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小说:如果云知道 作者:柯群字数:7360更新时间:2019-01-10 14:08:01

第二十章

“莟经理,你快来,驻地的保洁员赵桂军被人打了。”

莟大帅早上起床后,在洗漱间刷牙,忽然口袋了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急忙放下牙刷,接听来电,电话是映秀镇驻地副队长王宏闻打来的。

“王队长,我说你听着,一、马上送赵桂军去医院,二、立刻报警,三、派人保护好现场,我现在就去镇上。”莟大帅安排好王宏闻,回到宿舍放下洗漱用品,喊上刚进公司大门正在照脸考勤的杜永松,转身去停车场发动车。

一路上,莟大帅沉默无语。保洁员被打,还有天理吗?以前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环卫工人被打的事情,前几天刚刚处理了大庄辖区内保洁员被打的事,没想到自己的保洁员又被人打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些弱势群体中的弱势人群,靠出臭苦力,挣点辛苦钱谋生养家,招谁惹谁了,动手打这些年老体弱的人,丧尽天良,缺了大德,坏了良心,是可忍,孰不可忍?

直至工作车停在了镇府大院,莟大帅都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经理,你可来了。老赵叫人打得满脸是血啊。”

“莟经理,你可要给咱们环卫工人撑腰做主啊。”

莟大帅还没走出工作车,一群身穿黄马甲的保洁员推着车子,提着扫帚,就围拢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莟大帅一个箭步跳到车斗上,两眼喷射着愤怒的光芒,高声说道:“前几天凯河镇的保洁员被打,现在映秀镇的环卫工人被打,我们绝不容忍。环卫工人是城市的美容师,打环卫工人就是给前海市抹黑,让前海市蒙羞。打人犯法,连几岁的娃娃都知道。大家放心,今天我莟大帅就是不在中银公司,不在前海干了,也一定给赵桂军讨个说法。你们容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处理。”说完,莟大帅从车斗上跳下来,把队长王宏闻叫到一边小声说:“王队长,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仔细讲一下。”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7点刚过,赵桂军骑着电动车到他负责的南北文化街清扫道路,当他扫完街道右边准备将路边成堆的垃圾装车运走时,路中间一家买早点的摊子前,刚扫过路面又扔满了一地碎纸屑、塑料袋、卫生纸、尿不湿。赵桂军没说什么,推着垃圾车过来,拿起扫帚扫了起来。快要扫完时,买早点的老板倒了将一桶残汤剩菜。老赵与他理论,说垃圾车就在一米开外的地方,你多走一步倒进车里多好,这段路我都扫了两遍了,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这土埋了半截的老头子。没想到这个老板用手指着老赵说,街道是公共区域,我不扔垃圾你怎么挣钱,我交了卫生费,垃圾爱怎么扔就怎么扔,你管得着吗?赵桂军说你的卫生费又没交给我,跟我说这个干吗?你每天早上在这儿摆摊,撤摊后垃圾遍地。钱你挣了,垃圾让我清扫,凭什么?两个人话赶话,买早点的老板一冲动,给了老赵脸上一拳,顿时赵桂军得嘴里鼻子里鲜血直流,老赵倒地后,他又踢了两脚,朝脸上吐了一口痰。这不是侮辱人格吗?真是欺人太甚。

“你报警后,警察来了吗?”莟大帅问道。

“来了两名警察来了,不疼不痒的说了老板几句就回去了。”王宏闻答道。

“老赵不要紧吧?”莟大帅又问。

“脸上挨了一拳,上120救护车时说头晕。”王宏闻再答。

“王队长,带上你的人,找这个家伙理论理论去。”莟大帅撸了撸袖子,咬牙切齿道。

“就等你发话了。”王宏闻点了点头,向身后的保洁员挥了挥手,50名多人排成一行,带起工具,骑上电车,向文化街驶去。

文化街没有一点文化气息和氛围,这条商业街两边的商铺都是卖水果买衣服的,还有几家卖麻辣烫的。打人的这家早点铺就是开在一家商号叫作“一比一”麻辣烫小吃的前面。当莟大帅带着几十名保洁员,来到摊子前的时候,老板还以为是来吃早点的,竟然笑脸相迎:“各位吃油条啊还是吃包子?”

