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蒙山沂水(13章--15章)

小说:蒙山沂水 作者:华禹字数:8116更新时间:2018-11-08 04:32:26

第十三章

山本二郎面带微笑,虽然皇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八路军马上就要被大日本皇军全部消灭!

  

   突然半山腰传来一阵杀声震天的喊声:“杀••••••!”回荡在沂蒙山群山之中,山下的日军顿时大乱!山本二郎,双手颤抖!八路军怎么可能攻下白鸽山,不甘心的看着阵地前欢喜雀跃的八路军喊道:“撤••••••!”

  

   老百姓抬起头,听着回荡在沂蒙山的喊声,像是山神的怒吼,对日军的残暴发出愤怒的嚎叫。

  

   战役结束,山下的三十多名战士挥舞着大刀,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山上的八路军冲下山,见日军已经撤退,急忙放下步枪,有的蹲在地上,有的坐在地上把刺刀拔下来,小心翼翼的挑着身上被扎的圪针。有的两人蹲在一起相互挑圪针:“你有针吗?”

  

   “我在用!”一个战士回答道。一个胖子趴在地上,两名战友低着头在胖子背上找圪针,不时传来胖子痛苦的叫声:“哦!给老子轻点!”

  

   “排长,忍着点!”战士低声说道。

  

   山下的战士,惊讶的看着山上跑下来的战友精神集中、小心翼翼、满脸认真的坐在地上挑圪针心想:“这帮人难道中了日本人的毒气!”

  

   黄营长走在人群中:“团长••••••!”

  

   “唉!老黄!我在这!”黄营长看着一个团长,两个营长蹲在一起,牛团长拿着针,抱着刘营长的腿:“忍着点!”

  

   “啊!好痛啊!”

  

   当山下的战士,知道事情原因后,好像忘记了刚才的苦战,疲惫的坐在地上:“哈哈••••••!”大笑。

  

   太阳升起、沂蒙山下,一群可爱的人坐在太阳下,在肉中挑出圪针,每当挑出一个圪针,战士脸上都会露出一丝微笑。

  

   沂蒙山沸腾了,百姓之间传递着一个传奇,一群叫花子拿着鸟枪,把新庄镇的六七百日本鬼子杀得一干二净,不到半个月时间,整个沂蒙山人民都知道了‘八路军’的名字,提起八路军个个举起大拇指:“好样的!都是好汉!”

  

   张家岭村外,八路军沉浸在‘鸟枪换炮’的喜悦之中,坐在地上爱惜的抚摸着缴获的三八大盖。

  

   “团长!这块铁疙瘩费了牛劲弄回来,没人会用!”一群人围在一门榴弹炮前。

  

   “会用到的,留着吧!”牛飞转身向张铁山看去:“你会用吗?”

  

   “会用,但是只会开炮!不会瞄准!”张铁山挠了挠头。

  

   “那有个屁用,就六箱炮弹,等你学会了炮弹都没了!”牛飞鄙视道。

  

   张启海扶着拐杖走到村外、这是他第一次目睹‘红匪’。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一群不大的孩子,躺在露天的担架上身上绑着绷带,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双眼被绷带包着!

  

   张启海走到一个女护士面前:“闺女、你们这是怎么弄得!”

  

   “女护士面带微笑:”大爷、前几日我们攻打新庄镇,这些都是受伤的伤员!”

  

   张启海惊道:“什么!前几天晚上那又是枪、又是炮的是你们打的!”

  

   “嗯!”护士点点头。

  

   护士看着老者面带疑惑:“大爷、你有什么事吗?”

  

   张启海摇摇头:“没有!”向回家的路走去。

  

   走在路上的张启海思绪万千,国民党说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个个穷凶恶极,但是自己看到的确是,一群打鬼子不要命的孩子,张启海回头看着树林里的八路军,流下了泪水心想:“我是,老糊涂了!这群孩子都是好孩子!”

  

   在张启海的带领下,一群端着煮鸡蛋,挎着白面馒头的张家子弟,来到了村外。

  

   还在琢磨榴弹炮的牛飞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百姓,急忙迎了上去!

