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舍鱼救人

小说:蜡台神得道记 作者:唐本庆字数:2854更新时间:2019-03-14 12:30:36

二十九、舍鱼救人

刘腊泰不愿上方世豪的鱼行里赊鱼卖,同张三没说上三句话,气冲冲的就要离开,张三不由一把将他扯住,道:“腊泰兄弟,你可别走,不如这样,你且将我摊子上的鱼拿了去卖如何?”

见刘腊泰没有吭声,张三忙从自己的摊子上取了些鱼递给刘腊泰,叫他先拿去卖。刘腊泰知道张三对自己也是一番好意,只得端着鱼走了。

可是,刘集毕竟是个乡间小集,只有早晨半天的生意。一到下午集子上连个人影都难见到,就更谈不上做买卖了。一天下来,刘腊泰取走多少鱼,下午回来还是多少,不仅一条没卖出去,而且那些鱼经日晒风吹还少了好几斤,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一天下午,当刘腊泰来拢帐的时候,还是没卖多少鱼。张三想了想,对他说:“腊泰兄弟,我们这里场口太小,买鱼的人不多。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里离竟陵城不远,你不妨早些起来,将鱼拿到竟陵城里去卖,说不定比这里强,你说呢?”

刘腊泰觉得这个办法还不错,于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刘腊泰就起来到张三的摊子上取了些鱼,拿到竟陵城里去卖。果然竟陵码头大、来往的人多,不等吃午饭,就将鱼全卖光了。加上刘腊泰为人厚道,卖鱼使秤总是实实在在,童叟无欺,卖出了码头,人们都争着买他的鱼,他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一天早晨,刘腊泰提了一篓子鱼打算到竟陵城里去卖。行到杨林口附近的白马寺前,只见一个老叫花子秃顶虬须、背上背着个大葫芦,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瘸着条腿、架着根拐杖在他前面艰难地走着。刘腊泰急于赶路,只得从老叫花子旁边绕过去。他没走多远,忽然听见身后“扑”地一声响,原来是老叫花子跌倒在地上。刘腊泰忙过去一看,只见老叫花子双目紧闭,身上虚汗淋漓,已跌得闭过气去。刘腊泰想,天气这么热,老伯一定是热毒攻心,于是忙从沟里舀来一瓢水,掏出一枚铜钱,学着母亲的样子替老伯在背上刮起来。不一会儿,老叫花子背上出现一条条乌黑的刮痕。他又为老叫花子搓面揉穴,折腾了好一阵,听见一声“啊唷”,老叫花子终于醒来,用感激的目光望着他,轻轻地道:“孩子,你小小年纪,却有如此心肠,真是难得呀!”

刘腊泰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老伯过奖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老叫花子又道:“孩子,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能帮忙弄点吃的来吗?”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上哪儿弄吃的呢?刘腊泰这下有些为难了。老叫花子见状只得道:“弄不到吃的那就算了……”老叫花子说着从地上爬起来,拿起一旁的拐杖正要上路,由于体力不支,又跌倒在地上。刘腊泰搔了搔后脑勺,不觉有了主意,于是扶起老叫花子,说道:“大伯,不如这样,我暂且把鱼藏在白马寺的神龛内,先扶您到我家里去,叫我妈给您弄吃的,我再回来取鱼如何?”

“不行、不行,耽误了你卖鱼,如何是好?”老叫花子边说边不住地摇头。

刘腊泰道:“没关系,竟陵码头大,一天到晚都有人买鱼,耽误不了!”说着,将鱼藏在白马寺的神龛里,然后扶起老叫花子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

见刘腊泰扶着个要饭的老头回来,王氏不由问道:“这位大伯是……”

刘腊泰忙道:“妈,这位大伯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您快弄些吃的给他!”

王氏“哎”了一声,赶紧到厨房去弄吃的。刘腊泰则扶老叫花子坐下,接着又是端茶、又是递水,像侍候亲老子一样。不一会,王氏将吃的弄好端上来,刘腊泰又将老叫花子扶到桌边。望着热腾腾的饭菜,老叫花子感激不尽。

约晌午时分,张三卖完鱼,打刘腊泰门前过,见刘腊泰围着个要饭的老头忙得团团转,不由问道:“腊泰兄弟,这么早就回来了,鱼卖完了吗?”