“吃你个头啊?刚才是你打的保洁员吧 ?”王宏闻用手指着老板的鼻子问。

卖早点的老板这才反应过来,这伙人不是来吃饭的,是来寻仇的。立刻跑进制作间提了把菜刀出来挥舞着喊着:“是我打的怎么了?”

莟大帅脱下羽绒服,往地上一扔吼道:“拿把破刀吓唬谁呢?有种来砍你爷爷一刀,爷爷要是眨一下眼就是小娘养的。”

出乎所有人预料,莟大帅这声带有一丝娘们腔的呐喊,不仅镇住了卖早点的老板,更惊呆了保洁公司几十名保洁员。连站在他身边的杜永松,王宏闻都大吃一惊,瞪着眼三秒钟没闭一下,张着嘴,5秒钟没有合上。

中银公司上下几百人,谁不知道莟大帅是位文人。多愁善感的,动不动就哭鼻子抹眼泪,言谈举止比女人还女人。没想到今天他斯文扫地,在大庭广众面前,粗鲁了一回,爷们了一次,伟岸了一把,颠覆了自己男不男女不女,没脾气,慢腾腾的形象,真是叫人刮目相看。按常理,说这种话做这种事的人,就应该是钱大庄。

买早点的老板似乎被莟大帅尖声尖气的喊叫给吓着了,手里的菜刀一下掉在了地上,两条腿发起软来,身子一下依在了门框上,说话也没有了底气:“你带这么多人来想干什么?”

“把你的摊子砸了。”莟大帅伸手从一个保洁员的电动车的后斗里,拿过来一把铁锨拄在地上,叉开双腿:“小子,环卫工老赵一把岁数了,天不亮就过来清扫这条街上的垃圾,你不仅不配合,还处处为难他,他前脚扫了,你后脚又扔,今天你还对他动手。嗯!你小子胆子不小啊,竟敢对这些弱势群体下毒手,我看你这早点摊子是干到头了。你听着,小子,你在马路上摆摊,属于占道经营,你的早点一无经营执照,二无卫生许可证,三无固定场所,我有理由怀疑你是一家黑店,现在我就投诉你。另外,你动手打人,触犯了法律,我要向法院告你。王队长,打110报警,永松,打市长热线投诉。”

听莟大帅这样说,一位腰裹围裙,手上和脸上沾满面粉的中年女人突然从摊子后面跑了出来急赤白脸嚷道:“别,别,别,大哥,他打保洁员的确是不对。他不懂事,说话不好听,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求你别报警,别投诉,我一家老小5口人,就指望卖个早点维持生计。他打了赵师傅一拳,你让警察处理他,我没意见。一会我去带他去给赵师傅赔礼道歉。大兄弟,我不是不想办执照,租房子,是花费太大啊,买个早点能挣多少钱啊?”

莟大帅将铁锨重新放回刚才的电动车上,说话的口气稍稍软了些:“这位大姐,你们卖早点的不容易,那站在你面前的这些年老体弱的保洁员就容易了?活在这个世上,谁都不容易。你们买早点挣钱养家,保洁员打扫垃圾挣钱不也是为了养家吗?动手打他们,缺不缺德?我告诉你们,在全国没有任何人不尊重环卫工人,连中央领导见了环卫工保洁员都要握手问好。好,大姐,今天我给你点面子,不报警,你让他去派出所自首,给赵师傅赔礼道歉,承担赵师傅医药费一万元;无不管你们与镇上什么领导有什么关系,欺负环卫工人不行。从今天开始这里的卫生由你们自己负责打扫,垃圾自己运到前面的铁皮垃圾箱里去。听好了,我不管你们交不交卫生费,如果再打一次保洁员,我就带着这些人把你的摊子砸了,不信可以试一试。”

腰间带着围裙的那位妇人,扑通一下跪在莟大帅面前,哭着说:“大兄弟,谢谢你救了我一家。你放心,我一定让他去给赵师傅登门道歉,赵师傅一万元医药费我全出,这一段街道的垃圾我自己清理。我保证每天早上八点撤摊子时,将这里的卫生打扫干净。”

“好,我相信你。”话毕,莟大帅转身面向保洁员说:“走了,散了。”