  

   沂蒙山军民一家,共同抗战的故事,在此拉开帷幕,让我们一起感受沂蒙山人民无私的付出,无数红嫂为支援抗战,催人泪下感人故事。

  

   汪精卫踏着南京三十万死难同胞的尸骨,在南京成立了汪伪政府,中国抗战史上最大的汉奸登上历史的舞台,激怒了全世界有良心的中国人,海外同胞纷纷募捐,在‘致公党’的组织下,一支暗杀特战队,在美国组建,踏上回国的轮船。

  

   致公党,中国八大党派之一,于1919年成立于美国,已富国兴邦、振兴中华为党则!

  

   一行十三人,在上海靠岸,在指定的地点取出事先运到的武器,目标南京!

  

   张铁森,行动队队长,留学美国西点军校,近身格斗,定向爆破等全能战士,毕业后加入致公党,后经党主席委托组建特战队回国暗杀汪精卫,建国后被封为开国中将。

  

   张铁路,行动队副队长,张铁森的堂叔兄弟,留学美国炮兵学院,对测量弹道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毕业后加入致公党,建国后担任中央炮兵学校校长。

  

   张铁城,行动队副队长,张铁路的弟弟,留学日本帝国军校,毕业后投靠美国的哥哥,在张铁路的介绍下加入致公党,在解放战争中壮烈牺牲。

  

   张铁英,行动队护理员,张铁路的妹妹,毕业于美国军医学院,致公党党员,在日军的大扫荡中,为抢救伤员壮烈牺牲。

  

   其余行动队人员,个个身怀绝技,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在确定人选后,秘密在美国特训半年。

  

   傍晚南京,一座教堂内,十三人盘腿而坐,正在商讨刺杀大汉奸汪精卫的部署,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喊声:“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们知道你们是致公党派回来暗杀汪主席的!你们的上级已经把你们出卖了!赶快出来投降吧!”

  

   两位美国神父,急忙走到几人面前:“我的孩子,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暴露!”

  

   张铁森持枪警戒道:“米克朗神父,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外面全是日军和伪军你们冲不出去!我可怜的孩子,你们快跟我来!我带你们出去!尼斯神父,麻烦你守住大门!”尼斯神父在耶稣神像下面的火炉中拿出一把机枪。

  

   米克朗神父,把十三人带到一个水池边,用力一推水池竟然移动出可供一人下去的洞口:“孩子、赶快下去!”张铁森在洞口看着神父:“米克朗神父、赶快下来!”

  

   “孩子、祝你们好运!我与上帝同在!”话语间把水池推回原处,转身向传来枪声的教堂走去!

  

   两位神父抱着机枪,像是愤怒的天使,把冲向教堂的日伪军,扫倒一片!

  

   突然,尼斯神父胸口喷出鲜血倒在地上!看着倒地的尼斯神父:“我的兄弟,天堂的大门为你敞开!”

  

   米克朗,手中的机枪没有子弹了,把机枪扔到门口,看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跪倒在地忏悔道:“上帝、请您原谅我!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但是我杀的是魔鬼!”

  

   冲击来的日军举着枪,瞄准跪在地上正在祈祷的米克朗神父!

第十四章

推开上面的覆盖物,张铁森等人在地道里爬出来,对两位舍身取义的神父,充满了敬佩!

  

   教堂内,一名日军军官:“神父,你好!”没有回答,日军有点愤怒。

  

   “神父,你想去天堂见你的主吗?”日军军官笑道。

  

   “魔鬼、你是魔鬼!”正在祈祷的神父突然转头双眼怒视。

  

   “呵呵••••••!”日军开心的笑道:“我是魔鬼、我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在南京亲手杀死了五百多人,强——奸了七十个花姑娘!哈哈••••••!”米克朗神父惊恐的怒视着军官。

  

   “哒哒••••••!”一阵突如其来的枪响,打破了军官的笑声,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用手摸着胸口的鲜血,不情愿的倒在地上。

  

   几名日军咬牙启齿举起刺刀,向尼斯神父捅去,尼斯神父在天堂大门外徘徊了一圈,又回到人间消灭了魔鬼,面带笑容走进了天堂。

  

   所有日军被尼斯神父的枪声吸引,没有注意米克朗,看着尼斯惨死,米克朗眼含泪水,我亲爱的女儿,爸爸要和魔鬼同归于尽,手中拿着一张非常可爱的小女孩照片,抱住一名愣在原地的伪军,拉开了腰间的手雷,教堂门口传来一声上帝的怒吼,把魔鬼送进了地狱。

  

   十三个人,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爆炸声知道,两位神父已经去了天堂!

  

   每个人面带忧伤,暗杀汪精卫原本就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如今却又暴露了行踪,给刺杀计划带来了极大地困难!

