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奇怪的树叶和奇怪的小狗

小说:暴风神师 作者:风舞飞扬字数:8103更新时间:2016-10-13 09:15:52

见古丽丝拒绝自己,观音菩萨大怒,她丢下一句:“后果自负”,飘然飞走。看着观音菩萨远去的身影,古丽丝悲愤地喊:“我不要杀死由倍加,不要……”原来观音菩萨提出的条件是她可以恢复古丽丝的灵力,但古丽丝必须把由倍加杀死。

杀死自己深爱的男人,古丽丝想想都害怕,她宁愿死的是自己,也不愿由倍加死。古丽丝看着睡梦中的由倍加,想想观音菩萨说的话,古丽丝心里就阵阵发凉,她不能失去由倍加,不能,为由倍加,古丽丝甚至愿意失去自己。

由倍加在梦中翻转身,又深深睡去,等由倍加醒来,看到蹲在床沿上的古丽丝,他惊问:“古丽丝,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古丽丝猛然投入由倍加的怀抱,她啄啄由倍加衣服上的纽扣,期期艾艾地把观音菩萨的话讲给由倍加听。

听了古丽丝的话,由倍加顿时明白了,他那次看到的白衣女子应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当时,观音菩萨为什么会出现,是不是想杀了自己,但为什么又没杀自己呢?由倍加实在想不通。

按理说,由倍加是凡人,观音菩萨想杀掉由倍加,应该易如反掌,但现在,观音菩萨宁要古丽丝杀死由倍加,自己亦不愿动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更何况,观音菩萨以往是大慈大悲的,常救人类于苦难中,而在由倍加这里,为什么就成了一个小心眼的人了呢?古丽丝和由倍加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要想,由倍加,只要我们活着就好。”说着,古丽丝亲吻由倍加,古丽丝的亲吻是独特的享受。在古丽丝的亲吻里,由倍加心里的温暖之花开了一朵又一朵,他由此觉得他是幸福的男子。

吃过早饭,由倍加急急忙忙往学校赶,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发现刘君兰和一名女教师正在吵嘴。女教师身材矮小,一只眼双了三层,一只眼却是单层,鹰钩鼻子,嘴巴却很小,五官搭配得不太协调,她吵起架来鼻子一抽一抽的,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矮小的女教师一拍桌子,头一仰,冷哼着说:“你给你班的学生加分,你还有理了?要不是我发现你搞的鬼名堂,这考试成绩第一的帽子不就是又被你摘去了?”

刘君兰揉揉漂亮的大眼睛,摊开双手,很无辜地说:“我真的没有给我们班的学生加分啊,再说,我们的试卷是混装在一起的,我又没千里眼,怎能知道哪张试卷是我班的?”

矮小的女教师冷哼一声,她“哗”地把一摞试卷撂到办公桌上,矮小的女教师用一根手指击打着试卷,眼睛左右望望:“大家可以看看,试卷我扯开后,发现凡是刘君兰班学生的试卷,卷子的最下面都有一个圆珠笔点的点,如果一张是巧合,十多张都有,这还是巧合吗,这不是作弊是什么?”

几位教师查看了一下后,纷纷指责刘君兰作弊,刘君兰气得直跺脚:“我真的没作弊,没有,是有人诬陷我。”一听这话,那位矮小的女教师不愿意了,她的眼睁得老大,手却拿着一张试卷慢悠悠地扇着:“谁会诬陷你啊,难不成是我?就你这样的教学能力,诬陷你,我都觉得费脑筋。”

轻蔑地看刘君兰一眼,矮小的女教师又发话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还想像以前一样那样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那可能吗?你现在什么都不是,我们都不愿意‘鸟’你。”

说着,矮小的女教师站起来:“你要是不服,就找校长说理去。”撂下这句话,矮小的女教师气昂昂地走了,那样子就像打了一场胜仗凯旋归来的“将士”。几位女教师轻蔑地瞥了刘君兰一眼,鼻子里“嗤嗤”有声,她们绕过刘君兰的办公桌,昂首挺胸地离开。