王宏闻上前一步,伸开双手拦腰抱住莟大帅兴奋地喊道:“莟经理,今天你可给咱环卫工人出了一口恶气。”说完这句话,他带头鼓起掌来。

“兄弟姐妹们,今后谁要是再敢欺负你们,我就拿他们试问。你们干活去吧,我到镇长那儿把这事好好汇报汇报。”莟大帅抿着嘴,笑了一下,钻进工作车里去了。

去镇府的路上,莟大帅不停地问自己,跟镇长汇报老百姓动手打保洁员的事目的是什么?让领导同情?让政府慰问?还是要求惩办打人者?这些都不是。找镇长,就是要借用镇长的权利,通过党委、政府的渠道,呼吁全社会尊重环卫工人的人权,尊重他们的劳动,虽说他们是弱势,但也不能被人欺凌。他们的这份辛苦钱,挣得的确不容易。换一个角度说,假如保洁公司不录用他们,镇上和村里可能还要采取别的方式来救助扶助他们。习总书记多次讲过,脱贫的路上绝不让一个人掉队,小康社会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小康社会。这些老弱病残的弱势群体,脱不了贫,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就无从谈起。所以,保证这些弱势群体有稳定的收入,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是严肃的政治问题。党委政府不能不重视保洁员被打这件事。这样一想,莟大帅心里有底了,柳镇长不会说自己是小题大做了。再者说了,这些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哪个村里不都是长辈。所以说,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应该给予他们足够的关爱和尊重。再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这些保洁员不仅仅是扫扫路,清理垃圾这么简单,他们给我们的城市和乡村创造了美,他们是文明城市和美丽乡村的建设者。试想一下,我们的城市和乡村没有了环卫工保洁员,成堆的垃圾没人清理,垃圾围村、垃圾围城,炎炎夏季,臭气熏天,我们的村庄还美丽吗?我们的城市还美丽吗?我们的居住环境还美丽?我们的生态环境还美丽吗?我们的国家还美丽吗?

政府大院到了。走出工作车,莟大帅连条微信都没给柳智博发,直奔二楼她的办公室。他知道,这个时间节点,柳镇长一定在办公室里处理事情。

莟大帅轻轻地叩响了柳智博办公室的门。

“谁啊,请进。”办公室内传出来一声温柔的女声。

“镇长好,忙什么呢?”莟大帅轻轻地推开了一扇门,慢慢地走了进去。

“噢,是我们的副总指挥啊。您请坐,莟大经理。”柳智博将眼光从面前的一份文件上移开,抬头看了一下大帅,笑着说。

莟大帅并没有去沙发那边坐下,而是站在那儿两眼盯着柳智博身上的那件碎花衣服愣神。

“柳镇长,今天好漂亮啊。白皙的皮肤配上这件粉红色碎花上衣,使得你更加端庄、秀气,更加窈窕、妩媚,更加高贵、优雅,更加楚楚动人。”

听莟大帅这么夸自己,柳智博又将目光从莟大帅身上收回,移到自己身上欣赏着自己的花衣服,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想到莟大经理这么会哄女人开心,在家你也这样赞美嫂子吗。”柳智博心里美滋滋的,脸上也笑吟吟的。毕竟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自己,尤其是异性。尽管莟大帅年龄比自己大很多,可仍然满心喜欢他恭维自己。

“哦,对不起,我想起来了,咱们是同性啊。哎,莟经理,我这儿有进口的香水,你用不用?哈哈哈!”柳智博偷笑着幽默了莟大帅一句。

“镇长,瞧你,又拿我开心。”莟大帅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了,开玩笑的,别介意啊,坐下来说正事吧。恰好找你有事商量。你的事等会再说成吗?”柳智博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莟大帅。

“好吧,镇长,你先说。”莟大帅点了点头。

柳智博抿嘴一笑:“昨天,胡书记和我商量,咱们镇里还有30名低保孤寡老人在贫困线一下,看能否到保洁公司谋份保洁员的差事,钱多钱少,好歹算是稳定的收入。胡书记让我跟你沟通一下,请你帮忙,谢谢你。”

