”连环四招反守为攻。

两人都是刚猛路数,拳来掌往,打得难解难分。

“闾山三友”面对金风、宋扬和唐旺,又摆出天地人三才阵势。金风向身边两人低语:“当心头上脚下的两个人,不能正面跟他斗,围住攻击他们背后!”

这一招果然奏效,金风灵蛇剑上下翻飞,闾山三友迫于压力全力抗衡。宋扬、唐旺绕至闾山三友背后上下攻袭,“闾山三友”首尾难顾,阵脚大乱。

大牤牛屁股上挨了宋扬一叉,哇哇怒叫,连瘸带拐极力顽抗。

二狗蛋和唐旺练的都是下盘地趟功夫,阵法一乱,两人翻翻滚滚单打独斗,一时难分轩轾。

二狗蛋练的是地术犬法,又名“地功拳”,俗称“狗拳”。此拳源于南少林,专门模仿狗的闪跃腾挪、跌扑滚翻等动作衍变而来,具有鲜明的南拳特色,故称“南派狗拳”。

另有种说法,“狗拳”始祖是明末**的贯华道人,创此拳法,百十人近不得身,称雄**。拳谱云:“南派狗拳,跌扑滚翻;窜蹦跳跃,攻击下盘;攻防兼备,避实击虚;纵身抖打,妙不可言”。

唐旺所学“戳脚拳”是“戳脚翻子拳”中的一个分枝。“戳脚翻子拳”包括“戳脚拳”、“翻子拳”、“地趟拳”“醉八仙”等。始创于宋代道士邓良,他的得意门徒周侗教授出卢俊义、林冲、武松、岳飞等多位高足,这些人都学有所成,名扬天下。

“戳脚翻子拳”将腿脚上的功夫发挥到了极致,被誉为“北腿之杰”。祁先忧自左腿残缺后,偏重于修习“地趟拳”,唐旺身子矮小,更适合这套拳法。

二狗蛋和唐旺南拳对北腿,二狗蛋手使犬齿钉耙,唐旺施展地躺刀法,两人翻来滚去,扬长避短,斗得不可开交。

蓝羽幺鸡自知不是金风对手,护着大牤牛抽身而退,眼见平素外强中干的锦州绿营军,遭遇骁勇剽悍的铁叉山绿林军,被冲杀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她瞧不见主将林小鹏,一时不知该负隅顽抗,还是风紧扯呼。

战团垓心,鲍撼天与熊发亮激斗近百招,难分轩轾。熊发亮恶吼一声,“横推八匹马”双掌运足气力向鲍撼天撞来。

鲍撼天说声“来得好!”,“双掌推碑”迎了上去。四掌相撞,两人都震得膀臂酸麻,却都不甘示弱,各自运起内力相抵,一时僵持不下。

两人怒目对视,都倾尽全力以内力抗衡。熊发亮忽然大吼一声,使出了自己的成名绝技“金钟铁头功”一低头向鲍撼天迎面撞去。

鲍撼天久经战阵,“勒马观瞧”向后偏头避开。熊发亮继而变招“铁头击鼓”又向鲍撼天胸前撞来。鲍撼天上身后仰,“倒搭铁板桥”,身子向后一翻,同时双脚扬起“南天蹬门”,踹在熊发亮胸前,将熊发亮踹得倒摔出去。

熊发亮中脚,受伤不轻,爬起来一个踉跄,吐出一口鲜血,双掌一错,要往前冲。鲍撼天翻身之际,人未站起,一对铁胆已脱手飞出。双胆去如流星,一中脑门,一中心窝,熊发亮心脑两处要害同时遭受重创,身子一晃,颓然栽倒在地。

官军统帅林小鹏见势不妙,脚底抹油悄悄溜走。官军群龙无首,乱作一团,转眼被杀得风流云散。

最后只剩下“闾山三友”,被困在垓心,脱身不得。二狗蛋与唐旺犹自翻翻滚滚地缠斗,但见周围四面楚歌、同伴大牤牛和蓝羽幺鸡都不再顽抗,束手就擒,二狗蛋见大势已去,垂头丧气地扔下双齿钉耙,束手做了俘虏。

“闾山三友”被押到鲍撼天身前, 鲍撼天冷哼一声道:“官军的走狗,全部杀头!”

亲兵刚要将三人斩首,金风忙拦住劝阻:“义父刀下留人!这三人本性不坏,只是误入歧途,以致助纣为虐。不如劝他们倒戈归降,为我所用。”

鲍撼天问道:“你三人可愿归降?”

三人互望一眼,无奈地点了点头。

金风大为欢喜,请“圣手大夫”狄小凡为大牤牛敷药治伤。

鲍撼天携完胜官军之余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带兵扫荡了孟家在威远堡设立的“雄风堂”,将孟家产业一并查封。孟家在威远堡偌大产业,竟不见一人现身顽抗,似被吓破了胆,逃之夭夭了。

鲍撼天屯兵黑山,威震威远堡。休整了几日,却打听不到孟家残余的去向。

金风建议鲍撼天将从孟家搜出的债券契约当众烧毁,开仓放粮,安定民心。鲍撼天从谏如流,传令照办。

鲍撼天与金风闲时谈论武功,鲍撼天将自己修习多年的“少林太祖拳”一招一式演示给义子金风观摩。“太祖拳”是中原民间影响最广的一个拳种,实用性强,修习者众多。金风过目不忘,与鲍撼天推演过招三五遍,便已熟记于胸。

这日,保不齐引领一个孟家仆役来见鲍撼天。那仆役言道:“小人欠了孟家十几两银子的高利贷,利滚利翻起来,做了三年工,本钱没还清,又增长了五六两银子的利钱。大王爷爷烧毁了孟家的债契,使小人翻身重获自由,小人一家感恩戴德,为报答这份恩情,特来举报孟氏父子的下落。”

鲍撼天大喜,让他坐下说话。那仆役说道:“此去西北约五十里有座山,叫做蛇盘山。山势险要,古迹众多。山上有座‘天龙寺’,香火极盛。寺中住持**大师是位得道高僧,与孟中天交情颇深。孟中天晚年剃发修行、做了居士,便是受他影响。孟氏父子销声匿迹,一定是投奔蛇盘山去了。”

鲍撼天命人重赏这个仆役,随后会齐众头领计议对策。

于德水说:“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义无反顾、斩草除根。否则咱前脚一走,孟家的人卷土重来,黑山马匪死灰复燃,那咱以往所做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鲍撼天点头,留于德水、保不齐和五夫镇守黑山威远堡,自己亲率大队人马赶赴蛇盘山。

义军按图索骥,兵抵蛇盘山,只见山势蜿蜒,宛若长龙。时值初夏,草长莺飞,山花烂漫。蛇盘山虽然偏僻,却是山清水秀,风景极佳。当地流传着一首歌谣:“青山白塔仙人洞,卧凤桥下万年松;双泉寺内千斤鼎,蛇盘山上一老僧”。(按:天龙寺始建于金代,因山中有两道清泉映衬古寺,该寺又称双泉寺。)

众人环山而上,遥见一高两低的山门牌楼,起脊檐角悬着惊鸟铃,迎风作响。牌楼上方有三块砖匾,中间高匾大书“古刹禅林”,左右匾书“莺歌燕语;虎啸猿啼”。门前有对刻有回龙头的旗杆,黄旗高悬,上书“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步入山门,踏上刻工玲珑的石拱桥,天龙寺庙门已然在望。红墙碧瓦,古柏苍松,显得古刹悠久幽森,庄严肃穆。

  笑傲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