刘君兰何时受过此等羞辱,她气得脸红脖子粗,把手里的圆珠笔甩出去好远,刘君兰跺着脚,大声嚷嚷着:“上完课,我就去找校长,谁怕谁啊?”说着,刘君兰拿着课本和教案就往外冲。看刘君兰情绪难平的样子,由倍加怕刘君兰坏了学生们的“菜”,由倍加在后面喊:“刘君兰老师,在走进班级前,请你把烦恼通通忘掉,你不能带着情绪上课。记住,优秀的教师就是优秀的表演家,你要有强大的控制自己的能力……”

刘君兰回头瞅了由倍加一眼,她的眼角还挂着一颗泪珠,可她的嘴角分明带了一丝笑意,由倍加放心了。

等由倍加上完课,却发现刘君兰正在教室外面等他。见由倍加走出,刘君兰迎上去,她大眼睛闪出水一般的光芒,她轻启红唇,:“由倍加,我们去找张一刻,让张一刻给我评评理。”

由倍加本不想去,但看着刘君兰眼巴巴的样子,他心软了,就跟着去了。

在张一刻的办公室,刘君兰竹筒倒豆子般地诉说自己的委屈,说完,刘君兰直嚷:“张校长,我比窦娥还冤,你一定要替我做主,要不然,我这脸往哪搁?”听完刘君兰的诉说,张一刻眨眨眼睛,他的国字脸露出复杂的表情,但旋即笑了。张一刻一只手搭在由倍加肩膀上,一只手搭在刘君兰肩膀上,他眼光灼灼地说:“我相信君兰是被冤枉的,我会给君兰一个满意的答复,君兰就放心吧。”

看着张一刻油腻腻的笑脸,刘君兰弹弹自己的肩膀,张一刻很见机地把手拿下,刘君兰睁大眼睛说:“我爸刚走,那帮人就欺负我,我算明白了世态炎凉,人间冷暖……”张一刻看刘君兰一眼,他的双手交握,脸上显出凝重的表情:“我在这儿站着,没人敢欺负你的,你放心好了。”刘君兰冷笑一声:“那好,我等着你处理事情,事实胜于雄辩,我要要一个结果。”撂下这句话,刘君兰扭着小蛮腰,风摆杨柳般地走了,看得张一刻直愣神儿。

等刘君兰走远,由倍加把手在张一刻脸上晃了晃,往远处望的张一刻才醒悟过来,他的脸不自然地红了一下。

看着张一刻,由倍加清清嗓子,他沉痛地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希望你烧的第一把火是把这唯分论改一改,我们学校把学生的分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每学科教师的平均分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几位数,这不仅仅给学生带来很大压力,也让教师们因成绩排名闹不团结。我希望我们的教育是理性的,多方面培养学生的,而不是考试的机器……”

由倍加说着,眼里闪现出希望的光芒:“如果学校不全部用分数评价一个学生,而是让学生德智体能全面发展,这将是理想的教育,理想的教育就应该让每个人活得有价值和意义……”由倍加越说越激动,最后,由倍加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双手挥舞着,那样子,就像一个慷慨的演说家。

由倍加完全沉浸在对教育的憧憬里,张一刻则翘起二郎腿,把头埋在报纸里,他不时瞟一眼由倍加,脸上露出不置可否的笑。由倍加讲完后,很期待地看着张一刻,张一刻赶忙鼓起了掌,他连连说:“讲得好,讲得好,但教育改革有很长的路要走,搞不好就成了牺牲品,我们还是观望观望,改革的事以后再说吧。”