  

   张铁森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执行刺杀行动,等于羊入虎口!经过再三考虑,决定向上级申请放弃刺杀计划,退到沂蒙山自己的家乡再作打算。通过无线电波,上级同意了行动队的请求。

  

   在一行人离开南京,向沂蒙山移动时却深陷重围,损失惨重!

  

   几人昼伏夜行,到达徐州境内眼见天空放亮太阳升起,在一间废旧的破庙里准备休息!一队日军悄悄的向破庙靠近。

  

   张铁路刚躺下,感觉稻草中有虫子,准备抱着稻草到外面抖抖,刚到门口突然看见一群日军,弯腰塌背向破庙走来,急忙躲到门后:“有日军!”刚闭上眼的行动队队员急忙起来,持枪警戒!看着向破庙移动的日军,每个人都心存疑惑,日军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军路线。

  

   机枪手大个子黄、刘胖子抱着机枪找到射击点,瞄准庙外的日军!两个副射手田老财、三糊涂抱着苏联产的波波沙冲锋枪警戒!狙击手陈老帽、胡咧咧瞄准了日军的机枪手和一名举着望远镜的军官。

  

   俩名炮手臭鸡蛋、烂咸鱼在门前支起了一门迫击炮,八棍子肩扛美国刚刚研制出来,还没有装备军队的武器‘火箭筒’。

  

   张铁森趴在窗户上看着向自己移动的日军知道,内部出了奸细,却不知道是那个环节出了错误,看着身兼通讯员和副炮手的臭鸡蛋心想:“只有他的嫌疑最大!”

  

   一路风平浪静,却没想到日军会突然袭击“砰••••••!”张铁森手中的冲锋枪喷出火焰,射向日军!接着每个队员手中的武器“哒哒••••••!”一名日军的机枪手和一名军官倒在地上。

  

   距破庙三十米不到的日军,迅速趴下就地举枪反击!

  

   日军、伪军源源不断涌上来,十三名行动队队员枪管打得通红,像是在火里刚拿出来!

  

   “轰!轰!”不时有炮弹在日军中间炸开。

  

   “龟田将军,这支部队果然训练有素!”脸上一道刀疤的日军说道。

  

   “当然!他们每个人的身价都在十万美元以上!他们的装备,他们在美国秘密基地里接受美国军官的特训,都是要花钱的!”龟田将军赞叹道。

  

   “记住,不要伤了背电台的那个士兵,他是黑狼的爪牙!”“嗨!”

  

   十三人边打边退,打光炮弹的迫击炮被张铁路向里面塞了一枚手榴弹,转身向庙后退去!

  

   行动队退到一个干枯的河沟里举枪反击,日军迫击炮的炮弹在周边炸开,掀起滚滚气浪。

  

   因为自己的炮管打红了,俩名日军跑到庙门口,急忙把敌人遗弃的迫击炮抬到空地上,对准河沟里的行动队队员,日军再测好弹着点后,把一枚炮弹放进了去,俩名日军捂着耳朵,等待炮弹飞出炮筒。

  

   俩名日军疑惑的抬起头,见炮筒中冒着阵阵白烟:“啊!”“轰!”两名日军被炸飞到天上,重重的落在一堆乱石之上。

  

   “轰!轰!”爆炸声不断,震耳欲聋。行动队队员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机枪手跟我留下掩护,其他人撤!”听到命令其他人迅速站起来,没有一句废话向后撤退。

  

   臭鸡蛋刚转身,一颗子弹在胸前穿过,倒在地上,后面一队日军端着枪正在射击。

  

   张铁森见臭鸡蛋倒地心想:“坏了电台!”当转身细看,发现烂咸鱼背着电台,心中稍放宽松!

  

   “队长、我们被包围了!怎么办?”张铁路急忙退回来喊道。

  

   张铁森趴在河沟里打量着四周的日军,见西北角日军火力比较薄弱,正东日军火力较强:“八棍子,把火箭筒的炮弹向东面打光!陈老帽、胡咧咧把东面的机枪手打掉,大家准备向正东十一点半方向突围!”