“镇长,30个人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得向公司汇报。你看这样子行不行?用这30个人将那些身体有病,年龄偏大的保洁员换掉,下面村里有的保洁员有80多岁的了。”莟大帅真不愧是军师,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平白无故的增加30个人,无形中要增加公司的工资成本。如果是换人,保洁员的总人数不会变,工资总额也就不会变。这个老小子还真够机灵,真够聪明的。

“咱们镇上有病的保洁员到底多少啊?年龄大的有多少啊?大到什么程度?”柳智博打开笔记本开始记录。

无须思索,莟大帅顺口答道:“镇长,咱们镇共有保洁员、司机、跟车员、垃圾站操作人员352多人,半数以上的人有三高,有三分之一的人患有慢性疾病经常住院,镇上有集体劳动时,这些人都请假不参加,月底工资又不少拿,影响到其他保洁员的积极性。还有啊,这些人工作中一旦出现意外,他们的家属都会找咱们的麻烦。”

“哦,那就将这些人换掉吧。免得以后出个什么事去你们公司找麻烦”柳智博边记边说。“好的,听镇长的,先换掉这些人,能换多少就换多少。”莟大帅大喜过望地说。

“安排30名保洁员的事就这样决定了。接下来说你的事。来找我什么事?”柳智博收起笑容,坐正身子,严肃地问道。

“镇长,今天早上镇驻地有人在文化街动手打了保洁员,脸上都流血了。我报了警,并带领驻地保洁员去找他理论,这小子竟敢拿把菜刀站在大街上威胁我,我差点让保洁员把他的早点摊子给砸了。”莟大帅从沙发上缓缓站起来,铁青着脸说。

“啊!”柳智博大吃一惊。“谁胆子这么大,敢打保洁员。被打的保洁员伤得厉害?送医院没有啊?”柳智博目不斜视地看着莟大帅,连续追问:“他为什么打人啊?派出所出警没有啊?”

“围观的群众告诉我,这家买早点的老板仗着镇里有关系,嚣张得很。每天他的摊子前,垃圾遍地,保洁员前脚清理了,他后脚又倒了。今天竟然从厨房里提着一桶餐汤菜渣,倒在了保洁员刚扫干净的路面上,而不倒10米的地方就有一个铁皮垃圾箱。保洁员过来劝他多走几步,把垃圾倒入铁皮垃圾箱里,他说我交了卫生费,爱怎么扔就怎么扔。我不扔垃圾,你怎么挣钱。保洁员说他欺负人,他一拳打在了保洁员的脸上。王队长打110报了警,派出所出警了,不疼不痒的说了几句就走人了。镇长,这些干环卫的虽说地位卑微,但也有人格尊严,整个社会应该给予这些弱势群体的人格最基本的尊重,对他们的劳动给予基本尊重,而不是不把他们当人看。你知道的,全国大中城市都有环卫工人节,并且主要道路全部实现了机械化作业,工人的劳动强度降低了很多。可是农村条件不行啊,无法机械化作业。扫路,捡垃圾还得靠人工。镇长,我们的环卫工人保洁员都是些三低人员,收入低,学历低,技能低,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才挣1000多块钱,而咱们前海市的最低工资应该是3000元吧。这也怪不了别人,他们没有别的生存技能,只能靠下点苦力挣钱养家糊口。但凡有点其他的本事也不去干着遭人白眼,被人歧视的活。他们也想很体面有尊严的工作,可是社会上有几个人尊重他们呢?殴打环卫工,天理难容啊。镇长,我代表全镇350名环卫人员,请求你以党委政府的名义,在各种会议各种场合呼吁一下,请善待我们的环卫工人,他们用一人脏换来万人净,是城市的美容师,美丽乡村的建设者。整治村容村貌,打造美丽乡村都得靠他们,决不能让他们流血流汗再流泪。拜托了,柳镇长。”莟大帅弯腰给柳智博鞠了一躬。

“莟先生,我觉得你干驻镇经理屈才了,你应该去做讲师。告诉我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干传销的还是卖保险的。瞧你,在我面前慷慨激昂,口若悬河的样子。”柳智博微笑着看了莟大帅足足有一分钟。“你可真叫我刮目相看啊!”