说着,张一刻站起来,他穿上一件衣服,对由倍加说:“走,我们去处理刘君兰的事儿。”张一刻边说边往外走,由倍加紧紧跟着。

到了由倍加所在的大办公室,张一刻喊来矮小的女教师,听她对试卷的分析和看法。矮小的女教师觉得救兵来了,她的眼睛倏忽亮了,她喷着唾沫星子又把对刘君兰说过的话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说完,矮小的女教师斜睨着一双鸳鸯眼看刘君兰,其她教师也看着刘君兰,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刘君兰一脸怒气,鼓着嘴,正要说什么,张一刻敲敲办公桌,严肃地对那位矮小的教师说:“张老师,你不能因为君兰班学生的试卷上有圆珠笔点的点,就判断君兰作弊,这太武断了,你没有直接的证据,当着这么多教师的面埋汰君兰,这是对君兰名誉的侵犯,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矮小的女教师听了,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她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但看到张一刻似乎能拧出水来的脸,她明白张一刻是认真的。矮小的女教师定定神,脸上的表情换了又换。其她女教师也睁大了眼睛,她们眼里有个大大的问号,但看着张一刻严肃的样子,她们明白了什么,眼光齐刷刷地盯向了矮小的女教师。

矮小的女教师就像吃着的肉被人端走一样,她满脸尴尬和无奈,旁人的目光又盯得她如坐针毡,她不由得结结巴巴地说:“张校长,是我不对……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以后,我再也不这样做了。”

张一刻听了,暗暗舒口气,他脸上露出十月阳光般的笑容,趁机借坡下驴:“君兰,张老师向你道歉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咱们都是教师,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以团结为重,以后不愉快的事不准再提。”

张一刻话音刚落,刘君兰手里的书“啪”地落在桌上,刘君兰猛然站起来,她水汪汪的一双眼里折射出愠怒,刘君兰正要说什么,但看着张一刻似笑非笑的眼睛,她就又一屁股坐了下去,胡乱翻看桌子上的书。见刘君兰没说话,张一刻长舒口气,他挥挥手:“大家忙,有什么问题可以尽情提,我先走一步。”

说着,张一刻大踏步往前走,他的背影傲岸,似乎挟裹着风,震慑了众教师,没人敢再说话。张一刻离开办公室后,矮小的教师嘟嘟囔囔地说:“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让人捉摸不透。”刘君兰愤怒地瞪了矮小的教师一眼,矮小的教师却笑着说:“我没说你,别想多了。”见刘君兰脸露愠怒的神色,由倍加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以和气为贵,不要再提不愉快的事了。”

办公室顿时变得静悄悄的。

当第三节的下课铃响后,一学生突然慌慌张张闯进办公室,学生见了由倍加就说:“由老师,不好了,史若真晕倒了。”

由倍加一听,撂了课本,就往教室赶。由倍加刚走进教室,就见史若真还在地上躺着,一旁的学生则吓得束手无措。由倍加快速走过去,他一把抱起了史若真,快速向学校的诊所走去。

医生检查一番,认为史若真的晕倒是营养不良引起的,医生建议打点滴。在输水的过程中,史若真醒来了。由倍加痛心地问:“史若真,你经常吃不饱饭吗?你瞧你因为低血糖都晕倒了。”

看着由倍加焦急的眼神,史若真吞吞吐吐地说:“老师,我两顿没吃饭了,我没了生活费……”不等史若真说完,由倍加就急急地打断他说:“没钱,你和我说,也不能饿着肚子啊。”说着,由倍加把兜里的钱全部掏给了史若真。

由倍加还说:“今天空闲的时候,我去你家做个家访吧,我想和你母亲好好谈谈。”

下午放学后,由倍加要去史若真家,史若真答应了。由倍加和史若真并排而行,史若真讲了母亲的艰难,父亲的不讲情理,听得由倍加连连叹息。

由倍加和史若真一路交谈着,两人走到槐树跟前时,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槐树的叶子纷纷扬扬地下落,史若真的头上、身上顿时落满了槐树叶,几乎要把史若真埋住了,惊得史若真大喊大叫,他拼命地摇晃身体,可那槐树叶像长在他身上似的一片树叶也没落下来。更为奇怪的是,由倍加身上一片槐树叶也没有,那些槐树叶像长了眼睛,都贴到史若真头上、身上了。