  

   “队长、东边火力这么猛不好突围!西北角日军火力较弱我建议向西北角突围!”烂咸鱼背着电台,蹲下说道。

  

   “没时间给你解释、听我命令向正东十一点半方向突围!”八棍子迅速把剩下的三枚火箭弹打出去,把火箭筒扔到地上

  

   日军机枪手倒地时,每个人看了一眼牺牲的臭鸡蛋,向正东十一点半的方向突围,正如张铁森所料,东面除了三个机枪手和五名日军,没有任何潜伏的日军,而西北方正有一队日军,埋伏在高地上瞄准山下的凹谷。

  

   十二人顺利突围出来,臭鸡蛋壮烈牺牲!张铁森蹲在河边洗着脸,总感觉日军好像早就知道行动队会到破庙驻扎,提前设好了埋伏,如果臭鸡蛋是奸细他已经死了,如果她不是奸细那我们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呢?

  

   龟田,站在臭鸡蛋尸体旁:“这支部队,必须消灭要不然会给我们大日本皇军,带来很大的麻烦!”在一千人的包围中,已一人牺牲的代价冲出包围圈,实在让龟田头痛。

  

   “将军、你看这是什么?”一名少佐弯腰去捡火箭筒,刚拿到手里,俩名日军迅速把龟田推到护在身下:“轰!”拿着火箭筒的少佐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便消失在大地上。

  

   张铁路在突围的时候,以最快的时间用一根铁丝绑住手雷拉坏,一根铁丝绑住手雷塞进火箭筒,铁丝在火箭筒两头穿过,一边绑着一块石头。

  

   当日军捡起火箭筒,两边的石头形成了拉力,一根铁丝绑住手雷,一根绑住拉坏,在瞬间捡起来的时间,两个石头下坠的惯性引爆了手雷。

第十五章

行动队队员洗完脸,坐在河边稍作休息吃了点干粮,起身准备继续前进。

  

   “砰!”刘胖子天灵盖飞了出去,脑浆洒在地上。其他队员急忙趴下,惊恐的看着四周,没想到日本人动作如此迅速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陈老帽、胡咧咧就看你们的了!其他人趴着别动!”张铁森喊道。

  

   一队日军在狙击手的掩护下,端着枪向河边走来,陈老帽抬起头打量着四周:“队长、日军冲上来了!”

  

   “我知道!赶快把日军的狙击手干掉!”张铁森说道。

  

   胡咧咧看着趴在地上的刘胖子:“正南三点钟方向,如果我是对方,会在击倒刘胖子后向西移动,如果我没猜错,敌人的狙击手现在应该在西南二点半方向!老帽,做好准备!”

  

   “小心点!别让撬了脑壳!”陈老帽关心的说道。

  

   “砰••••••!”

  

   “哒哒•••••••!”日军在距小河一百米的时候停止前进卧地射击,岸边的几棵小树被子弹打断。

  

   “队长、小鬼子这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张铁城说道。“嗯!我们要赶快想办法!”每个人都知道在这多待一分钟死亡的可能性就越大。

  

   胡咧咧透过狙击镜,搜索目标!突然发现一只鸟,在草丛中飞出,迅速调转枪口!

  

   “砰!”

  

   “砰!”

  

   “砰!”三声枪响。

  

   胡咧咧喘着粗气,血顺着耳朵流了下来,半只耳朵掉在地上。张铁英起身上前想给胡咧咧包扎,被张铁路按在地上:“你不要命了!”

  

   张铁森疑问的看着胡咧咧,胡咧咧摇摇头!转头看向陈老帽,陈老帽也摇摇头!

  

   岸边有日军,树林里有狙击手,如果再拖下去等日军援军到了,又是一场苦战,张铁森思来想去:“等下,我们散开向河对岸跑!你俩给我干掉狙击手!”俩人点点头。

  

   张铁森率先起身向河对岸跑去,见队长起身其他人急忙跟在后面向对岸跑去,奇怪的是日军的狙击手没有开枪,只有岸边的日军放着散乱的枪声。

  

   田老财在过河时,一头栽倒了地上,张铁森、张铁路急忙跑回来架起田老财,趴到对岸的河堤上。

  

   张铁森等人看着轻而易举越过的河沟心想:“要不是今年大旱!哪能这么容易过河!”

  

   张铁英检查着田老财的伤口:“没事的,不要害怕!”

  

   “我知道、我不行了!打到肺了!”血不停的在嘴里呛出来。

  

   战斗还要继续,张铁森没想到日军的狙击手竟然不开枪,这样对岸的陈老帽、胡咧咧就危险了!俩人回头看着对岸的战友露出了微笑,眼神中流露着离别的味道。

  

   张铁森夺过大个子黄,手中的勃朗宁机枪,对着河岸树林一阵扫射:“掩护他们过河!”喊道。

  

   “哒哒••••••!”一阵散乱的枪声,对面的日军被强大的火力压的抬不起头。

  

   龟田听到密集的枪声:“加速前进!”