大约过了两分钟工夫,她又换了另外一副面孔说道:“好的,莟经理。等胡书记回来后,我们开个党委会,专题研究一下,迅速改变这一不好社会风气,形成人人尊重环卫工人的良好氛围。你们公司也要逐步提高他们的待遇才是。”柳智博异常严肃地说道。

“谢谢你,柳镇长。另外,我有言在先,不管那个在文化街上卖早点的老板与镇上领导有什么关系,他若再对保洁员动手,我就带着驻地50名保洁员把他的摊子砸了,我还要投诉他,一无执照,二无固定场所,三无卫生许可证,是个黑店,黑作坊。到时,你可不要说情。”

“好的,你放心,不管谁来求我说情,我都给顶回去。不过,我友情提示,你可不要做违法的事,你违法,让公安逮了,我同样也不给说情,这才是公平公正。”

“为了维护保洁员的权利,我进去待几天也值。”

“那不是瞎说吗?维权也不能犯法啊。好了,你先回去吧,我派人与这个买早点老板谈谈。”柳智博下了逐客令。

走出柳智博的办公室,莟大帅的心情是愉悦的。他见镇长的目的基本达到。他不奢求整个社会马上出现不歧视保洁员,尊重、关爱、呵护环卫工人的局面。但是至少在镇一级领导层面,不会再有为难保洁员的事发生。实事求是地讲,真正不把环卫工人当人看,故意刁难保洁员的还是少数,上面领导还是很体谅环卫工人和保洁员的。你看,逢年过节,电视里报纸上不都有领导看望慰问坚守岗位的环卫工人的新闻报道。保洁员们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年龄大了,身体不好,反应迟缓,其他工作也干不了,干保洁员捡拾垃圾,清扫路面,有份薪水,自食其力,不给国家,不给社会,不给家庭儿女增加负担,就算烧高香了。当然,保洁员环卫工也有不争气的,不值得可怜的。不爱岗,不敬业,不认真工作,不遵守劳动纪律,作业标准低,自己看不起自己,让人可气又可恨。所以,要想建立一个自由、平等,自尊、自立的和谐社会,非一日之功

。要想实现**总书记提出的让每一个劳动者都要有尊严,很体面工作的梦想,还需要整个民族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或许,到那时,整个城市和乡村的环卫工作全部实现机械化作业,环卫工人,保洁员整天坐在电脑桌前,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冬天冻不着,夏天热不着,就能把垃圾清运干净。也许这是一个伟大的梦想,但是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梦想成真也不是什么难事。到那时,城乡环卫一体化了,保洁公司还存不存在,中银公司还在不在前海,我莟大帅与钱大庄还不在中银,温志勇与陈良宇是否已退休?嗨,这些也不是我操心的事啊,管那么多干吗,又不多拿一分钱的薪水,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莟大帅为自己这些荒唐想法感到好笑,太穿越了,想象力太丰富了,这要让柳智博知道了,还不说自己又成了幻想家。莟大帅坐在工作车里,闭着眼,斜靠在副驾驶座位上,似睡非睡,想入非非。

还是立足现实吧,莟大帅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还有疼感。现实是什么?就是管理好这支老弱病残的队伍,与镇党委政府配合好,高标准的做好环卫一体化工作,镇村垃圾争取日产日清,不留死角,不积压,引导村民提高环卫意识,构建全民参与环境卫生的管理体制,争取在下一年度,全区甚至全市每月一次的观摩排名中,在全市群众满意度调查中,为映秀镇拿个好名次,给胡书记、柳镇长的政绩单上添一抹色彩,为中银公司在前海的品牌形象添一抹亮色。当有一天,功成名就,离开前海,离开中银时,可以很自豪地说,我是美丽前海的建设者,我是生态中国的参与者。在中国农村由传统文明向现代文明的巨大变革中,我经历过。当有一天老了的时候,带着儿孙重返前海,踏上这片满眼青翠欲滴,河水清澈见底,生态绿色的美丽土地,可以很骄傲地说,这幅壮美画卷,有我辛勤的汗水,有我带领350名保洁员们的艰难付出,有位年轻貌美,聪明能干的女镇长的英明指挥,有中银公司温志勇、陈良宇的雄才大略,有钱大庄、秦亚明,杜永松一帮好兄弟的齐心协力。前海的三年,是我生命中最精彩的芳华……

  柯群说:

        连载作品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