听着史若真恐惧的叫声,由倍加十分惊慌,他走过去要拨掉史若真头上的叶子,可叶子像有吸力似地拨不掉。由倍加好不容易拨掉了一颗叶子,又有新的树叶落在史若真头上,恰好堵住了刚才拨去的叶子的那小片空隙。

见此情景,由倍加十分着急,他不由得连连惊呼:“我该怎么办呢,怎么办?”正当由倍加抓耳挠腮,手足无措时,突然天空传来熟悉的“叽叽”声,由倍加抬头一看,是麻雀仙子带着她的“千军万马”飞过来了。

看着为首的麻雀,由倍加惊喜万分,他一抱拳:“美丽的仙子,请你救救史若真,我真怕他会让树叶子给捂死。”为首的麻雀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救了他。”说着,一群群的麻雀扑到史若真头上、身上,它们啄啊啄,把树叶子全吃进了肚里。

在麻雀们的帮助下,史若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露出了真面目的史若真脸色苍白,刚才那一幕,让他惊慌万分,又看到成千上万的麻雀,乌云般地压来,史若真吓得放声大哭。见史若真惊成这样,麻雀仙子顾不得和由倍加道别,就带着她的“千军万马”飞走了,她可不想吓坏了史若真。

史若真哭啊哭,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哭得由倍加不知怎么哄他,由倍加急得直搓手。等史若真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由倍加忙说:“史若真,我们快走吧,回家晚了,你妈会担心你的。”

说着,由倍加抬脚要走,可他觉得有股吸力吸住了他,他根本走不动。由倍加越是拼命挣扎,越是往后缩,好像身后有什么拽住他似的。不得已,由倍加只好对史若真说:“史若真,要不,你先走,我走不动了。”

怕惊吓了史若真,由倍加不再挣扎了,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史若真刚抬脚,人就整个向前方飘去,好像史若真会腾云驾雾似的,不一会,史若真在由倍加眼里就成了一个点。等史若真彻底消失不见,由倍加试着抬脚,他向前跨一步,发现自己又会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怪事年年有,今年好像特别多。”由倍加边想边往前走,又转念一想:管它呢,走一步说一步。

由倍加走啊走,刚走进家门,由倍加就听见古丽丝焦急地喊:“由倍加,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等急了呢。”说着,古丽丝从树梢上箭一般地飞到由倍加手上。由倍加爱护地摸摸古丽丝的羽毛:“我今天有点事,回来晚了。”说着,由倍加竹筒倒豆子般地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古丽丝。

古丽丝分析说:“树叶子没落在你身上,全落在了史若真身上,这是不是一种象征,就是你不该救史若真?据我说知,书案给你的树皮就是槐树皮,这和那棵槐树有关系吗?如果有关系,我可以确定槐树是帮你的,那我前面的推测就是正确的……”

由倍加一听,激动地喊起来:“史若真是个瘦小的孩子,他出生在一个贫穷之家,可他那么刻苦,他怎么不是我救援的对象呢?不行,我现在就去看看史若真,我对他放心不下。”古丽丝啄啄由倍加的手心,她清脆的声音响起:“好吧,我陪你去。”

去史若真家之前,古丽丝让由倍加带了一块树皮,她说快要到史若真家时,她要把树皮吞下去,隐匿起来,不让史若真和他母亲看到,以免吓着他们。由倍加答应了。由倍加藏好树皮,古丽丝陪着由倍加往史若真家赶:天慢慢黑下来,路灯把这所城市照得亮如白昼,路坛里的树木长得蓊蓊郁郁,花儿竞相开放,路两边的高楼林立,这是一所美丽的城市。