这时,刘腊泰才记起鱼还放在白马寺的神龛里。当他赶到白马寺时,太阳早已偏西,只见寺内到处都是苍蝇。他忙从神龛内将鱼取出来一看,不觉大吃一惊。由于天气热、神龛内又不透风,早晨提来的一篓鲜活鲜活的鱼,这会却变成一篓臭鱼。

傍晚,刘腊泰提着个空鱼篓回来。王氏不由高兴地道:“泰儿,鱼全卖光了?”

刘腊泰垂头丧气地道:“哪里,鱼放陈了,全都倒掉了……”

王氏见说不由道:“呀,刚才你张三大哥都来过,说要到鱼行去汇帐,这如何是好?”

老叫花子见了不安地说:“都是我不好,把你害苦了!”

刘腊泰道:“没关系,往后我多卖上几趟就挣回来了……”

他话音未落,忽见张三急匆匆地跑进来,连声道:“腊泰兄弟,卖鱼的银子呢?方老板有规定,赊出来的鱼本钱是不能过夜的!”

不等刘腊泰开口,听见一个鸭公似的嗓门在外面喊道:“张三,银子要到手没有?爷可没功夫同你穷磨!”

原来崔鑫在张三家等不及了,带着巴二狗和几个打手随后跟了过来。见张三一副为难的样子,刘腊泰不由走了出去,道:“崔鑫,实不相瞒,这篓鱼没卖出去,给放陈了。要不这样,待明早卖了一并同你结帐如何?”

崔鑫见说,没好气地道:“哈,小东西,人小口气不小,骨头又发痒了是不是?想赖帐,没门!要么,这话你对我家老爷说去!”

他说罢使了个眼色,巴二狗和另一个打手一起上来,一个扯住刘腊泰、一个扯着张三就要往方府鱼行那边拖。张三忙道:“鱼是我赊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关腊泰的事。要去我随你们去,崔总管,你就放了腊泰吧!”

本来刘腊泰卖鱼是从张三的摊子上取的,按理他同方家鱼行没半点关联。可是,为打死周氏的事,是刘腊泰害得崔鑫坐过牢,崔鑫没事巴不得找事,这回岂肯放过?他走到刘腊泰跟前,指着他的鼻尖骂道:“小杂种,有骨气就别上方家鱼行去赊鱼,为什么还要去赊?既然赊了,就该按规矩结帐!为什么不去结帐?无脸无血的小杂种,我看你是存心想拆白!”

刘腊泰不服气地道:“我没上你们方府去赊鱼,我是替张三大哥在卖鱼!”

崔鑫道:“你没赊?张三的鱼是哪来的?不也是在方家鱼行赊的吗?你虽然是从张三手里拿去卖的,不一样等于从方家鱼行赊鱼在卖?小东西,你再嘴硬,看老子不打烂你的嘴巴!”

崔鑫正要动手,王氏忙上前将他拦住,道:“崔总管,我们泰儿还是个孩子,你就放过他这一回吧!都是养儿养女的人,你三番五次将他往死里打,你怎么下得了手哇!”

崔鑫将王氏往旁边一推,不耐烦地道:“去、去、去……老不死的,崔某替老爷讨帐,关你屁事?”话音未落,忽见一人扑了上来,抓住他的衣服叫道:“崔鑫你这狗杂种,是你打死了我孩子她妈,你还命来、还命来!”

崔鑫定眼一看,原来是坐在屋角的陈又舫疯疯颠颠地扑了上来。他正要用手遮挡,忽见陈又舫变成周氏,披头散发、七孔流血、面目狰狞,找他索命来了,吓得魂不附体,一声尖叫:“有鬼啊……”抱头鼠窜了。

崔鑫带着巴二狗和打手们离去后,张三不安地道:“赊了鱼没银子还他,他岂肯善罢甘休?唉,这如何是好哇!”说罢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走了。

回到屋里,刘腊泰不由自言自语地道:“鱼虽然没卖出去,但我总不能连累张大哥呀,这如何是好?”

王氏道:“是啊,你说得对。只是,一时三刻也凑不到那么多银子,奈何?”

(作者通联:邮编:431700 地址:湖北省天门市庙台小区10排6号 电子信箱:497660892@qq.com 电话:13235529889)

是否喜欢,请予点评,谢谢!

  唐本庆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