  

   “快点过河!”张铁路喊道。

  

   陈老帽、胡咧咧对视了一眼,微笑着起身向对岸跑去!这个微笑是坦然面对死亡的微笑。

  

   “砰!”一声脆响。

  

   陈老帽胸前开出一朵红花,微笑着倒在小河中!胡咧咧急忙趴在河里,看着自己的战友:“老帽!我背你!”

  

   “走吧!”闭上了眼睛。

  

   胡咧咧在陈老帽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我会把它交给你女儿的!”迅速起身一个跳跃“砰!”子弹在裤裆中穿过,裤子上多了一个对穿的洞。

  

   胡咧咧喘着粗气心惊肉跳心想:“要是俺跳的稍微矮一点,俺这辈子就做不成男人了!”

  

   “遇到高手了!我们走!”剩下的九名行动队队员急忙起身向树林中跑去,身后不时传来枪响。

  

   看着消失在树林的人影,对面的树林里一名全身伪装的日本女孩站了起来!

  

   张铁森走在路上心想:“这八人里面一定有奸细铁路、铁城、铁英不可能!就在他们五人之间!我们路上并没有留下痕迹,为什么日军还能最快的时间追上我们?”急忙停下说道:“你们先走!我方便一下!”话语间走到一棵树前蹲下。

  

   见八人走远急忙起身原路返回,双眼四处搜索。突然在一棵树枝上发现一快布,这是用刺刀割下来的心想:“谁的衣服破了,谁就是奸细!”张铁森把布装进口袋原路返回。

  

   张铁森打量着每个人的衣服摇摇头一阵苦笑,没有一个人的衣服是完整的!

  

   龟田看着岸边的尸体:“由田美子小姐果然出手不凡!”

  

   “将军,过奖了!”一名二十三四岁的女子,表情冷漠的说道。

  

   一条军犬一边嗅着,一边狂叫着向张铁森等人追去!

  

   听到军犬的叫声,每个人面带忧色:“铁路、布几个跪雷!把小日本的狼狗炸飞它!其他人警戒”

  

   张铁路放下背包,拔出腰间的匕首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打开牛肉罐头放在里面,在上面撒了一层薄薄的土!

  

   掏出两颗手雷,用弹簧勾住手雷拉坏,增加触发时的拉力,在地上用匕首挖了个坑,把两颗手雷埋在牛肉罐头旁边。把铁丝扯到后面绑在一个树枝上。布好跪雷,几人迅速离去。

  

   军犬突然闻到一股牛肉的香味,挣扎着向前跑去,军犬看到地上的铁丝抬腿跳了过去,牵军犬的人被狗拉着向前走满面疑惑:“这是怎么了!”突然感觉双腿碰到了什么东西,当反应过来“轰!”一声巨响。

  

   听到响声张铁路脸上露出了微笑!

  

   “汪•••••!”一阵狗叫。

  

   “怎么回事?狗怎么没死!”张铁路满面疑惑。

  

   张铁森上前拍了拍张铁路:“不要难过,总有失手的时候!”

  

   前面军犬被炸死,后面马上又上来一条,龟田面带微笑:“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有备无患’哈哈••••••!”龟田知道这几个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一条狼狗根本不够用,所以把整个班宪兵队的十几条军犬全带来了。

  

   龟田站在地图前:“版恒君,你带人穿过寒风林,在盼君岭设伏!稻田君,你带人到鞠南坡设伏!定要全歼这支特别行动队!”

  

   “胡咧咧,这次就看你的了!”张铁森面带愁容道。胡咧咧没有说话,抱着枪向高出走去。

  

   “砰!”军犬倒在地上。

  

   胡咧咧起身向张铁森等人追去。张铁森满脸微笑:“还是我们胡大嘴厉害!”心里却想着奸细的事情,张铁森心想:“把狗都杀了!我就不信你的狐狸尾巴露不出来!”

  

   “队长、搞定了!”胡咧咧跑过来道。张铁森刚要夸奖胡咧咧!

  

   “汪••••••!”一阵狗叫回荡在树林之中。

  华禹说:

        授权作品,侵权必究!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