在经过一夜市时,由倍加看到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小吃摊更是一个接一个,人群熙熙攘攘,大家围坐在一起,吃得热火朝天。一对对情侣悠闲地散步,他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由倍加不由得感叹:生活多么美好!哪知古丽丝听了却哀伤地说:“人家做情侣,手拉手在一起,逛街、游玩,而我们……”

听着古丽丝伤感的话语,由倍加忙劝慰道:“不用羡慕别人,我们不也很好吗?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光。”说着,由倍加亲吻古丽丝,古丽丝忙躲闪:“大街上,大家看到你亲吻一只鸟,会把你当成怪物的,我可不想让你成为别人眼中的怪物。”由倍加笑道:“你这么在乎人类的感受?”古丽丝说:“我是在乎你的感受,我不想因为我让你受到半点伤害,不过有一点你放心,我和你说话,外人听不见,不仅我和你说话,外人听不见,只要你和非人类说话,外人都是听不见的,观音菩萨说,这是天意。我不知道天意意味着什么,但其他人听不见,对我们就是一种保护……”

古丽丝和由倍加说笑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史若真家所在的胡同,这是一条逼仄的胡同,只能容两个人并排路过,这里的房屋都很矮,露出破败的气息,这和外面繁华的楼宇形成鲜明对比,这里就像贫民窟。

走到史若真家门口时,古丽丝一点点地吃完了树皮,然后她躲进了由倍加的衣袖里。由倍加敲门,史若真母亲给他开了门。由倍加一露头,门里就传出一阵狗叫声,史若真母亲喝一声,狗叫的声音旋即消失。

当由倍加说明来意后,史若真母亲忙把由倍加迎进屋,她还说:“史若真像受到了惊吓,回来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瑟瑟发抖。”

由倍加听了更是担心,他喊一声:“史若真,我来看你了。”史若真这才慢腾腾地从床上起来,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仍是惊魂未定的样子。看史若真的神色,由倍加小心翼翼地劝慰:“史若真,你不要害怕,我们只是遇到一些奇怪的现象罢了,你不要放心上,如果你这么胆小,你怎么保护你母亲?为了你母亲,你也要变得成熟,胆大起来……”

由倍加的话大概击中了史若真的心坎,史若真的脸色慢慢缓和起来。等由倍加口干舌燥地讲完一通后,史若真不再战战兢兢,他还对由倍加说:“放心吧,老师,我要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因为我想保护好我母亲。”

听了史若真的话,长舒口气的由倍加不由得打量史若真母亲,只见史若真母亲穿着一身绿,她的脸上露出刚毅的线条,少了女性的温柔,像个男人。史若真母亲长得高高大大,说话干脆利落,而史若真偏偏长得瘦瘦小小,两人形成鲜明的反差,造物主真会遭人,让母子差别这么大。

见史若真母亲露出舒心的笑容,由倍加正要说什么,突然史若真家的小狗跑来。一看那小狗,由倍加就呆了,这条狗怎么和自己家养的那条黑狗一模一样,只不过比那条黑狗小了很多而已。

看着小狗,想起自己那条死去的黑狗,由倍加心里五味杂陈,他不由自主地摸摸小狗的头,小狗就亲昵地蹭由倍加,很迷恋的样子。史若真母亲惊异地说:“这条狗竟然对你这么友好,真是怪事,要知道,它从来都是不靠近他人的,除了我和史若真。”

听史若真母亲如此说,由倍加更觉得自己和这条黑狗有缘,他正要抱小狗,古丽丝在他衣袖里急急地喊:“我要出去看看,憋死我了。”说着,古丽丝从由倍加的衣袖里挣脱出来,但由倍加完全看不到她。

可古丽丝一出来,黑狗似乎闻出了异样的味道,它顿时狂吠起来,吓得古丽丝飞到了吊灯上。闻不到异样的味道了,黑狗又温顺地躺在由倍加身边,它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由倍加。刹那间,由倍加有一种恍然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那条黑狗又回来了。

直到史若真晃了晃由倍加,由倍加才从恍惚中醒悟过来,史若真说:“老师,我不再害怕了,你放心好了。”由倍加回答:“这就好,这样,我就不担心你了。”说着,由倍加又把头转向史若真母亲,他问:“你们家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你尽管提出来,能帮的我一定要帮。”史若真母亲沉吟道:“我们家就是经济困难点,上次给史若真父亲要钱,我砸了他家的门,也没要出半分钱来,我实在筹不到钱,连史若真的生活费都给断了,现在,我打零工挣了点钱,可以给史若真当生活费了……”

听了史若真母亲的叙述,由倍加心里酸酸的,他表示:“我会尽其所能地帮助史若真,也会把史若真的事情上报给学校,让学校想办法。还有,针对史若真父亲不肯付生活费的问题,你们可以起诉他。一个人可以出生在贫穷家庭,但不应该毁灭在一个贫穷家庭……”

对史若真母亲讲了一大通,由倍加看看表,见时间不早了,就提出告辞。古丽丝听到了,就从吊灯上飞下来,可她一接近由倍加,那条黑狗就狂吠起来,它一定又闻到了异样的味道。

古丽丝慌忙钻进由倍加的衣袖,那条黑狗才不叫了。史若真母亲说:“今天这条黑狗表现得很反常,简直超出我的预料,不知怎么回事?”由倍加说:“大概小狗太喜欢我,有点忘乎所以了。”由倍加一席话让史若真和他母亲都笑起来。

告别史若真和他母亲,由倍加往门口走去,那条黑狗恋恋不舍,目送了由倍加好远好远,直到由倍加快要走出胡同,那条黑狗才拐进了史若真的家。看不见小黑狗了,由倍加让古丽丝出来透透气,古丽丝“扑棱棱”飞出,嘴里连声喊:“憋死我了,憋死我了。”

树皮起到的隐身作用已过,由倍加能看到古丽丝了,由倍加把古丽丝托在手心里,古丽丝抖抖羽毛,伸伸腿,做着放松的动作。由倍加对古丽丝说:“史若真家的那条黑狗多像我家的黑狗啊,简直一模一样,我都怀疑是我家的那条黑狗投胎来的。”古丽丝笑道:“当然不会,你家的狗已成精,他自然不会再投胎当狗了,可史若真家的黑狗和你家死去的黑狗一模一样,这里面应该有玄机,也许意味着你和史若真家有缘。”

“树叶子缠了史若真,你说我不该救史若真,现在又说我们有缘,我都被你搞糊涂了。”

“这可能就是你和史若真复杂的关系,有缘分,有时又会有冲突……”

听了古丽丝的话,由倍加忍不住笑了:“史若真只是我的学生,我们能有什么冲突呢?一辈师生三倍亲,我俩只能友好,不会有什么坏结局的。”古丽丝也笑了:“我当然希望你们有好的结局,那是再好不过。”

两人一路交谈着,又路过夜市街,夜市上的人仍然很多,觥筹交错中,男男女女发出欢快的笑声,人们活得多么欢乐。看到这一幕,由倍加心中升起一股孤独感,他的父母都去世了,在这所城市,他没有任何亲人了。邻居们不往来,由倍加也只是偶尔和同事们在一块吃饭,但在饭桌上,每人都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找个交心的人很难啊。

由倍加感叹着,与古丽丝走回了家。刚到院落,由倍加就看到了李仙的身影,液体的李仙一闪而过,由倍加眨眨眼睛,李仙就不见了。“这个时候,李仙为什么会出现?”由倍加疑惑地问古丽丝,古丽丝却诧异地说:“我没看到李仙啊。”

由倍加看到了李仙,古丽丝却没看到李仙,由倍加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意味着什么呢……

  风舞飞扬说:

        跪求点击、打赏,评论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